-

張禦不難聽明白左道人話中之意,這是懷疑有玄尊與上宸天修士有所牽連,並且還因為裴嶽的出現,疑其人就是如今派遣化身駐守在奎宿地星的那位玄尊。

不過他卻不這麼認為。

要是裴嶽真和這位玄尊有關,那麼似這等巨舟顯露之事,哪怕是玄尊化身,隨意出一個手段便能解決了,根本不會有他們到此查探一事,也用不著裴嶽自己匆匆趕來彌補疏漏。

這恰恰證明瞭兩者之間冇有關係。

所以最有可能的是,裴嶽或許與玄尊身邊的某一人或者乾脆就是其門下弟子有所牽扯,那麼其言自身來自天城也就說得通了。

至於其真正身份到底為何,躲在背後的人又是誰人,那需回去之後再仔細查證了。

他道:“道友莫要多想,若真是如此,你我二人也不可能完好站在這裡,道友之疑,許是另有其人。”

左道人略所思忖,道:“道友所言也有幾分道理,隻願是如此吧。”

他看了下週圍,道:“道友,我等再把此間再搜檢一下,若無什麼異狀,我們便就此回返吧。”

張禦點了下頭,他目光一轉,落在了那頭黃龍精魄身上,裴嶽被殺死之後,這精魄就萎靡在了那裡,現如今一動不動。

他伸手一拿,從裴嶽那堆陰像泥胎的碎屑之中取出一枚骨片,這便是黃龍精魄寄托所在,有了此物,便能駕馭此龍。

他一晃手腕,這黃龍精魄頓時化散開來,變化成一點點金黃光屑,最後被收入了骨片之中,而釘在地上的蟬鳴劍也是一聲嘯鳴,重又飛回,在他身側繞旋不已。

他道:“左道友,這骨片我便暫且收著,這裡所尋到的諸物,等回去之後兩家再作分理。”

左道人搖頭道:“是張道友殺死了那裴嶽,左某並未出得多少力,這東西本也該是道友所得。”

他不是客氣,而是當真不想得到此物。

在他看來,這東西可是十分燙手。裴嶽身後就算冇有玄尊,那不定還與其他修士有所牽扯,此物要是在他這裡,那指不定就會被這些人盯上,他又哪裡會去要?巴不得張禦將之收走。

張禦看出了他心中所慮,也就冇有再多言,暫且將此骨片收入袖中。

左道人這時拍了拍大廳兩邊的玉璧,道:“張道友,那裴嶽真身藏於此處,又能駕馭這飛舟,許他就是這飛舟之主了,這個飛舟落在此地至少也有兩三百載,若是如此,那麼其人想是在我這奎宿地星上也遊蕩數百載了?”

張禦心下一思,道:“倒也未必,飛舟舟身之上有破碎,其來至奎宿星前應該經曆過一場鬥戰,許也是因此受了重創,纔不得已祭煉分身。

陰像泥胎可非一蹴而就,需一點一點用水磨功夫將自身精氣轉挪過去,那至少也需數十年,慢一些的話,上百載也是有可能的,當中損失的法力還需要再重新修持回來,故是此人出現,最多也不會超過百載。”

左道人感歎道:“不想這等真修隱秘之法張道友也是知曉,左某佩服。”

兩人在把整個大廳檢視一遍之後,見這裡再冇有什麼多餘的東西,唯有裴嶽真身所抱的那個玉匣尚在。

不過左道人依舊不願拿,張禦也便將之先行收下。

左道人道:“張道友,此番回去,不知你當如何上報此事?”

張禦道:“道友是怕天城之內還有上宸天修士或是其等耳目,我等如實上報,便會驚動此輩?”

左道人道:“正是有此慮啊。”

張禦道:“左道友擬一份遮掩之詞便好,我會與道友統一口徑。”

左道人有些猶豫,這般做是最好,可要是不如實上言,萬一哪裡出了紕漏,軍務署可要追究徹查了,所以這裡就有些兩難了。

張禦看他一眼,道:“道友之顧慮,禦也明白,不過道友無需擔心軍務署,我會寫一封書信上呈玄廷述明真相。”

“上呈玄廷?”

左道人一怔,能往玄廷上報奏書的人,那一定也是有玄廷下賜名位在身的,他不由認真打量了張禦幾眼,拱了拱手,小心問道:“敢問道友來曆?”

張禦一抬袖,將玄廷行走之印托在掌心之中,左道人一看那枚玉印,眼神一凝,當即再是深深一揖,道:“未知是玄廷行走當麵,左某著實失敬了。”

不過此刻他卻是心下一定,說實話,他對今次之事仍是有些擔憂,比起那些明麵上的敵人,那些看不見的,躲在暗處的人才最是難以對付,他深怕自己回去之後被人所算,可有玄廷行走在此,那就多少多了一分底氣了。

就在兩人說話之際,巨舟卻是忽然隆隆震動起來,並且動靜越來越大。

左道人不覺一驚。

張禦略作感應,道:“無礙,這飛舟本是依靠地火精氣維持靈性,不令虛空外邪侵奪神異,方纔裴嶽與我鬥戰,卻是抽空了舟身之上地火精氣,這飛舟如今在從火口之中攝奪精氣維持自身不壞,稍過片刻就好。”

果然,過去大約百來呼吸之後,周圍動靜便就停下了。

兩人在將要上報告軍署的呈書定下之後,便就自大廳之中走了出來。

傅錯一直在外守著,方纔巨舟之內幾番碰撞,震動不已,後來整個飛舟也是搖擺晃動,他也是膽顫心驚,此刻見到左道人和張禦一同自裡行出,雖不知張禦何時到了裡麵的,可總算是大大鬆了一口氣。

他對二人拱手一揖,試著問道:“左玄修,張玄修,不知裡麵……”

左道人言道:“裡麵並無什麼上宸天修士,純粹是那裴道人欺人,妄圖占據此地,此人甚至還對我與張道友出手,所幸其已為張玄修斬殺了。”

傅錯憤憤道:“我方纔一看這人就覺得不是什麼好路數,也虧得左玄修和張玄修在此,纔沒叫人此人得逞。”

張禦道:“左道友,此間不是善地,我等早些離開此處為好,兩家繳獲之事,我們可在回掖崖州之後再做商議。”

左道人道:“此也正合在下之意。”

張禦對他點了下頭,權作告辭,而後便就往外走去,那些守在通道之上的傅氏軍軍卒見他過來,為他神氣所懾,便是無人關照,也是一個個不由自主讓開了去路。

傅錯見他離去,轉頭過來道:“左玄修,裡麵到底是……”

左道人卻是衝他搖頭,道:“這裡不是說話之地,我們先回去再言。”

張禦在沿通道走出巨舟,目光向下一望,卻發現外麵地貌已與方纔所見大為不同了。

似乎是因為方纔那場震動,周圍數十裡內,地麵之上生出一道道深溝裂紋,原來外圍繁盛的草木也是倒伏狼藉一片。

他看有片刻,縱光一頓,隻是一晃之間,便已回到了衛氏軍中。

衛靈英等人一直駐守在地坑洞口附近,他們察覺到巨舟傳來的動靜後,也是擔心無比,此刻張禦迴轉,不覺都是麵露喜色,迎了上來。

張禦對衛靈英言道:“衛軍主,裡麵情形已是查勘清楚,不過這裡不宜久留,我們可以先行迴轉,回去之後,我再與衛軍主詳細言說。”

靳小柏苦惱道:“可是我們現在恐怕還無法動身。”

張禦一問才知,方纔地裂地陷發生之時,眾軍卒雖然能夠避開,可是停在平地上的飛舟卻是無法挪動,都是陷了下去,所以現在正在試著拖出來,隻是經過這一番折騰,卻也未必還能完好無損。

不過不止他們這裡如此,連傅氏軍中同樣也是遭遇到了這等困境。

張禦沉吟片刻,對衛靈英道:“衛軍主,這般你們不放先與傅氏軍一同回返,我這裡尚有一些事,稍候自行回返便好。”

衛靈英認真道:“張玄修有事自去便可,不必顧及我等。”

張禦對她一點頭,而後一仰首,轟然一聲,已是遁空而去。

這一次並冇有往回飛走,而是往距離此間不遠的極地飛去,在半途之中,他把心力灌入到那枚玄廷巡護的印信之中,便就感應到一個模模糊糊的地界。

半刻之後,他麵前出現一片白皚皚的雪地,而到了這裡,天光也是逐漸退去,虛空顯現出來,那天幕之上五彩斑斕的星霧雲團也是一下變得格外清晰。

他跟隨著那感應而行,最後落到了一個堅實山脊之上。

這裡有一個看起來十分普通的冰坑,他站定之後,將巡護章印取出,輕輕一鬆手,章印緩緩下落,最後沉落在了冰坑之內。

霎時間,一陣明光從冰坑之中照耀出來,整個坑洞不斷擴大,而後他感覺自己身往下沉,到得沉入下方之後,前方出現了一麵頂天立地的玉璧。

這是玄廷設立在此間奎宿星中的呈書之地,在南北極地各有一個。

這兩處地界連鎮守此星玄尊化身都不一定知曉,其實便是知曉了,除非玄尊親至,否則光憑一具分身,若冇有印信,也冇有可能進得來。

他自星袋之中取出紙筆,便開始當場書寫奏書。

他方纔已是想過,左道人所言其實也是有一定道理的,雖奎宿星這位玄尊未必一定有問題,可或許當真有玄尊與上宸天有牽扯。

不過這等事,就算他是玄廷巡護也冇可能查清楚,因為雙方差距實在太大,哪怕一具玄尊化身也非是他能抵擋的。

現在他所能做得,也唯有在呈奏之中將此行經過如實敘述一遍,讓玄廷自行去判斷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