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本以為這裡麵存放的當就是那枚護住氣機的靈寶之玉,可此刻裡麵端端正正擺放在內的,卻是一枚光潔無暇的玉符。

他伸手拿了起來,望著此物若有所思。

這東西和當日唐參事交給他的那枚玉符可謂十分相似,但又稍微有所區彆,而這東西看去一直是擺放在此間,這麼說來,倒極可能是裴嶽從上宸天帶來的,隻是到了奎宿之後便未曾用過。

他把這玉符反覆看有幾遍,思慮片刻之後,就將之收了起來。而後道:“白果,準備了。”

白果君道:“是,先生。”

張禦雙目一閉,入至定中,而後隨著意識一動,周圍場景陡然一變,他又一次站在了那巨舟之內,裴嶽持劍站在不遠處,麵容神情乃至身上氣機與此前一般無二。

前日那一戰,裴嶽在左道人施為之下,露出了一個微小破綻,被他抓住之後一劍斬殺。

實際上,當時便無人乾涉,至多再有數招,他也一樣能可以將之斬於劍下,可左道人這一插手,卻總令他感覺好像差了一點什麼。

而在白果君這營造出來的場景之中,卻是不會再有任何人來乾擾,他可以放手一戰。

他伸手一捉,驚霄劍憑空出現在了掌中,而蟬鳴劍則在外飛舞盤旋,而後踏前一步,明耀劍光已是閃耀出來。

這一回因為他已是瞭解裴嶽各種神通道術,所以鬥戰起來更為酣暢,不過他此次刻意放了裴嶽施展那照映替換之法,並不去鑒心玉袍遮擋四壁。

這並非是他出於公正的心思,而是他覺得,這等法門裴嶽能用,那麼其他上宸天修士不定也能用。

這門神通表麵看去十分受限於環境,好似冇有巨舟內廳之中的環護玉璧就施展不出來了,但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他推斷這裡麵本來應該有一件類似照壁或者玉鏡的法器的,這般就無需依托玉璧了,隻是不知為何,裴嶽身上不曾有這件東西。

從巨舟上的破損和裴嶽的化身來看,其人曾經曆過一場慘烈的鬥戰,此物極有可能是在此前鬥戰之中損毀了。

而若是法器,可冇這麼容易被玉霧所遮掩了,故是他這回純粹隻是動用自己的劍法與之較量。

事實證明,在他的“斬諸絕”全力施為之下,裴嶽根本來不及做此神通變幻,很快就被他迫落下風,在順利無比的一劍將之斬殺之後,他這才演化之中退了出來。

因為大約再過六日就是六月初的曇泉地州論法之會,而接下來衛氏軍再無委派,故他打算明日便就出發。

於是他把心神一收,便就入至定中。

第二日天明,他出了定坐,把李青禾喚來囑咐了幾後,而後又關照青曙多留意一下衛氏軍那裡情形,就自高台之中出來,騰空飛馳而去。

在出了掖崖州後,到了一處空曠地界之上,他將那艘桃定符為他打造的白色巨舟托了出來,隻見一頭形似白鯨的物事如魚兒一般掌上漂遊來去,在那裡晃頭擺尾。

他起心力一催,掌中霎時放出一陣光芒,落至前方地表之上,過去片刻,一駕如巨鯨般的白色巨舟出現在了那空地之上。

舟首處此刻有一處往內融陷下去,露出了一個入口,他飄身而起,徑直飛入其中,並在主艙之內站定。

他環顧一圈,這裡還缺乏一定的佈置,空蕩蕩的艙廳顯得有些冷寂單調,日後若是有暇,可以稍作裝點。

他邁步向前,在位於正中的台座之上坐定下來,周圍艙壁雖玉石一般潔白光華,不過他在動意之間,彷彿淡化融去一般,三麵圍璧之上顯露出了外間的景象,視野一下變得極為開闊。

他看有片刻之後,就放出心光,籠罩整駕飛舟,頃刻間,他感覺自身神氣與整艘飛舟連接到了一處,仿若與飛舟合為了一體。

此時他看到,這飛舟內部有著一個個內竅,如有需要,還可在裡麵置放雷珠玄兵用以攻敵,這飛舟不但可以用來載乘,隻要有足夠的攻伐兵器,那麼在瞬息之間就可化變為一艘鬥戰飛舟。

在看罷之後,他心意一動,這艘白舟舟身上湧動出如飄渺煙霧一般的光芒,而後緩緩從地麵之上飄起。

這飛舟與他一念相通,並不似造物飛舟那般用到玉臣溝通,哪怕他人在飛舟之外,都可憑自身意識就可驅運此舟。

隻是這畢竟算得上是一件法器,在不是全力飛遁的情形下,隻需他時不時以少許心力催發,就可安然遁空行駛。

這看去是要牽扯住禦主的一部分精力,這可飛舟無論是靈活程度還是遁速乃至於內外的堅固程度,完全不是通常意義上的造物飛舟可比的。

而且這飛舟而在運使長久之後,便能夠蘊煉出靈性來。

到了那時,飛舟便可在平日自行吸納日月精氣,便無需他心力驅使,也能自行飛遁了,隻是這可能需用長久時間了。

他思索了一下,將那瓶玄廷所賜的“點靈玉露”取了出來,拔開瓶塞,傾斜瓶口,少時,一滴晶瑩透明的玉露滴落在了前方玉台之上,霎時之間便融入了進去。

這“點靈玉露”有點化開智之用,飛舟雖然是法器,不是那些頑石草木,也無可能一下就得有靈性,但卻能大大縮短蘊化出靈性的時間。

收起玉露放好,他坐定身軀,目光往外一望,白舟舟身之上光芒一閃,霎時便就排開大氣,化一道玉色虹光,往東麵方向疾馳而去。

這一路之上,自然是遇到了不少受邪神感染的凶禽,不過白舟速度委實太快,它們根本追之不及,縱然有少許擋在路上的,也是在瞬息之間被撞得粉碎稀爛。

奎宿地星以中心元海劃分東西南北,掖崖州位於元海西方偏北之地,而這次論法所在的曇泉州則位於中心元海正中,在其頂上就是那乙未天城。

據說曇泉地州這裡有一處通向內層的隙口,故是整個地星之上守衛最為嚴密的地方。

此前曾廉卓來書邀他前往,不過這位提前一月就往曇泉州這邊過來了,而他當時還在衛氏軍中,時間上不湊巧,所以這回也就隻能單獨行來。

白舟行遁甚快,隻是半天時間,就已是渡過仿若寬闊無限的的陸地,來到了那茫茫元海之上。

憑著他過人的感應力,不難見到海中遊動著無數碩大無朋的巨魚,而在更深之處,則有著體型龐大到難以想象的怪物,這些多是受到了邪神氣息沾染的生靈。

好在地星平常往來很少直接由海麵通行,多是用的馳車和飛舟,所以並不曾受其所擾,不過在修道人看來,有著這些邪異生靈存在元海,卻是一個取煉寶材的上好所在。

在又行有一個夏時之後,他看到海上出現了一個個修築有堅固石製建築的島嶼,每一個島嶼上方都是矗立一座高達百丈的高台,周圍都有飛舟往來巡弋,這是曇泉州外圍負責迴護地州的軍壘。

而此刻也能望見,天穹上方有一個巨大的淡灰色輪廓,那正是有玄尊化身所在的乙未天城。

這個時候,海麵之上漸漸出現了不少載渡飛舟,還有少許真修駕雲筏行進,隻是隨著往前行進,他們好似穿過了一片無形壁障,陸續消失不見。

張禦正觀察之際,對麵飛飄過來一個似有荷葉浮托的琉璃大燈,下麵還有一團雲氣承托,此物來至飛舟近處後,並放出一陣陣閃爍不定的光芒。

他知曉這些指引天燈,故是稍稍放緩了速度,那琉璃大燈此刻一轉,雲氣飄蕩之下往一處方向飛去。

他駕白舟跟隨而上,行出不遠,似是闖過了一片迷霧,景物一變,麵前顯露出了一個落於花海之中的巨大州城。

其矗立在一座拔海而起的高崖之上,如玉尊一般挺拔矗立,城中無數繽紛花瓣飄舞迴旋,遍佈一座座階梯狀的高台,內裡地泉處處,湧動不息,在陽光之下波光盪漾閃爍,整個州城都是向外煥發著流光溢彩。

在琉璃燈指引之下,他往一處位於崖壁之上泊舟天台緩緩靠過去,蔚藍色的天空之下,天光無遮無掩的灑落在湧動起伏的海麵之上,泛起一片片散碎金光,可見成千上萬的飛舟如飛鳥一般在此起落飛乘。

此刻泊舟天台之上,也有不少人注意到了這艘體型巨大的白色飛舟。

其中有兩名道人方纔從飛舟之中走出,回頭一望,不覺駐足長觀。

其中一名年長一些的道人驚異言道:“曲師弟,我若看得不錯,這飛舟好似是一件法器,來人定是不凡啊。”

曲師弟看了兩眼,也是讚同此見,猜測道:“莫非是哪位玄尊的弟子?”

他們身為擅長煉器的真修,可是十分清楚,要打造這麼一駕飛舟是多麼不易,其中所用掉的寶材不知道多少,絕非平常修士能夠負擔得起的。

那年長道人心中一動,想了一想,言道:“曲師弟,稍候我們不妨去結識一番如何?”

曲師弟勸說道:“師兄,這人若當是有來曆的,可未必願意與我們結交。”

那年長道人道:“哎,師弟如此說就不對了,彼此都是同道,又何必論身份之高低呢?”

而就在兩人說話之際,那白色巨舟也是在泊台之上穩穩停落下來,過了一會兒,舟首前端向內融陷下去,隨著裡麵的光芒透出,便見有人影自裡行了出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