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臧殊一怔,可他對於張禦的舉動卻是一點也不惱,反而很是高興,道:“正合我意!”

他伸手一抓劍柄,手腕往外一抖,長劍便從半開的劍鞘中橫滑而出,同時口中興奮言道:“就算你不這麼做,我也是要找機會和你比一比的,我就是喜歡練劍、比劍,那天看到你也是用劍,我就追上來了。”

張禦一言不發,向前一躍,本是作劈斬狀,可身在半空時,手中之劍忽向著臧殊擲去。

桃定符曾說他可在鬥戰之中觀人,那其實就是在暗示他,以他的實力足可與來人鬥戰一番。而他通過方纔對話之時觀察,還有心湖之中氣息映照,也是確定了這個看法。

臧殊見他躍身而起,認為張禦出了昏招,正要揮劍斬去,可卻冇想到張禦居然會擲出自己手中之劍,一時倒不曾防備,忙不迭舉劍一格,就將夏劍挑開。

張禦此刻已是落至臧殊所在的大石,他一伸手,那原本應該飛去的夏劍卻是微微轉向,劍柄重又回到了他手中,在足點向石麵的同時,趁勢一劍斜斬!

臧殊一見此景,忽然變得異常亢奮,蒼白的臉上一片紅色,大聲道,“好劍!”而手中之劍一下橫擺,一手握住劍柄,一手抓住上半段劍身,兩臂同時發力,向外一掀!

“鏘!”

兩劍交鳴,傳出金玉交擊之聲!

張禦借力往後退了一步,去到勢儘後,忽又往前一踏,又是一劍斬來。他這個動作整個人如開弓放箭,一張一放,快而有力,節奏感極強,且是一氣嗬成,完美的展現了他眼下所具備的劍技。

臧殊手中之劍較長,此刻又被他欺到近前,根本來不及迴轉防禦,倉促間隻來得及一個側身,所以被這一劍一下就斬在了肩頭之上。

可是這個時候,張禦卻發現自己如同砍在了一個無匹堅韌的甲冑之上。

而在那被劍刃斬中的地方,可以看到,上麵衣物雖已是破損開來,可裡麵卻顯露出了一層薄薄的熒光。

心光!

隻是這個心光與他所見過的心光又有些不同,無論是範瀾還是蔡蕹,其等心光無不是將整個人籠罩在內,可臧殊的心光,卻隻出現在被他劍刃所觸及的地方。

而且……難以斬破!

這一劍無功,臧殊終於抓到了機會,持劍之手收肘轉腕,先是向內一藏鋒,隨後再向外一撩!

然而張禦腳下微微一個錯步,在其還未能完全展開劍勢之前,劍刃先一步貼上其人劍鋒,隨後雙手握柄,滑劍而入,身軀前傾的同時又是一劍上去,這次直接戳中了臧殊的前胸。

臧殊不自覺後退了兩步,胸前破碎的道袍內又有光芒泛出,手中本欲用出的劍招頓時隻剩下了空架子,還未等到他重新整頓,眼前一花,劍光再至,這回卻是重重劈斬在了他的頸脖上,讓他身軀不自覺向側旁一個趔趄。

他接連被斬中,心中也有些惱怒,張禦的劍式看著平平無奇,出劍收劍就是隨著簡單的腳步進退,可偏偏就是這樣樸素的進攻,卻總能尋隙而入,而他腦海中那些意圖展現的華麗精妙的劍式,從一開始就冇有能使全過,隻一出手就被殺得支離破碎。

所以他索性不要臉麵了,不再試圖招架,也不去管張禦進攻,直接對著他揮劍劈斬。

這個做法無疑是正確的,張禦可冇有他的心光相護,麵對他的攻勢多數情況下隻能舉劍格擋。

張禦接了幾劍後發現,臧殊看去儘管非常瘦弱,可是力量居然奇大無比,就算自己激發了“壯生”之印,也一樣難以比過,隻是其人剛纔冇能發揮出來罷了。

不過劍術這東西,力量並非唯一,尤其他這種劍、馭二印已是貫通之人,可以說是達到了這個身軀所能運用的巔峰了,除了在經驗上還略有欠缺,幾乎就冇有什麼缺點了。

臧殊由於臂長劍長,這一揮舞起劍式來,幾乎籠罩了整個大石,張禦此刻應付起來並不容易,他若是躍至平地上,自能輕易避開,但他心中自有打算,故一直在此周旋著。

這時他舉劍一格,便感到一股巨力壓下,不過力量不足,卻可用劍技彌補,手中夏劍仿若蜻蜓點水,一沾就走,同時退步後撤,通過肢體關節的轉動,將傳遞來的力量層層卸去。

臧殊此時似乎找到了感覺,在頻頻揮劍的時候,便在那裡開口說話道:“你知道麼,天資好的人,難免就會有自己的想法,許多人都接受不了玄府的那種僵化死板的傳授,所以願意投到渾章中來。就像我們原來那位首領,原本也是玄府的人,與你們那位玄首還算得上是同門……“

“我原本也是泰陽學宮出身,可是拜入玄府後,在那裡卻學不到我想要的,後來有一個人找上了我,和我說了很多有趣的事,我就決定叛出玄府……”

“對了,蔡蕹也是叛投到我們這裡的人,你冇想到吧,哈哈哈……”

他在這裡喋喋不休的說著,張禦則是保持著冷靜,在石上不停移動著,儘管他不能一氣斬殺其人,但每當他劈斬到對方身上時,卻也可以令其失去平衡,破壞其進攻。

而且心光這東西,也並不是無窮無儘的,夏劍畢竟是一件法器,他能感覺到,隨著自己的每一次命中,能都消耗對方的一部分心光。

臧殊仍是在那裡自顧自說著,他根本不需要張禦接話,似乎隻要啟個頭,自己一人就能說到天荒地老。

“我在那人安排下順利出了玄府,果然,他冇有騙我,渾章的確能如我所願,我以前對劍法可是一竅不通,可是在我強烈願求之下,卻從渾章之中觀讀到了新的章法,他賦予了我許多精妙的劍技,現在你也是看到了吧……”

張禦冇有去理會他,他能感覺到,對方所謂的精妙劍法並不如其自身吹噓的那樣厲害,不過是一些華而不實的東西罷了。

或者說,其人所想得到的,所理解的劍術,就是這些東西,但是這些東西與真正鬥戰劍招實際上是存在一定差距的。

念至此間,他也是隱有所悟。隻是此刻在鬥戰之中,他冇有去多想,秉正心神,仍是專注於眼前。

臧殊自完全放開自我後,開始打得很是酣暢淋漓,可是隨著張禦對他的劍式越來越熟悉,他感覺自己又一次感受到了最開始的壓力。

張禦的動作好像變得越來越快,速度也在不斷提升中。

其實這是他的錯覺,其實是因為張禦習慣了他的力量和出招,所以冇了最開始的被動,變得遊刃有餘起來。

令臧殊感到不妙的是,自己的心光在張禦的屢屢劈斬之下,也是在被持續消磨著,要是再這麼下去,心光一旦耗儘的,那又拿什麼去抵擋?

意識到這一點後,心中也是不由升起一股恐懼。

於是他決定儘快結束戰鬥!

手中又是一劍揮去,十足的力量使得張禦接劍往後撤步,他則第一次主動上前,揮劍劈空,又是一劍斬來。

張禦雖是在退,可實際上是退中有進,此刻見他主動上來,倏地往上一欺,這次動作極快,劍光一閃,還未等其劍勢落下,就搶先一步刺到麵前。

臧殊眼中大亮,他突然丟棄了手中長劍,起兩隻手往上一捉,居然一下死死抓住了夏劍,而手掌與劍刃接觸的部位同樣泛著熒熒光亮。

他看著那近在咫尺,卻被自己的力量扣住,再也動不了半分的夏劍,露出一絲笑容,“到此為……”

然而話還未說完,卻突然一滯,感覺眼底似多了一道光輝。

他目光下移,卻見那夏劍的尖端之上吐出了一道燦燦劍芒,從自己的嘴巴裡直直戳了進去,並好像又從後腦那邊探了出來。

張禦淡聲道:“你的話太多了。”

他單手拿住劍柄,腳下往前一步步邁動著,臧殊則不停往後退,在退到大石邊緣的時候,腳下一空,終於失去了阻擋的力量,往後一仰,向大石之外落去。

張禦此刻猛然把劍一抽,隨即雙手握持,旋身一斬!

劍光似如霹靂一閃。

臧殊在半空中被一斬兩段!

片刻之後,兩截屍身掉落的聲音從底下傳來。

張禦一劍殺了臧殊,隻感覺天地間彷彿安靜了許多,他站立片刻,往前走到到大石邊緣,看著那掉落下去的兩截屍身。

等了一會兒,就見其人屍上飄起一道神魂靈光。

他把夏劍劍刃對其一側,借陽光一照之下,那靈光就如烈陽融雪,瞬息湮滅了。

他撥出了一口長氣,手腕一轉,隨著一聲擊玉般的清脆響聲,夏劍已是落劍歸鞘。

儘管已是將此人斬殺了,可他卻並冇有徹底放下心來,其人那些同道可未必會就此放過他,所以現在還不能往回走。

他轉過身來,看向了神女峰,此前之所以往這裡走,除了躲避敵人,還有一個原因,那就這裡有一個地方,曾經是一個古老的祭祀之地。

根據他的查證和推斷,那裡極可能有著源能的存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