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光芒落至玉台之上,頓時飄散起一片柔和光霧來,同時有渺渺空靈道音傳出,周圍花海之中的花瓣也是伴隨著光霧緩緩飄舞飛揚。

張禦往那光芒之中看去,但見那裡坐有一個道人身影,可除了周身輪廓,麵目卻是怎麼也看不真切。

這當是對方有意遮掩,因為功行若是不夠,或者冇有玄廷所授的印信護持,那麼直視玄尊,哪怕隻是玄尊化身,都有可能令人神魂心識受損。

外層不同於內層,玄尊很難將自己的全部力量長久投落到此,所以唯有以分化化身的方式駐守在天城之中。

不止是天夏玄尊,便連那些強大的邪神,真身也是一樣躲在了虛空深處,輕易不會露麵,唯有一些力量會時不時泄露出來。

而上宸天修士的情形也是這般,到了玄尊這一次層次,多數時候就都是藏身在上宸天中。

所以如今大部分在外活動並負責征戰的,多數都是中下位修士和這個層次的邪神神裔和各種異類。

那道人此刻望向眾人,不過卻在幾人身上微微停留片刻,其中也是包括了張禦,片刻之後,他纔是在清光輝映之中坐了下來。

這時又是一聲磬聲響起,有道童聲音自上方傳來:“諸位道修且坐。”

湖中石台之上站著的諸修士聽得此言,都是對台上恭肅執有一禮,這才一個個落座下來。

而那些冇有台座可駐的修士則是直接坐在了載乘自己的小舟之中。

在更外圍,那些功行淺弱的弟子由於不夠資格往近前去,所以大多數隻能站在湖畔邊上遙望大台。

不過隻要能望見曇光法壇之人,都能看到那一個籠罩在光芒之中的道人身影,就算稍候冇能聽懂**,他們也不算是白來一趟了。

張禦此時也是一樣在蒲團之上坐定,少頃,一個宏大清聲似自極遠之處傳來,但好像又在近處響起。

他發現聲音如江河奔湧,一齊湧入自身心神意識之中,令人根本無法分辨清楚那是什麼。

他心下一轉念,便即明白,這當因為玄尊之言所傳遞出來的東西太多,而他自身又無法全部理解,所以才聽到了這些浩蕩音聲。

這裡麵他必須有所取捨,過於高深的東西他顯然是聽不懂的,而一些他明白的道理也不用浪費這個機會刻意去聽,他此刻想聽的,當是如何補足自身修持,並尋去上境的門路。

而此念一起,那洶湧浩大的聲響便一層層減弱退去,耳畔飄來的聲音也是變得逐漸清晰分明起來。

隨著他深入去聽,周圍的外物好像都是淡去,好似唯有自己一人坐在石台之上,而上方虛空卻是無限放大。

此時此刻,似乎唯有那位籠罩在光芒中的道人和他自己落在這片天地之中。

他知道這是氣機交感,以至於心相外顯,所以隻是持定心神,冇有去理會這些變化,而是專注於去傾聽這位玄尊所言之道法。

因為做了取捨,他此刻所聽到的都已是自己所能理解的東西。

他很快發現,此這位玄尊所言,並不是什麼神通法訣,而都是指教修士如何去修持道法的。

這唯有對功行修為已然到達一定境地,並且試圖在向上找尋突破道路的修道人才真正有用。

而這些道法也是十分之高深,他以往所讀道書,也就是竺玄首所贈那些能稍稍與之相比。

但是竺玄首交給他的那些道書因為隻有文字,需要他自行觀讀,所以裡麵所有一切都需要他自家去慢慢理解領悟。

而此番聽道卻是不同,他感覺自身呼吸氣息也是隨著那一句句道法隱隱動盪起來,他可以在聽到道法的同時體悟到那其中精妙之處。

這也是來此聽道的好處了,等於是一名的高明的師長在隨時隨地指教於他,不必他自己再去另行揣摩摸索。

隨著一句句道文傳遞過來,他也是逐漸沉浸其中。

似是過去了極其長遠,但好像又是短短片刻,那道音不知何時已是退去,他依舊盤膝坐於石台之上,似是在感悟著什麼。

不止是他,許多有在場的修道人皆是如此。

許久之後,他抬起頭來,眸中精光一閃即逝,身上氣機隱隱鼓盪起來,不過卻是一放即收,很快他用玉授衣給遮掩了去。

這一番聽道,他收穫極大,自身道行又是往前邁了一步,而以他此刻之修為,每向前一步都是一個巨大的提升。

不過最大的收穫卻不再這裡。

這位餘玄尊明明是一位玄法玄尊,但所講卻是最為純粹的道法修持。

此中卻是有意無意之中其實透露出來了一絲關竅,說明無論真修玄修,道法修持都是極有用的,甚至在某些方麵是共通的。

這也是有道理的,畢竟玄法一脈原來就是從真法之中分離出來的,隻不過在玄廷推動之下方纔發揚光大的。

並且他也是在想,這些本無前人之路可循的玄修前輩到底是依靠什麼辦法突破境關的,很顯然,他們已然為後輩指明瞭關鍵。

這令他他不禁想起了真修修持之中的“三元歸合”之法。

之前在尋思突破境關之中,他就對此有所考量,這一次**,卻是更是堅定了他的心念。

據言修士三元若滿,則可求上法。

按照這等說法,這就是修道人自身功行修持到了極致之後,從而引動神氣之蛻變,進而攀去上境。

不過實際當並無有那麼簡單,肯定還有什麼關鍵在其中。

正在他思忖之時,大台之上又是傳來一聲悠悠鐘磬之音,而後先前那道童的聲音傳下道:“**已畢,諸道可回。”

張禦望了過去,見不知何時,那光芒之中的道人身影已是不見,顯然已是走了,他一振衣袖,也是自座上站了起來。

俞瑞卿此刻走到了他身邊,道:“聽道已畢,道友可要隨我一同迴轉麼?”

張禦稍作思索,道:“道友先迴轉便好,我在這處尚有一些事。”

俞瑞卿道:“也好,那張道友,我就先行一步了。”他抬手一禮之後,便就帶著嶽蘿乘上小舟,往回行駛而去。

此時曇光台上,賈安同等人在聽完講道之後,也都是陸續回過神來。

近水樓台先得月,他們就在台側,又本就是玄尊弟子,有些道法平日也聽說過的,這時候再得氣機引導,所以多多少少都是得了一些好處。

那徐姓修士低聲問道:“師兄,你領悟了多少?”

賈安同沉吟一下,道:“隻是略微聽懂了一些,”他並非胡謅,身上氣機的確比**之前稍稍增進了一些。

徐姓修士歎道:“小弟聽了這麼久,卻感覺長進並不多。”

那些道經他感覺自己都能聽懂,可偏偏就是感覺對自身推動不大。

實則他還算是有所得的,多數修士也就是感覺自己聽到了一些道經,好像是聽明白了,可等回過頭去,其實什麼也不曾得到。

賈安同看了看四周這些親近自己的同門,感覺他們氣機提升有限,道:“我早便說過,你們平日要多注意修持,不要一味把功夫耗費在提煉神元之上,神元終究是有數,而修持卻是無止儘的。”

諸人皆是道了聲是。

徐姓修士這時低聲道:“師兄,之前老師**在即,我不便言,方纔我們親自去請那二人,他們我們不賣情麵,不知師兄如何想?”

賈安同撇了他一眼,道:“我無甚想法,那是他們與道法無緣,吃虧的是他們。”

徐姓修士道:“可他們總是駁了我們的臉麵……“

賈安同目光瞪過來,警告他道:“師弟你莫要動什麼歪心思,老師對我們雖然寬容,卻也絕不允許我們去做什麼違反律法之事,你也莫要仗著自己是老師弟子去做什麼過分之舉,若出了事端,莫說老師那一關,我也絕不容你。”

徐姓修士道:“師兄放心,我不會去這做這等事的,不過你說若是其他師兄弟也去請他們呢?”

賈安同看了他一眼,明白他的心思了,他也是有一瞬間的心動,可是方纔的修持畢竟是用的,他頭腦還保持著清明,立時壓製住了這等念頭,他沉聲道:“我說過了,不要多事。”

徐姓修士見他堅持,而且神情看起來極為認真,悻悻言道:“知道了,師兄。”

張禦在俞瑞卿離開之後,便乘船往位於湖心的曇光台過來,他此刻還有一件事要做,那地界也正好位於此處。

待他從小舟上踏步到這處大台上,忽然感覺有人在看著自己,目光一轉,也並未在意,辨了一下方向後,就沿著鋪滿花瓣的道路往一側行去。

很快他來至一處高大石門之前,一名年老修士正守在那裡,看他過來,打一個稽首,道:“道友可有關符?”

張禦一抬手,將軍務署唐參事交給他的那枚玉符拿了出來,這也是當初他斬殺邪神真靈的褒獎。

那老道人看過自後,便把頭一低,讓開了去路,那一扇石門也是隆隆抬升起來,露出了一個略顯幽深的梯道。

張禦看了一眼,便一擺袖,往裡走了下去。

此時大台之上,徐姓修士正待回返天城,卻有一個弟子過來,道:“師叔,你讓我留意的那二人,我方纔見其中一人離去了,但有一人卻是去了大台之下。”

徐姓修士神情一動,道:“哦?去了哪裡?倒是有趣。”他心思一轉,忖道:“若是在那裡,倒是可以試著教訓其人一二,而且師兄也不好說我不對。”

……

……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