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山山脈不是張禦第一次來,不過那時候是老師帶著他從北部的河道隘口進入,五年之後,他又從旦河的下遊迴轉都護府,基本是都是在安山以東遊曆,安山西麓反而不曾來過。

這裡情況與東麵大不相同,無論是氣候和地理狀況都是相差極大。

不過安山之西畢竟算是在都護府的疆域內,儘管仍是有著層出不窮的野獸和異怪,還有不知來曆的土著蠻人四處遊蕩著,可比起東麵那一側終歸安全的多。

隨著他逐漸往山原高處而去,呼吸也是略略感到了些許滯澀,在略略調整了一下後,這種感覺很快就消退下去了,之後也再未再出現任何不適。

倒是坐下馬匹似是變得萎靡了一些,他特意餵了一些捏碎的丹藥,放開韁繩任其自行,這才緩緩恢複了過來。

又是兩日跋涉後,他牽著馬,沿著一處山脊行走著,遠處的神女峰依舊矗立在那裡,似乎並冇有縮近分毫。

看著那壯偉孤拔的身影,他心中不禁思考起來,神女峰上的天夏烽火台,相信見過的人極少,可在某種意義上,這已算得上是都護府的精神象征了。

但是臧殊說有人想將之推倒,從而斷絕都護府與天夏本土的聯絡,這恐怕的確代表著一部分人的想法。

六十年前一戰,都護府上層的變化較大,權力也進行了重新分配,然而這並不符合天夏的禮製,天夏歸來,他們肯定會擔心自己受到清算。

而神尉軍也是一定不願意看到天夏歸來的,因為那意味著他們又將再一次淪為玄府的奴仆。

那些異神教徒自然也是不願意的,天夏若至,管你什麼神明,都又將會被重新鎮壓下去。

很明顯,現在苦苦維持著都護府名義和舊有規矩的,應該就是以玄府及泰陽學宮為首的正統派。

張禦雖然對學宮和玄府某些方式不怎麼認同,可事實上玄府本身的存在,的確維護住了都護府的安穩。

比起那些修煉渾章的修士,異神教徒來說,玄府的所作所為,至少是站在了萬千生民這一邊,無論是開幼學,還是四處維護都護府疆域內子民的安危,都是如此。

可以說,那些修煉渾章的修士連神尉軍都不如,神尉軍縱然驕橫,可在都護府目前的約束下,至少還為維護都護府的秩序出過力。

假若都護府脫離了天夏,不論是異神教徒得勢,還是那些修煉渾章的修士得勢,玄府都會是它們剷除的對象,那時生民受難不說,他也失去了學習更為高層的道章的途徑。

故無論如何,他都要設法以阻止此輩。

隻是要做到這一點,他需要更強的實力和更高的地位。

此時他又翻過一座山脊,看著那遠處連綿起伏的山體,青灰色的山表上落下一層暗色的厚雲照影,金黃色草茸給原本褐色的土坡鋪上了一層薄薄地衣,而澄淨碧藍的天壁之上,則有雄鷹盤旋不止。

他正在觀望時,那馬匹忽的走了幾步,往他這裡挨近過來,他想了想,就從料袋掏出了一把祕製豆料餵馬。

待喂完後,正要邁步的時候,心中忽感有異,轉頭望去,可是後麵卻是什麼都冇有,目光一轉,見對麵的峭壁上,有一隻尖角山羊正在上麵跳躍著,時不時還回過頭看著他這邊。

他心下微動,轉了轉念,如什麼事都冇有發生一般,繼續牽馬前行。

而在他離開之後不久,一塊石頭後麵,一個小小的身影探出頭看了看他,隨後很敏捷的一竄,便又不見了。

張禦走走停停,時不時還會四處走動觀察,他發現在逐漸深入這片山原之後,就時不時能撿到一些明顯經過人工打磨過的石塊,心下忖道:“看來這條路冇有錯。”

又緩慢行走了半天後,再次翻過一個高坡,他的前方出現了一片湖水,隻是湖水渾濁,裡麵的岩石坑洞中,泊泊冒著沸騰的水泡,騰騰的熱氣不斷從湖麵上飄過。

他眼前一亮,四處觀察了一下後,就朝湖水較為狹窄的上端走去,很快就見到了一些破碎的階台,被半掩埋的碎石碑,以及看去像是貢物的陶器碎片。

他走到石碑之前,伸手輕輕摩挲了一下,本來堅硬的石塊看去腐蝕很嚴重,不過仍舊殘留有不少了深深刻畫的字跡。在試著解讀了一下後,他精神為之一振,抬頭看向四麵,道:“冇錯了,這裡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怒泉’了。”

“怒泉”在他看來其實就是地熱泉,古代土著則認為這是神靈憤怒所導致的,當然,在這片地陸上滿布神靈的時代裡,這或許就是真實的。

在他翻看的文檔裡有著這樣的記載,在去往祭壇祭拜的路上,若是有在怒泉裡洗浴而不死不傷的人,那便是真正的虔信的人,他們可以成為神靈的衛士,並被允許將自己的血脈流傳下去。

雖然這引得無數勇士前來嘗試,但幸運兒總是少數,這怒泉底下不知堆積了多少妄圖成為英雄之人的屍骨。

而找到了這裡,也就是走在了去往祭壇的正確道路上。

他抬頭望瞭望,前麵有一座冰雪覆蓋的高峰,假若冇有錯的話,自己的目標應該就在山峰之下。

由於這裡較為溫暖,既有水源,地勢也非常平坦,兼之這幾天隻顧著趕路,冇有調息理氣,所以他決定在這裡停留一晚,恢複一下狀態,明天再往那裡去。

他在四周找了找,尋到了一處高地,幸運的是,這裡還有一座還算完整的石台,視野也非常廣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山下的一切動靜。

於是他選擇在此端坐下來,將夏劍橫擱膝上,取出元元丹服下一枚,伴著深長的呼吸吐納,很快入了定靜。

一夜順利調息下來,他感覺精神和體力都已恢複到了完滿的狀態,或許是前幾日經曆了一場鬥戰,就連神元也隱隱有所增長。

他站起身來,洗漱收拾了一下,便又再重新上路。

隻是接下來,在這片山原裡一連轉了二天,卻冇有任何收穫。

到了第三天,他走上一座高峰,正在觀望的時候,眼裡似有一個光亮的東西閃過,他意識到這是某個金屬物品的反光。當即循此望了過去,果然,視線中出現了一片破敗的遺蹟,隻是大多數都被掩埋在了泥土和亂石堆中,有些難以分辨。

他撥出了一口氣。

找到了!

記下位置後,他下了高峰,隻是半天之後,就來到了那片廢墟所在。隻是到了這裡,馬匹無論如何也不肯在前進了。

於是他將之放開,自己一人往裡步入。

而方纔踏上了這片遺蹟,鼻端就隱隱聞到了一股血腥氣。

他並未覺得奇怪,反而更顯振奮,因為這是靈性異怪大量死亡後的殘留,這恰恰說明他所找的地方是正確的。

他一人走在這裡麵,周圍到處是坍塌建築,風格全是伊地人奧梅佐時期的。

其實在伊地人未有到來之前,這裡一直是這片大陸上的土著祭祀諸多神明的所在,並且建起了恢宏的神廟。每年這裡的祭壇上,都要殺掉大量的靈性生物用於獻祭神靈。

直到伊地人來後,將這裡的神廟推倒掩埋,殺死了祭祀,囚禁鎮壓了異神,並在上麵建立起了屬於伊地人的神廟,這一舉動也是引發了後麵神戰的重要原因。

而在伊地人覆滅後,他們的神廟也在那一場覆滅島陸的地震中倒塌了,此後除了一些口頭傳說外,就再冇有關於這裡的記載了。

張禦也是在安山以東的部族中看到了一些古老的樹皮書,得以知曉了這個所在,隻是具體位置,也是再翻閱了宣文堂大量的文檔記載後才大致確定的。

越往這裡廢墟深處走,所能聞到的血腥味越重,不過這卻也變相提供給了他明確的位置。隻他此時似乎有種感覺,些建築背後,似乎有一個個身影躲藏在那裡,正不懷好意的窺視著自己。

他一轉“吒聲”之印,規正心神,將這些負麵壓了下去,隨著繼續往裡走,在行到了一個高大土坡之前時,一股熟悉的熱流迎麵湧了過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