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乙未天城。

陳乾定負袖站在勘台之上,觀望著外間色彩瑰麗的星霧雲團,他身上飄拂著深藍色的道袍彷彿融入了虛空之中。

這時從遠處一枚玉符飄了過來,他淩厲目光轉去,這東西就落到了他麵前,看有幾眼後,他一捲袖,將之收入了袖中。

過有一會兒,一名短眉小眼,身形瘦小的道人走到了他身後,躬身一揖禮,道“師兄,我已經查過了,殺死裴嶽的是掖崖州衛氏和傅氏兩支雇募軍,呈書上倒是無甚異狀,但不保證這兩家做了遮掩。”

陳乾定並不回頭,背對著他道“守鎮這兩支雇募軍的修士是誰”

那瘦小道人道“一個名喚左雲罡,還有一個名喚張禦,不過從軍務署那裡傳來的訊息來看,那張禦真正身份是一名玄廷行走。”

陳乾定目光一閃,道“張禦之前玄真論法,勝過聶殷的那個人”

瘦小道人道“是他。”

陳乾定關照道“你安排一下,設法把衛氏軍和傅氏軍都調到外麵,找個機會解決了。”

瘦小道人點頭道“好,隻是那張禦既然有身份玄廷行走的身份,這麼做會不會”

陳乾定淡淡言道“如果他是玄廷行走,那我們更不能讓他知道太多,讓上宸天的人動手,事成事敗都與我們無關。”

瘦小道人肅聲言道“是,小弟會安排妥當的。”

洪乙層界之中,張禦手持長劍,跟隨著曆柏梁來到了軍壘城頭上,他見這裡幾處牆體已經倒塌了下來,形成了一個緩坡,絲毫不可能阻擋大軍的進入了。

對麵異類正如潮水一般湧過來,儘管後麵軍卒大部分雜亂無序,可衝在最前麵卻是地道的精銳,排著相對整齊的隊列,無數飄揚的旗幟,再加上震天動地的呼喊聲,看起來也是極具氣勢。

曆柏梁此刻不由升起一股窒息之感,他感覺整座軍壘此刻如同洶湧大海被包圍的孤島,隨時可能傾覆。

他定了定神,道“張玄修,不知你準備這麼做”

說實話,他很希望看張禦施展出一個神通,將下麵所有人都是抹平了。

可他也知道,這在下層這隻是一個奢望罷了。至於張禦方纔所說的解決大軍的話,他隻是當成了是鼓舞人心用的口號。

張禦看著下方,儘管這些異類人數上萬,將之一個個斬殺也不用廢多少力氣,不過他有更有簡單的方式。

他望向了那個騎乘在古怪球莖狀怪物身上的高大身影。

不同於這些普通異類隻是一些邪神信徒,這人明顯是一個真正的神裔,身上有一層薄弱的靈性光芒。

隻要將之除去,剩下失去士氣的異類就冇有什麼威脅了。

他道“等我片刻。”

在曆柏梁、老楊等人的目光中,他持劍沿著緩坡緩緩走下了城牆,並孤身一人向著那洶湧而來的大軍行去。

開始他的腳步較慢,隨後漸漸開始加快,身上也是湧動出了一陣如火升騰的光芒。

他目注那個騎乘上球莖上方的高大身影,手肘微抬,搭上了劍柄,而後足下一點,霎時身化流火,轟然撞向了整個軍陣

彷彿像是隕星衝入麥田之中,光火過處,那些異類軍卒被撞得成排飛起。

那高大神裔顯然也是注意到了這裡,它一把撕扯掉了身上白袍,露出了暗藍色皮膚下強壯的身軀,同時從座旁拿起了一柄金色長錘,緊緊凝注那衝來的火芒,隨後咆哮一聲,碩大的錘頭衝著下方一個橫掃

張禦緩緩呼吸著,周圍的一切在眼中好似變緩下來,他伸手搭上了劍柄,而後身軀微微一個前傾,倏地一下,從那柄金錘擊來之前直接衝入了進去,而後順勢拔劍,斬落

站在軍壘上方的曆柏梁等人隻見一道明亮的劍光在戰場之上閃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