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在與衛靈英議定諸事宜過後,就迴轉了居處,隨後他也是給左道人回了一封書信,講明這次推拒反而會對己方更為不利,隻有積極應對方是上策。

同時他也提醒左道人這次要多加小心,並儘可能的增強征伍的實力。下月兩隊可以約定一個時日一同出發。

衛氏軍和傅氏軍同樣是奎宿星的征伍,軍卒的性命也是性命,他並不會因為自己身在衛氏軍中而不管其死活。這次兩隊一起合作,他也會儘力照應。

不過他對傅氏軍並不熟悉,說不定傅氏軍軍中還可能有被收買的內應,所以冇有泄露衛氏軍訂造為外甲的打算。

而傅氏軍比衛氏軍財力雄厚的多,若要不惜全力增強自身,當也有的是辦法。

在令李青禾把書信送出後,他來到書房之中,翻閱了一下掖崖州近來的報紙,由於掖崖州相當於一個大的軍州,所以上麵所刊登的訊息多數都是清繳開拓等事宜,關於外州的事則隻有寥寥幾條。

他在看罷之後,就回了靜室之中,待得坐定,他於心下一喚,便將大道渾章喚了出來。

他目注在神覺之印上,在下層他已是把此印思慮清楚,此刻當是將此化煉入觀想圖之時了。

他意念一落,便神元往此印上投入進去,隨著此印亮起,上麵立有光芒照來,並落在他身上,好一會兒之後,光芒纔是退去。

他心下一起意,那擁有若燦爛星辰般雙翼的玄渾蟬在頭頂之上浮現了出來。

他抬頭看了一眼,這觀想圖倏爾化為點點光芒散去。

觀想圖是神通章印的統合,也是玄修自身所學道法和一身力量的具體映現,在由死轉生之前並不是實質存在的事物。

而如今他要把神覺之印化入此中,令其成為支撐觀想圖的核心章印之一,就需再度作一番調和統攝。

他眼簾低垂,氣息緩緩沉定下去,而與此同時,大道玄章也是在身軀另一側顯現出來。

許久之後,又有星星點點的光芒在他身軀周圍生出,而後紛紛往上飄去,與此同時,一團幽氣飄懸在那裡,並將光點接納入身。

隻是十來個呼吸之後,玄渾蟬觀想圖再一次出現在了那裡,不過隱約之間卻可以發現,其似比以往更是多出了幾分靈性。

張禦此刻稍作感應,頓覺身外諸般物事比以往更是清晰了不少,不覺微微點頭。

神覺之印方成,還需要繼續完善,不過自此刻起,他對危機之辨識、鬥戰之時對戰機的把握,還有對靈妙之感應都是在原來基礎上提升了一個層次。

並且他能感覺到,隨著此印與諸印融合加深,再加上後續的填補,待時機一至,他當會再次領悟到一門神通。

再是試著察看一會兒,他纔將觀想圖收了起來。

接下來,當是用功於下一枚核心章印了。

對於他也是早有思量,目光往大道玄章上一移,便有一個章印在那裡麵緩緩生出。

隻是印上尚無印名出現,這代表著在他的自我認知之中,此印尚未能完滿。

不過他心中已是定思,此印若成,當定名為“擒光”!

神覺之印為“蟬之神”,那麼此印則當“蟬之足”。

他如今與人鬥戰,多數情況下是靠尋覓戰機,窺敵破綻,進而倚仗速力之勝一舉破敵。

可若是有定拿困鎖之術,那麼再配合他的劍術,那麼鬥能力又將躍升一個層次。

他過往曾以觀想圖的蟬身幽氣困鎖過敵人,不過那是在一定戰機出現後才能做到的,限製不小,而言印一來要謹慎使用,二來有距離和心力之限,而若是此印能成,那意味著他隔遠也能定拿敵手。

隻是他以往不通此法,連半點都是不明,所以這一回,就需借用大道玄章之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