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僅是一刻之後,張禦就來到了那處殘破的大城之下,城中那些長著灰色褶皺皮膚的矮小邪神信徒察覺了他的到來,當即城門大開,一隊約三十餘人邪神信徒在一名頭領帶領下嗷嗷叫著衝了出來。

但是在那頭領被張禦隨意一劍被砍翻了之後,剩下的邪神信眾立時失去了鬥誌,扔掉武器以更快的跑了回去,隨後那看去明顯修補過的城門也是轟然關閉了起來。

張禦不疾不徐往前走去,很快,城壁之上就有一些邪神信徒探出頭來,並且拿出火銃對啪啪亂轟。

除此外,城牆上擺放的一些火炮也是轟轟響了起來,不過炮彈都是偏去了數十丈遠。

這等行止一看就是烏合之眾。

偶爾也有一些銃子落到他身上,都被一層瑩瑩光芒所擋,俱是失去力量般一枚枚掉下來,跳動著滾落在塵埃之中。

他無視這些淩亂的攻襲,漫步而行,一直來到城門之下,伸手輕輕一按,轟的一聲,整扇厚重的城門飛了出去,躲在門後麵一群邪神信徒頓被橫飛的城門一齊拍飛了出去,而後城門裹挾著一團血肉爛泥轟隆一聲落在了空地之上。

城中的邪神信徒至少有上千個,但此時卻冇有一個敢再出現在他麵前,俱是哇哇叫著四散逃跑。

張禦目光一移,落到了城中最高一處建築之上,那是城裡麵唯一一座儲存較好的宮闕,原本應該是王殿之所在,現在已然變成了邪神的供奉之地。

他沿著殘破不堪長滿雜草的石階大道向著那裡走去,妙丹君一直隱藏身形跟隨在他身旁,它眼眸凝注這前方,耳朵微微晃動著,警惕著四方的動靜。

靈性豹貓是十分擅長狩獵的生靈,感應也是十分靈銳,通常能提前發現危險境況,對主人的幫助極大,要不然當初雅秋女神也不會將這等生靈帶在身旁。

不過張禦今次帶妙丹君出來,倒並不是想讓妙丹君幫助自己,主要目的隻是不令這頭小豹貓失去固有的捕獵能力。

沿著上坡道路一直行走,半刻之後,他來到了神殿之前,他低下頭,對妙丹君道:“守在外麵。”而後邁步往神廟之中走了進去。

妙丹君耳朵微動,飛快竄入了一邊的草叢碎石之中。

張禦在跨過門庭之後,目光一掃,見這個宮殿之中掛滿了一串串的金銀葉片,而座落在殿後方的巨大神像一眼便能看見,其模樣與他那天所繳獲的雕像可謂一模一樣,應該就是同一尊邪神。

神像之下此刻站立著一名高大的身影,這名邪神信徒應該也是一個神裔,穿著籠罩全身的半袖白袍,腰間繫著綴著黃金飾品的腰帶,袒露在外的手臂上是深藍色的皮膚,它的臉型狹窄,頭顱如拉伸過一般,眼窩深陷,身上的肌肉纖長而有力。

這神裔看著張禦走進來,雙手忽然向上抬升,像是在祈求一般,忽然間,整個神殿一下晃動了起來,頂上不停有有碎礫石塊掉落下來,而後那巨大的雕像眼中光芒亮起,竟是緩緩站了起來,並隆隆邁步向著前殿而來。

張禦遮帽下的臉容平靜異常,站在原地不動,那個巨大身影到了近前,卻是從他身上直接穿透過去,就像是一陣清風,隻是令他衣衫飄擺了一下。

這完全隻是一個幻象罷了。

那個神裔見此,立刻轉過身,從供台之上抄起一把金銅斧頭,而後雙手一持,向著他衝了過來。

張禦拔劍而出,迎了上去,然而在兩者即將撞上的一瞬間,他卻是忽然雙手持刃,挪轉劍鋒,對著左側空無一物之地揮劍一斬。

劍刃好似劃過了什麼東西,發出一聲輕輕的擦響,一蓬藍色鮮血從那裡噴灑了出來。

而那個揮落下斧頭的神裔則是在擊中他的一刹那,忽然如泡影一般破碎了。

片刻之後,聽得物體墜地之聲,過了一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