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盆地之外的高地上,姬道人這幾天來一直留意地坑下方,這時他忽有所感,目光往下一落。

站在他身後的潘道人也是精神一振,道“來了。”

話音落下未久,便見四駕飛舟自地坑之中緩緩升了上來,而後撥轉舟首,看去是要去往另一處地界。

姬道人淡淡道“動手吧。”

潘道人一點頭,他衝著下方一抬手。

忽然間,地坑四周的似有一個龐大的道籙陣圖閃爍了一下,隨即與之相對應的天穹之中光芒一閃,一個麵目枯槁的道人憑空出現在了飛舟的正上方。

其人雙袖往外一張,似是要施放出來什麼東西,隻是這個時候,卻是一道劍光一閃,霎時便將其人淩空斬爆

見到這一幕,姬道人神情不變,潘道人卻是露出了一個嘲弄般的笑容。

那個枯槁道人身軀雖然爆散開來,可是他的背後,卻是顯露出來一個黑色石匣,這東西此刻一下爆裂開來,而後數十枚如鮮血般豔紅的珠子從天灑落下來,撞到四駕飛舟之上,隨後便就轟然炸裂

這個寬闊盤地之中頓有一團刺目光芒爆閃出來,而後伴隨轟天裂地的聲響,四麵八方衝湧出來一股衝擊氣浪。

潘道人拿一個法訣,渾身法力湧動,將這些氣浪向兩旁推去。

姬道人則是站在高地之上一動不動,他神情淡然,也未見如何激引法力,氣浪過來,連道袍衣衫都冇晃動半分,好似他並不存在於這個天地之中。

方纔那爆裂的珠子乃是數十枚夜血雷珠,差不多等若數十枚玄兵一同轟爆,挨此一擊,足以解決大部分人,那兩名修士不死,當也剩不下多少鬥戰能力了。

此時他目光凝注其中,滾滾煙塵之中,飛舟已是一駕不剩,甚至連人影也無有一個,看去像都是在這場轟爆中化為烏有了。

隻是這個時候,他微微一眯眼,卻見一道劍光從滾滾煙塵之中飛射出來

那劍光快若急電,倏地一下從他身上穿透而過,直奔他身後的潘道人而去。

潘道人此刻也是一驚,身上寶衣霎時爆發出一團光亮,但在劍光衝擊之下,那光亮隻是延阻一瞬便破碎,他狼狽飛退,髮髻也是在這一震之下散亂開來。

此刻那劍光再是一閃,從身上一穿而過,他身軀微微一虛,與此同時,腰間一塊懸掛的玉佩碎裂開來。

趁此機會,他急忙拿一個法訣,伸手一張,掛在胸口的銅符迸發出一陣光亮,身外立時張開一片厚實金色光幕。

不過那飛劍一轉,再次襲來,兩者一撞,光幕一陣搖晃,他臉色不禁一白,但劍上所裹挾的力量奇大,且又迅快至極,他眼下冇彆的辦法,隻能咬牙苦撐。

姬道人並不理會後麵的變故,他走前兩步,那往地坑方向看去,目光凝注道“躲在那裡麼”

他口中唸了一句什麼,周圍光芒一陣閃爍,而後一個個麵目枯槁的修士出現在了他身邊,並紛紛駕起遁光,往那一處坑洞飛遁而去。

坑洞下方,張禦及衛氏軍所有人依舊停留在此。

眾人此刻個個心有餘悸,方纔那等場景彷彿百枚玄兵轟爆,若是當時他們還在飛舟裡麵,恐怕冇幾個人能活下來。

左道人這時忽似有所感應,他看了一眼盤膝坐在那裡的張禦,後者對他點了下頭。

他立刻飄身上行,來至坑洞邊緣之處後,而後拂塵一擺,身上赤芒閃爍,隨著一頭大鳥也似的觀想圖飛出,周圍湧出陣陣水浪,霎時將坑洞佈滿,這個時候,便見有數道人影自外衝入進來。

此輩一下衝撞到了水中,身軀頓時緩頓了一瞬,左道人此刻一擺拂袖,無數銀絲自上飄散而出,頓在水浪之中化為一道道織網,那些道人雖是仍舊保持著往下突破的勢頭,可卻怎麼也無法一氣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