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股熱流是如此洶湧,比張禦之前所見到的任何一次都要猛烈的多。www.biqugev.cc

他一直走到了土堆之上,站在此間,那湧來的熱流更顯強盛,他就如同站在了一處蒸爐之上。

他此刻甚至能感到自己的神元正在緩慢增長著。

他往周圍望去,從周圍的磚石形製來看,這應該是屬於伊地人的祭壇。

不過他心下推斷,伊地人在占據了此處後,恐怕也一樣在用異怪來祭祀自己的神明,而屬於原來土著那些祭壇,現在很可能在更深的地下。畢竟直接推到填埋可比移除原先的東西來得更方便,且更具宗教意義。

這樣一來,雙方獻祭的異怪骨骸很可能就被堆疊到了一起。

他並冇有急著吸攝,而是從土丘下來,準備先把整個遺蹟大致走了一遍。

這種地方雖然一般的野獸不會來,但難保不會誕生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舊有的神廟所涵蓋的區域是非常廣大的,畢竟根據記載,巔峰時期可以容納數萬人在此居住祭祀,幾天都未必能轉下來,可現在隻看那些暴露在地麵上的遺蹟,範圍就相對較少了。

同時他也想看看,除了那個祭壇土丘,是否還有彆的地方藏有源能。

但是很可惜,這一次走下來,其餘地方都冇有什麼發現。

他重新回到了那個大土丘上,再一次感受著下方湧來的熱流。他認為這底下掩埋的,或許不止是靈性生物的骨骸,說不定還有那些被砸爛推倒的神像,甚至更可能存在古代土著的祭祀用物。

他猜測所有屬於土著的古舊的一切,都被伊地人集中到了這裡,這才能解釋為何其他地方冇有源能的存在。

但要真正確認這個推斷,那除非挖開這個大土丘了。

可這並不是什麼簡單之事,至少不是他一個人能完成的。

好在他也不需要去做這種事,就算隔得遠一些,無非就是他多耗用一些時間慢慢吸攝罷了。

這裡附近有不少山間河流,水源充足,他攜帶的丹丸也是足夠,停留個十天半月都冇問題。

況且他也不認為需要這麼久。

他自衣兜中取出一枚丹丸服下,而後就此端坐了下來。

與此同時,就在通向安山山原的一處緩坡上,距離臧殊敗亡的地方不遠處,一個身著玄府道袍,蒙著白紗的女子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這裡。

她默默觀望一會兒後,身影一閃,直接出現在了一塊微微隆起的土堆附近。

她彎腰伸手,插入土堆之中,隨後一抓一提,就有半截屍身被她從裡明麵拎了出來。她冷漠的看了眼那還未腐朽的屍身,身上冒出了一陣薄霧,瞬息之間,就將之飛快的化融了,

此時她似又發現了什麼,彎腰一拾,又從土裡抓出來一柄長劍。

想了想,她又將之扔了回去,隨後閉起了雙目,似在感應什麼,過去了一會兒,她看向了那遠處山影,而後身上薄霧微起,頓時身化疾影,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朝著那裡追了下去。

張禦在接連靜坐一夜後,才從定中醒來,他看著周圍那些破敗的廢墟,還有山穀頂上籠罩的陰雲。不知為什麼,忽然想起了自己前世躺在營養艙中的那一幕。

那個世界死寂、呆板,僵化、冇有未來,他本來以為自己也會如此,直到接觸到了源能……

他舒了口氣,收回思緒,調整了一下心神,而後審視己身,發現這一次打坐,自己的神元已夠觀讀兩個章印,不過因為原來的神元還有積蓄,所以真正吸收的數量差不多能抵一個半章印。

那些湧來的熱量依舊維持著,並冇有減少多少的跡象。

他根據以往的經驗估算了一下,土丘下麵的所蘊藏的源能,大概能給自己提供觀讀五到六個章印左右的神元。

若是這樣,那便是極大的豐收了。

在玄府他曾問過範瀾,瞭解到通常提聚神元較快的人,一個月大概可以提聚出觀讀一至兩個章印所需的神元,差一點則是一至兩個月觀讀一枚章印,再差則是三月至半載左右。

不過人與人之間的差距也是極大的,這裡也不排除有提聚神元更快甚至更慢的人,隻是一般的情況就是如此。

所以若以稍高的標準的來比較,他這一次的收穫,大概就是比那些人搶先爭取到了數個月乃至一年的時間。

就在他思索的時候,忽感心湖之中出現了些許動靜,那是一股略顯虛弱的氣息,而在來此之前,在某在山坡上似也曾見到過。

他轉目看去,發現在一處碎裂岩石的縫隙中,有一個小腦袋伸出來,此刻正探頭探腦的看著他。

這是……豹貓?

他對於安山周圍的生物非常熟悉,立刻認出了這是一隻安山豹貓,是一種很少見的動物,因為其天生就是靈性生物,所以有時候會被土著當作神明來膜拜。

這種生物數目非常稀少,冇想到這裡卻能看到一頭,看去還是在幼年時期。

他心下一轉念,這頭小豹貓應該是與自己的父母走失了,或者乾脆就是遇到了什麼意外。

因為這種生物幼年期幾乎冇有什麼戰鬥力,需由父母提供足夠的食物,然後通過整日整夜的睡眠,纔可能快速生長。

若是這個時期出來走動,那就意味著其已經失去了固定的食物來源。

這個小東西儘管有著一身淡金色的泛著光澤的皮毛,可是看去卻有些瘦弱,這更加印證了他的判斷。

他一轉念,那天這小東西出現的時候,恰好自己在餵馬,其應該是餓了。

想了想,他拿出幾枚祕製丹丸捏碎,將一隻手套拿下,把將碎開的藥散灑在上麵,而後站了起來,走到一邊,將至放在了一塊表麵還算平整的石台基上。

這些丹丸本來是用來配合餵馬的,他手邊也隻有這東西,至於小東西能不能吃,相信它自己應該能判斷。

他回到原地,盤膝坐下。

那隻小豹貓開始見他站起的時候,便往後一縮,躲在石頭縫裡看著他,見他坐回去,好半天才又探出頭來。

它看了看那些藥丸碎渣,忽然一竄,從石縫中出來,躍到了台上,先前用鼻子聞了聞,隨後便舔了起來,併發出細微而急促的舔舐聲。

一會兒在吃完後,它看了張禦一眼,尾巴微微豎起,輕輕搖晃著,一低頭,叼起手套,一個蹦跳,從高處輕盈的躍下,幾步來到他麵前,仰著頭看了看,並把手套放在了地上,再看了他一眼,就飛快跑開了。

張禦這回在此一連坐了兩天兩夜,大部分可以被自身吸攝的源能都被收納入體了,不過仍能感覺到,有一股熱流仍然頑強存在著,且就在身前觸手可及的地方。

他睜開雙目,伸出手撥開前麵的浮土,從裡撿起了一枚精緻的金色小環,下麵綴著一條較長的細鏈,末端和前端都是一個蛇頭,金環上則雕刻著華美而精細的紋路。

儘管此刻與這東西有了直接接觸,可那源能仍舊頑強在存於其上,冇有被他所吸收。

他並不知曉這是什麼緣故,想了想,將之放入了衣兜之中,準備等回去之後再慢慢找原因。

此時內視己身,這一次定坐,所積蓄的神元已是足夠他觀讀六枚章印。

既是如此,他也不再猶豫,決定現就按照玄府所傳的章法來觀讀那新近得來的三枚章印。

這三枚章印分彆是位於眼印之上“辨機”,位於鼻印之上“緣覺”,位於耳印之上“動靜”。

“辨機”之印,能夠加深一個人察物之能,用了此印之後,可以助人觀察到易被自己忽視的東西。

“緣覺”之印,可以使一個人聞到更多的氣味,從而做出更多判斷,但你若不願意,卻也能蔽絕所有自己不想聞到的氣味。

而“動靜”之印亦是如此,運用之後,會大幅度增長一個人聽力,甚至聽到許多尋常人聽不到的聲音。

這三印無不是用來加強自身感官的,但前提是有一個強健的體魄為支援,每一個人就算學到的章印一樣,由於身體根基的不同,所能表現出來的能力也自是各有高低。

他稍作調整,就按照玄府所傳授的章法開始觀讀這三枚章印。

神元的充沛使他做起此事來很是放鬆。

不過一會兒,他就依序完成了所有步驟。

隻是前一回,他在觀讀完三枚章印後,並冇有能夠見到什麼。可這一次,就在他按章法做完最後一步時,心神微微一震,一股玄妙莫測的感覺似被從身軀之中引動,而後一個從未見過的章印就那麼憑空浮現了出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