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能感覺到此刻飛舟前進的速度變得緩慢了起來,誠如左道人所言,因為陣力的作用,越往前去,受到的阻力越大。

他有種感覺,對方是準備搶在他們到來之前完成什麼事情。

既是這樣,那他就絕不能讓對方如願。

心念轉動之際,白舟腹部一門炮口閃爍了一下,一枚玄兵已是旋轉著向前飛射而去。

隻是玄兵才至半途,卻有一道亮光從旁側竄出,撞在了上麵,直接將此玄兵在半空之中引爆開來。

張禦轉目看去,見是一個道卒淩空飄懸在那裡,其目光淩厲無匹,看去不但有著自主意識,且還保留著一定的鬥戰能力。

在這道卒身邊,有著一對左右環舞的金圈,方纔擊爆玄兵的就是此物。

此刻他伸指一劃,一道劍光從飛舟之中穿射而出,直奔此人而去,後者身形一個閃爍,立刻從原地消失,隨即出現在了另一側。

張禦眸光微閃,他看出這道卒是利用了陣力進行的挪移,這也意味著其人在陣勢之內法力不虞匱乏,他意念一引,劍光再度襲去。

道卒顯然不願意與飛劍相碰撞,欲以再度躲避,可是這個時候,張禦卻是伸手對他憑空一拿。

那道卒身周圍霎時出現了一團瑩瑩光亮,他身軀不由一頓,這一刻,他看去是被固束在琥珀之中的蟲豸一般。

而他意念仍是存在,駕馭著兩隻金環飛起,互相交疊,擋在了飛劍襲來之路上,可那劍光卻是一轉一繞,輕巧無比的避開了金環守禦的範圍,並來到了他的背後,而後如電光一疾,霎時從其身上傳射而過。

像是捲過了一陣大風,那道卒渾身衣物向前飄動了一會兒,而後眸光之中的亮芒黯淡下去,過去片刻,整個人淩空爆碎開來!

張禦一劍斃敵,再次看去前方,意念一引,白舟腹下一排排光芒閃爍起來,而後一枚枚玄兵分散著向著前麵的光幕襲去。

隻是大多數玄兵在半途之中受到了一定阻力,提前便轟爆開來,可這樣也是引得大陣急劇震動。

而在此時,一道劍光卻是穿射而去,從大陣破開的空隙之中直入內圈,一直殺到那白色光幕之前,而後重重衝撞在了上麵!

轟!

那一片光幕頓時動盪起來!

衛靈英此刻已是帶領隊伍來到了西麵陣位之上,而另一路隊伍她則是交托給了林軍士負責。

他們在進入陣域之中後,同樣遭到了等候在這裡的道卒的襲擊。

不過與左道人單打獨鬥不同,他們是一個完整的整體,哪怕在半空之中,彼此的靈性光芒都是聯合一起,形成了一片環護上下四方的光幕。

因為敵人比他們臃腫的整體靈活的多,所以他們並冇有一直選擇在天中纏鬥,而是落回到了地麵之上,並結陣相抗。

若是單純防守,那隻會一味捱打,所以衛靈英帶著披有青陽玄甲的軍士往那些道卒衝去,仗著外甲給予的速度和守禦之力直接衝到此輩麵前揮拳迎擊。

他們的衝擊力量出乎意料的強猛,逼得這些道卒不得不閃身躲避,並試圖遠離他們。

如此一來,地麵上的軍卒們便輕鬆了起來,時不時回摜出一根閃爍靈性光芒長矛,迫使這些道卒無法在半空之中從容施展道術神通。

這也是他們長久以來對抗這些修士總結出來的經驗。

其實最好還是有一個修士負責守鎮,不過雖然此刻冇有修士,衛靈英他們身上所披的青陽玄甲卻是補足了這個缺失。

這等時候,他們忽然聽到了遠處傳來了玄兵轟爆的聲音,衛靈英似是忽然想到了什麼,馬上衝著下麵的靳小柏喊道:“小柏,把我們攜帶的玄兵都扔出去!”

靳小柏一聽,立刻高聲道:“快,投擲玄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