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一劍下去,將姬道人神魂氣機俱是斬滅,為防意外,他伸指一點,後者屍身還未落到地上,就爆散為一團灰燼,隻餘一個星袋落去地表。

這時身後傳來隆隆聲響,他轉首一看,卻是因為陣機無人維護,如此龐大的地脈流轉霎時變得混亂起來,天中雲霧旋轉如渦,雷電霹靂轟然亂竄亂響,而那根銅柱閃爍不停,看去似要馬上爆開一般。

他頓時意識到這裡不能放任不管,否則整個地星北端很可能會產生異常巨大的異變。

下一刻,他身形飄起,站到了那銅柱之上,同時伸手向下一按,一股宏大的心力壓了下去。

霎時間,銅柱之中的地脈氣機頓時被他穩住,而後天中的亂流也是漸漸安定了下來。

他稍稍探究了一下陣中變化,試著將地脈氣機疏導出去,並放歸原位,過去一會兒,待得氣機完全清空,這根銅柱便緩緩向著下方沉降而去,最後轟隆一聲,在地麵之上重重壓實。

而此物一落,遍佈方圓百數裡的陣勢也是隨之平複,整片地域內細碎的道籙光芒全都隱冇不見,上方的陰霾也是散去,顯露出了灰藍色的天穹。

衛氏軍這邊,本來與他們對抗的幾名道卒此刻卻俱是身軀一頓,好似驟然失去了什麼支撐一般。

衛靈英等人不明所以,不過他們卻不會因此錯過這個機會,拳頭直接狠狠砸了上去。

令他們驚訝的是,而這幾名道卒好似全無反應,腦袋一下被他們的拳頭轟的粉碎,隨即無頭身軀一個接一個從空中掉落下來。

衛氏軍眾人也冇有想到居然這麼容易就解決了這幾個難纏的敵手,一時間都是麵麵相覷。

而這時有人忽然向上一指,道“你們看!”

眾人抬頭看去,見頂上的天空陰霾散去,漸漸變得明亮了起來。

衛靈英仰頭看有一眼,高興道“一定是張玄修攻破陣樞了!”

她自天中降落下來,依照著以往的戰後習慣,試著檢視了一下自身,看有無什麼不妥之處。

可隨即驚訝發現,經過這麼激烈的鬥戰,玄甲之上居然一點破損也冇有,仍舊是光亮如新。

而她自己更是半點疲憊感也無,換作以往,要是如方纔這麼揮霍靈性力量,那早就疲憊欲死了。

她讚歎道“真是好甲。”隻是她同時也有些可惜,這麼好的外甲,在虛空外邪侵襲下一定是會被不斷消蝕的,也不知道能用個幾次。

感慨過後,她一揮手,道“諸君,我們過去和張玄修彙合。”

眾人此刻士氣高昂,俱是齊聲應是。

張禦在把陣勢完全平複後,周圍的景物也是顯露了出來,此時他正落身在一處空曠冰原之上。

他環顧片刻之後,目光一轉,落在那掉落在此的星袋之上,隨著他的注視,這東西緩緩飄起,向他投了過來,被他一把拿在了手中。

其實有許多修士的星袋是和禦主自身一體的,若是生機神魂消散,自也會一同崩散,而現在這個東西冇有消失,這很可能說明裡麵的東西並不是太過重要。

他意念入內轉有一圈,發現確然如此。

星袋裡麵東西不多,大多數是一些輔助修行的秘藥,其中最多的是剋製虛空外邪的丹丸。

另外還零散放有幾枚玉簡,天夏銀署的金票也有不少,數額極大。

除此外,還有一塊白色玉石,不知道作何用處。

而在星袋最深處,則是放有一堆血晶。

這也不意外,上宸天修士經常會用血祭之術提煉生靈的生命精粹,以滿足自身修煉和祭煉法寶所需。

不過這裡麵絕大多數可能是邪神信眾,因為此輩數目眾多,族群中具備靈性力量的神裔也不少,最重要的是,就算被祭煉了也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