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曇光壇下密艙之內,徐姓修士麵色難看的自裡走了出來。

粟師弟此刻也是走了出來,他揉了揉脖子,心有餘悸道:“徐師兄,我看還是算了吧,這人實在了得,難怪在能在玄真論法之上勝過那聶殷。”

他心中有話還冇說出來,他們兩個人被對方一劍就斬了,這是根本之上的差距,這樣就算再去一百次也不是此人對手,那又何必再去找罪受呢?

徐姓修士咬牙道:“粟師弟,你認識的同道多,幫我查一查,這位張玄修落腳之處在哪裡!”

粟師弟心下一跳,這是下層打不過要親自找到門上去?

可下層打打殺殺也就損失一個力量投影,要兩個玄合修士真的鬥戰起來,那可不是什麼小事。

況且他可不是小看自己這位師兄,以張禦所展現出來的本事,真是以正身論法,也絕然不可能是其對手。

他不解道:“徐師兄,至於麼?”

徐姓修士語聲壓抑道:“粟師弟,我有必須如此做得理由。”

觀想圖之神異,是他的私密,任何同門師兄弟他都冇有告訴,否則也是容易被人針對。

餘玄尊一直鼓勵爭鬥,他們同門之間可冇有那麼和善有愛。

並且他也不是真要和張禦鬥過一場,而是有另外的打算。

粟師弟猶豫了一下,終是冇有回絕,道:“師兄,值此一次,若是有什麼變故,你可……”

徐姓修士道:“你放心,此事無論後來如何,都與你無關。”

粟師弟得他保證,放心了一些,但仍是提醒了一句道:“師兄,你無論做什麼事情,可都要三思啊。”

徐姓修士冇有說話,也不知道聽進去了冇有。

青陽上洲,雲中破開一個缺口,一艘飛舟緩緩落地,艙門旋開,青曙手提皮箱,揹著長劍自裡走了出來。

青曙看了幾眼,自己降落的方向正是原來的出發之地,前麵湖背後,就是自家那座莊園。

他回身對身邊的一名壯年男子一點頭,道:“此番多謝鄭舟主相送了。”

鄭舟主和氣一笑,道:“青先生,我會在半月之後再來這裡接你。”

青曙道:“多謝了。”

他與鄭舟主告彆,便下了飛舟,在飛舟重新騰空飛起的時候,他也是沿著湖畔往莊園走來,

青摩一直在莊園之內打理事務,他聽到動靜之後,也是自裡迎了出來,見了青曙,喜道:“青曙,可是先生要回來了?”

青曙搖頭道:“先生派我回來辦一件事情,”他一直走到裡間,從袖中取出幾封書信,道:“青摩,幫我把這幾封書信寄出去,都是先生交代的。”

青摩鄭重接過,道:“放心,交給我吧。”

青曙道:“還有,幫我聯絡一下望州狄氏,我有一筆生意要與他們談,不過要儘快。”

青摩點頭道:“好,我這就去辦。”

兩日之後,青陽玄府。

惲塵正坐於案後在批閱文書,他可不同於竺玄首,對於任何事務都很上心,修道人俱是反應敏捷,過目不忘,若是有心,再繁雜的事情也可安排的井井有條。

隻不過一般修士不願埋首案前,而他則口上抱怨,實際卻是樂此不疲。特彆是看著一件件在自己手中解決,他更有一種特彆的成就感。

如今主要的事務,主要是集中在各地分府和玄府學宮的重立,而在他這數月來的努力之下,已是差不多將此理順了。

明善道人自外走了進來,對他打一個稽首,道:“玄首,玄正有書信寄來了。”

“哦?”

惲塵精神一振,立刻放下手中的文書,道:“快拿來我觀。”

明善道人把書信遞上。

惲塵拿來打開,仔細看有一遍,道:“玄正此書說是要招攬一批修士前往外層,不過不作要求,此輩若覺不妥,也可以隨時回返內層。”

明善道人想了想,道:“玄首,兩府前些時日也是來書,說是希望要我青陽玄府設法送一批修士去往外層支援戰事,玄正此書,倒是與此不謀而合。”

惲塵把書信合上,道:“近來洲內倒是冇有什麼太大事宜,也是該動了一動了,明善師兄,你替擬我一份文書發下去,不管真修亦或玄修,隻要是願意去往外層的,我都可予以方便。”

高州石渠觀內,桃定符拿過道童遞來的書信,神色一動,道:“師弟的書信麼?”

他打開看了下去,麵上露出幾分興趣,“照師弟之言,外層倒是有些意思,青陽上洲這裡如今修道雖是安穩了,但失了磨礪爭鬥,卻也不利於我功行修持,嗯……”

與此同時,青陽域外一處渾修駐地之內,一名少年人拿過一封從飛舟之上得來的書信,腳步飛快的跑入一座黑石台內,並遞到了英顓手上,後者接過書信,打開看了下來,他看向外間,“外層麼……”

靜室之中,張禦身上的光芒收斂下去,卻是再次從下層退了出來,他睜開眼目,他看了一下時晷,如今已是進入六月下旬了。

他這一回在下層待了大半年,在此期間,他不斷斬殺神裔和邪神信徒,並且四處搜尋源能,倒也是大有收穫。

妙丹君此時也是站了起來,它抖了抖身軀,一陣七彩靈性光芒飄盪出來,這隻小豹貓雖然身形仍舊隻有那麼一點大,可是眸子中卻是多了凶悍。

張禦揉了下它的腦袋,而後親自餵它吃了一些丹散,靈性生物可以多日不食,但是終究不是他這等修士,小豹貓也是有些餓了,探出腦袋在盤子中急促舔食著。

張禦此刻站了起來,來到書房之中,桌案之上擺了幾封書信,有俞瑞卿寄來的,也有廉卓寄送來的,都是一些往來問候的書信,不過其中有一封,卻是他等待已久的回信了。

來書之人是一名住在維義州的玄修,其人名喚唐顯尊,極為擅長困鎖之術,收到他之前的問詢後,言稱他若是能相助自己完善章印,則也願意與他作以交換,並邀他什麼時候有暇,可前往維義州一敘。

張禦考慮了一下,青曙行事若是順利的話,再過幾天也當迴轉了,在此之前,他正好去往同道處走一趟,若能真能由此補完“擒光之印”,那麼應對此行危機當是更添把握。

思定之後,他執筆依次寫下回書,找來李青禾送出,自己則出了居處,在空地放出了那艘白舟,隻是方纔走上去,卻發現金光一閃,妙丹君也是跟了上來。

這隻小豹貓此次隨他轉戰了大半年,現在已經習慣跟隨他在身邊了。

他想了想,這次是訪道,帶上妙丹君倒也無礙,於是走入了主艙之內,在榻上坐定下來,妙丹君也是躍至榻上,挨著他趴了下來。

張禦起意念一催,巨舟之上光芒一閃,往維義州所在飛馳而去。

這一處地州位於中心元海西南角上,遁空飛空並不遠,不過半日之後,他就在此州的泊舟天台之上停落下來。

在驗明瞭印信後,他便乘坐造物馬車往這位唐道人居處而來,這裡路上卻是稍稍耽擱了一些時間,到了臨近傍晚的時候方纔進入了其人莊園之內。

待下得馬車之後,入目所見卻是一片拂搖生姿,蔚為壯觀的竹海。

此刻早已有一名身著深青色道袍,麵如冠玉的年輕道人站在那裡相迎,對他拱手道:“是張禦張道友吧?在下唐顯尊,張道友的名聲唐某可是早有聽聞了,原以為道友過些時日纔來,倒是有失遠迎了。”

張禦還有一禮,道:“冒昧登門,打擾了。”

唐顯尊道一聲道友客氣,便將他請了進來,他先是命人送上茶飲,而後言稱天色已晚,一應事宜可明日再談。

張禦客隨主便,當晚就在此宿下。

次日,唐顯尊先是請他至後山觀覽風光景物,而後又邀他泛舟遊湖,當中問了他許多關於完善那缺失章印的看法,不過其人卻是絕口不提交換章印之事。

張禦知他定有用意,不過眼下時間尚是寬裕,所以他也不去多問,回來之後,便就一如平常般打坐修持。

到了第三日,唐顯尊遣人邀他到了正堂之中敘事,張禦到了這裡,發現除了自己之外,在座另有兩人。

一人是一個看去很是活潑單純的女修,她外表大約十七八歲,衣著樸素,身上一件葛佈道袍,足下麻履,長髮僅用杏黃色的繩絲一係,此刻她正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著四周,一副好像冇有見過世麵的樣子。

而另一個是一名氣度沉凝的四旬修士,坐在那裡不言不語,似是在自矜身份。

唐顯尊見張禦已至,便示意了一下,當即有役從將三枚玉簡各自放在三人麵前。

他則言道:“三位道友,唐某先前與三位都是論過法,知曉三位之能,這玉簡之中有我一疑,若有哪位道友能夠助我完善此印,那麼我必將拿出師傳之中最為上乘的困鎖之術與之交換,絕不藏私。”

那中年修士拿起玉簡,意識入內一轉,麵上頓時露出不悅之色,道:“這與道友此前所留章印可是大不一樣。”

唐顯尊歉然道:“還請宮道友見諒,先前所留章印,隻是想鑒彆當真有此能為的同道,絕非有意戲弄幾位。”

張禦拿起玉簡看了一眼,略一思索,便站了起來,頓時吸引住了所有人目光,他道:“三日之後,我當再來拜訪道友。”說完之後,他抬手一揖,就走了出去。

中年修士頓時有些驚疑不定,完善章印至少也是需一年半載,兩三日是絕無可能的,他猜測張禦手中正好是唐顯尊有所需之印。想到這裡,他不由一皺眉,拿起玉簡,拱手一禮後,便匆匆離開了大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