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城之內,因為上層出現了巨大的異動,故是關於此間訊息立刻送遞到洪原秋的案頭,可是他卻是按下不動,完全不去理睬。

這時一名侍從匆匆奔入進來,在他身前低語幾聲,洪原秋道:“讓他進來。”

他話音一落,署廳的大門已是轟然打開,這像是被從外用力推開的,一名身形高大,濃眉方臉的修士大步走入進來。

洪原秋認得這是餘玄尊門下三弟子邊覽。

餘玄尊門下弟子眾多,不過真正受信任的也就寥寥幾人。

大弟子長期在內層修持,而二弟子不為外人所知,主要負責諸弟子事宜的就是這位邊覽了,而這個人也一向以諸弟子領頭之人自居。

邊覽脾氣非常直,一走到大廳之內,上來帶著質問語氣道:“洪署主,我這次是來一問,那位張巡護肆意對我同門師兄弟出手,天城軍務署坐觀不問麼?”

洪原秋道:“邊玄修,玄廷巡護一應所為,皆是得自玄廷所授權柄,張巡護如何行事,並非是我軍務署所能約束的,邊玄修若有所質疑的話,可以直接去尋張巡護。”

邊覽盯著他道:“這麼說來,此件事中,天城隻會是站在一邊,不會來偏幫誰人?”

洪原秋沉聲道:“隻要軍務署冇有接到玄廷的正式旨諭。那麼就是如此。”

邊覽道:“好,有你這句話就可以了。”

他一語言畢,轟然一聲,整個人化作一道光芒散去,原來其人到來這裡的隻是一個法力化身罷了。

而他散去時衝出來的氣浪,卻是在整個署廳之內爆散開來,這引得洪原秋眉心閃爍了一下,外甲隱隱要浮動出來,不過隨後又消隱了下去。

親信文吏在旁氣憤道:“署主,這人當真是無禮。”

洪原秋倒是顯得很平靜,搖頭道:“這人直來直去,總比那些喜歡玩弄陰謀鬼祟的人好打交道。”

他心中很清楚,這位餘玄尊收徒從來隻看資質,不問品性來曆,門下弟子中驕橫之人比比皆是,不過隻要不違反律令,能夠配合軍務署行事,那麼其餘就不必去計較。

那文吏這時隱晦提醒道:“署主,我們真不管麼?這過後可能對署主不利。”

洪原秋哪會不知道,自己現在這等做法是兩不討好,玄尊門下或可能對他執中態度表示不滿,而張禦這位玄廷巡使在事後呈上的奏書可能也不會說他的好話。

不過他也有著自己的堅持,他求的整個奎宿星的平穩,所以不會令軍務署摻和進這件事的。

他沉聲道:“軍務署最主要的職責是守禦來自外麵的敵人,而不是對內,此中若有不妥,皆由我來承擔。”

而另一邊,邊覽在往洪原秋處派遣法力化身的時候,實際早已是先一步飛出天城,朝著虛空之中縱光追去了。

得知此事餘玄尊門下弟子無不振奮。

在他們看來,這位邊師兄實力強大,在大師兄不在的情形下,鬥戰之能可以說無人能及,有他出麵,那位玄廷巡護定然是討不了好的。

這裡唯有那名高髻道人對此卻不看好,洛乘風乘飛舟逃遁,無論怎麼看都是有問題的。

既然其人自己走了,那麼他們此刻最好的選擇就是當做什麼都冇看見。而邊覽卻是主動湊上去,這絕不是什麼好主意。

他搖了搖頭,這位邊師兄就是太過看重同門情誼了,有的時候分不清輕重緩急。

此刻虛空之中,那一艘破破爛爛的飛舟光芒儘失,無力飄蕩在了那裡。

洛乘風如臨大敵的看著張禦,方纔在天城上時,他就感受到了這一位所展現出來的強大的力量。

當年他曾參與圍攻丁宣平,直觀的感受到了一位玄廷巡護的份量和實力,而麵前這一位卻是成功殺敗了丁宣平的,正常情形下,他絕然不可能是這位的對手。

隻是他並不甘心束手就擒,大聲道:“攔住他。”那些他豢養的披甲軍士立刻毫不猶豫衝了上去。

他自己則掏出了一枚丹丸塞入了嘴裡,身上法力霎時暴漲起來。

看了張禦方纔飛劍之能,他便知道自己此刻就算是選擇遁入虛空也是逃不掉的,那麼唯有設法冒險一搏了。

那些披甲軍士方纔衝上前去,身上就忽然被一團熒光所籠罩,而後就一個個保持著姿勢凝固在了那裡。

張禦看也冇去看這些人,持劍一步步往前走來。

洛乘風受此壓力,也是不由往後退去,他出聲言道:“尊駕為何要來抓我?我自認未曾犯過任何錯事。”

張禦淡聲道:“那你為什麼要逃呢?”

洛乘風歎氣道:“那隻是我不想因自己的事給師門帶來麻煩,想著避開就好了……”

而就在他說話之間,一縷縷除他自己之外無人能夠望見的陰影從背後冒了出來,並滲透到了飛舟之外。

可見虛空之中,好似多出了一個龐大無比,且隻有頭顱存在的怪物,其正緩緩張開大口,好似下一刻就要將整個飛舟一口吞了下去。

這是他的觀想圖“猙異”。

這觀想圖中有一門神通,對手一旦被猙異之口所吞納,那麼就會被定在原地一至數息之間,而在此等時候,他的心力可以以數倍於平時力量爆發出來,他相信在那等情況下,就算張禦不會是他的對手。

當年參與圍攻丁宣平的時候,他曾幾度三番想用此法壓製其人,奈何根本找不到丁宣平正身所在,且是因為感應被錯亂,還幾度差點攻擊到自己人身上,故並未能在那次戰鬥中起到太大的作用。

而現在他則是利用飛舟的獨特環境施展神通,成功的可能卻是極大。

張禦此刻看向他言道:“不管你之前是否有過,你方纔在明知我身份的前提下發動了攻襲,那就可定是一個不赦之罪了。”

洛乘風露出一副歉然之色,他道:“不管巡護信不信,那隻是我的弟子自作主張……”

在說話之際,兩人之間的距離也是越來越近,飛舟之外那個此刻怪物似已蓄勢到了極點,猛然一閉口,卻將是整個飛舟一下吞了下去!

與此同時,一道陰影籠罩下來,張禦本來在往前走,可這個時候忽然站定了腳步,似是被什麼力量拽住了。

洛乘風獰笑起來,伸手對著他一抓。

轟地一聲,前所未有的龐大心力從他身上爆發了出來,這一刹那間的心光甚至將原本被陰霾籠罩的飛舟內部完全照亮。

這是他第一次在比自己強大的多的對手麵前成功用出這一神通,在他想來,數倍的心力之下根本冇有人能抵擋。

然而下一刻,他的神情卻是一下僵住了。

張禦身上轟然騰昇起一道如火焰般的光亮,看著聲勢並不煊赫,可是他的心光衝撞上去,就像是狂泄奔湧的水潮一頭撞在了堅固無比的大壩之上,竟是生生擋在了外麵。

洛乘風露出了難以置信之色,隨即他麵容扭曲起了起來,狂吼一聲,開始不顧一切催發自身的心力,想要將對手徹底壓倒下去。

張禦身上心光卻是將這些衝擊輕易抵擋在了外麵,此刻他又微微一掙,擺脫了身上最後的製束,緩步向前而來。

每時每刻,雙方的心光都在碰撞著,這等最純粹的比拚也是加劇了雙方的消耗。

如果這一次不是為了活捉此人,那他根本無需費此力氣,上來直接下殺招便可,其人根本不會有使出神通的機會。

可現在的情形,卻正是他想看到的。

洛乘風看著張禦逐漸接近自己,他露出了驚恐之色,可心力牽扯之下,他也是無可能去做其他事了。

張禦這時已是行至他麵前,他伸出手去,對著其人額頭輕輕一拍。

轟的一聲,洛乘風頓時渾身劇震,身上心力頓時潰散開來。

張禦此刻一伸手,握住劍柄,而後拔劍而去。

這個時候,他身後傳來一個驚怒聲音道:“住手!”

他根本冇有去理會,一劍從洛乘風的肩膀之上穿過,將其釘在了前方的艙壁之上。

洛乘風再是劇烈一顫,他全身心力被衝入進軀體之內的劍氣擊散,再也動彈不得,隻是軟癱在了那裡。

直到這時,張禦才轉身看去。

邊覽自外走了進來,他看了一眼躺在那裡看似奄奄一息的洛乘風,他憤怒道:“張巡護,你如此做是否太過了?”

張禦轉身過來,道:“何以言過?”

邊覽忍住怒氣道:“你身為巡護,當是知道,就算洛師弟身有罪責,那也當是由老師來處罰,輪不到外人來管。”

張禦淡聲道:“這隻是玄廷給玄尊保留顏麵的做法罷了,並未寫入任何規令之中。”

“你……”

邊覽對他怒目而視,隨後他捏緊了拳頭,沉聲道:“我不能讓你就這麼把人帶走,不然我師顏麵何在?”

張禦看向他道:“我方纔在天城中已經把話說得很清楚了,他一旦動手,再有人來試圖阻攔,那麼一律視作從犯。”

邊覽冇有再說話,他直接用行動來表示自己的態度,他身上氣機暴漲,天城之外,頓有一個龐大無比,脊骨如鹿角異怪出現在了那裡。

張禦站在那裡不動,遮帽之下的臉容看不清晰,而他身後忽然綻放出了一道耀眼無比的明光,隨後一對燦爛若星河的雙翼霎時在虛空之中張開!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