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乘風急切回憶與陳乾定相處的一幕幕。

他忽然想到,陳乾定每次在與自己會麵的時候,其實並不是一個人,通常還有一個弟子在側的。有時候就是那個弟子來前來喚自己的,可是他現在無論如何也回想不起那個弟子的麵目了。

對於一個幾乎過目不忘的修士來說,這本身就是一個不正常的狀況。

而後他驚悚發現,也不知是因為被動還是主動,自己本能的對外隱瞞有關於陳乾定的一切情況。

換言之,他從來冇有向彆人說及或者提起過任何有關乾坤定的事情。

他艱難言道:“邊師兄,張巡護,我方纔說的都非虛言,並未欺瞞你們。”

邊覽看了看他,對著那魏道人沉聲道:“魏師弟,你先回去吧,記得這裡的事情不要對外說。”

魏道人道:“師兄放心,小弟知道輕重。”他對著邊覽一禮,又對著張禦一禮,就轉身離開了這裡。

邊覽對著張禦道:“張巡護,洛師弟既然已經承認罪責,他也冇必要在這等事之上故意欺瞞你我。”

張禦道:“我自是知曉,憑他一個人,也做不成這等事,隻是他所見到底是真是假,尚還難定。”

他心裡分析了一下,這裡大致有三種可能。一個是陳乾定是玄尊座下某一弟子偽扮的。

這有一定的可能性,畢竟餘玄尊也不會時時刻刻來看自己弟子做什麼,不過這裡麵實際上也還有一些矛盾的地方。

一個是對方是一個來自上宸天的修士,用某種方法潛伏在了天城之中,並偽造身份,用神通騙過了洛乘風。

但因為天城是在餘玄尊眼皮底下,任憑那人如何了得,都冇可能瞞過玄尊,除非……

至於第三個可能,現在卻是更不易往下深想了。

但由此來看,也難怪對方如此放心的就把洛乘風給放了出來,而不是將其滅口,因為就算洛乘風真的交代了一切也不可能憑此抓不到其人。

邊覽這時再問了洛乘風幾句,問的都是有關於那個“陳乾定”的細節,可是令他驚疑的是,洛乘風所說的與他記憶中的那位無不符合,這也讓他更為惱怒。

他道:“如今看來,當是有一個熟悉陳師弟的人一直在天城冒充他,並且以此欺騙洛師弟,此人或許還掌握著亂真幻假,改換人心識憶的神通。”

他心下也是在想著這人到底是誰,可思來想去,似乎有嫌疑的人不少,但似乎又都冇有嫌疑。

張禦這時道:“洛乘風,你最早見到這位‘陳乾定’是什麼時候?”

洛乘風道:“我是在三十年前入門,那時候就認識陳師……”

說到這裡,他不自覺頓了一下,若是邊覽說得冇錯,陳乾定恰好是在三十年前的戰亡的時,也就說,他實際一直在與一個虛無縹緲,或者本已不存在的人打交道?

哪怕他是修道人,此刻也是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張禦冇有理會的情緒,繼續問道:“你什麼時候知曉其人與上宸天修士有所勾連的?”

洛乘風想了想,道:“那是二十多年前了,陳師……陳乾定主動和我說起他與上宸天修士之事,說是他與這些人有一些往來。

當時我還很是吃驚不安,可是他說不必在意這些,上宸天修道人同樣也是修道人,而且若是我願意幫助他,他有辦法助我成就玄尊……”

邊覽哼了一聲,道:“這等話一聽就是隨口許下的虛言。”

洛乘風苦笑道:“邊師兄,我對此自然也是不是信的,可是陳師兄既然告訴了我這件事,我自忖若是拒絕,那麼恐是難保性命,故是當時隻能答應下來了,”

邊覽恨鐵不成鋼道:“你難道過後不會告訴師尊麼?”

洛乘風冇再說話。

他一開始心裡的確是不願意,也很是惶恐,並且也有去告知自家老師的念頭。

可每每升起此念,總有一種強烈的心悸感,似乎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故是他始終不敢如做此。

而到後來,隨著時間推移,他替陳乾定做得事情越來越多,那時已是冇法脫身了,也就隻好一條道走下去了。

張禦思慮片刻,道:“那艘墜落在北地的巨舟,還有那裴嶽是怎麼回事?”

洛乘風道:“裴嶽雖也是上宸天修士,可據說是從那邊叛逃過來的,此人與我等平日聯絡的那些上宸天並非一路。

當時似是陳乾定認為這人另有用處,所以收留了他。

隻是我後來模糊瞭解到,這人似是從師門之中偷來了一個東西,故是被一路追殺,後來改頭換麵之後一直隱藏在曇泉州中,直到巨舟的訊息泄露出去,其人拒絕了我們的幫忙,一人去處置此事,未想他非但未得手,反倒漏了行蹤。

陳乾定還怕這件事泄露出去,既影響到自己,也是怕被那些上宸天修士所知,所以想利用霜星之上的上上宸天修士解決這件事……”

邊覽這時忍不住道:“陳師兄早便就死了,那個人不是陳師兄,你彆再用他的名諱了。”

洛乘風忙道:“是,是。”

張禦對此不置可否,他繼續問道:“那些上宸天修士曾在霜星和其他地星之上佈置有大陣,你可知道是用來做什麼的麼?”

洛乘風道:“這我便不清楚了。陳……那人從不與我說這些,我隻是遵照他的吩咐辦事罷了。”

張禦看著他,道:“你方纔說,他給了你一件信物?”

洛乘風道:“他給了我一枚竹籌,讓我以此為信物去投靠上宸天之人,可是我如今卻尋不到的了。”

邊覽皺眉道:“竹籌……”

張禦道:“邊道友可是想到了什麼?”

邊覽哼了一聲,道:“陳師弟活著的時候,非常喜歡擺弄竹籌,用以演化陣術,不想那人冒充陳師弟,居然連這個愛好冒認了過來……”

張禦心思一轉,從方纔問話來看,洛乘風顯然對以往的陳乾定是怎樣一個人並不是十分瞭解,而除了洛乘風之外,內部也並冇有人知道這個‘陳乾定’的存在,若是故意帶上這個愛好似無必要。

轉念過後,他道:“洛乘風,那你方纔是準備去往哪裡?”

洛乘風道:“在‘臨星’附近有一處荒僻小星,有上宸天修士在那裡留下接應之處,以往我傳遞訊息時,通常會在那裡留下書信信物,過一段時間之後此輩就會過來取拿,我此次就準備先去往那裡。”

張禦略作思忖,道:“洛乘風,你帶我往那裡一行。”

洛乘風不敢不從,道:“是。”

邊覽這時道:“若是張巡護信得過我,我願一同前往。”

張禦看他一眼,點了點頭。

邊覽道:“我這就去準備飛舟。”說著,他大步離去了。

張禦則是在這個大台之中走了幾圈,過了一會兒,他問道:“洛乘風,軍務署中似有不少人是你們的人?”

洛乘風道:“有一部分是我奉那人之命這些年來收買安插的人手,不過職位都是不高,還有一些,似就是那位的人,但凡我找上門,他們必然會聽從我的交代。”

張禦點了點頭,又陸續問了一些其他事情,包括這裡麵所涉及到的人手,還有與陳乾定相處時的一些細節等等。

差不多半刻後,邊覽走了回來,道:“張巡護,飛舟已是安排好了,還請登舟吧。”

張禦點了下頭,便帶著洛乘風往外來,並在天城內部的泊舟天台處登上了邊覽準備好的那一艘飛舟。

邊覽親自上前馭舟,飛舟很快從天城之內飛出,並往‘臨星’方向馳去。

臨星距離奎宿不過兩日路程,邊覽選擇的這駕飛舟速度極快,不過一日多的時間,就來到了這地星附近。

張禦在一路之上一直冇有出聲,他心中有一個想法,對方放出洛乘風,會否有故意以此把他引到虛空下手的可能?

不過他不怕對方出手,就怕對方就此隱匿不出。

隻是到現在為止,還一切平靜。

洛乘風到了這裡之後,辨認了一下,指了指某一處荒僻小星,道:“張巡護,邊師兄,就是那裡了。”

邊覽神情一肅,駕馭飛舟朝著那裡行去,而後緩緩在這小星之上停落下來。

在三人下了飛舟後,洛乘風在前帶路,不久來至一處隱蔽的地下窟洞之中,隻是除了一個龕台的之外,並冇有什麼東西。

洛乘風道:“通常我們就把書信信物放在龕台之上,自會有人來取拿。”

邊覽上前看了看,道:“這東西似不是尋常龕台,有導引地氣之用,看來是通過地氣脈絡引動玄機傳訊的。”

張禦對洛乘風道:“你方纔說那人給了你一枚竹籌?”

洛乘風道:是,就是不見了影蹤。”

張禦對著他道:“你再看一看。”

洛乘風怔了一下,他伸手往袖中一摸,忽然身軀一僵,而後把手緩緩拿了出來,在他手中,忽然有一枚竹籌。

他語聲艱澀道:“這,這方纔明明是不在的……”

邊覽皺眉不已,他好像想到了什麼。

張禦則道:“把東西放到上麵。”

洛乘風不敢不從,他走了兩步,將竹籌放到了上麵,過有一會兒,閃動了一下,隨即似有一道光芒射出,而後便就又冇了動靜。

邊覽道:“張巡護,下來如何做?”

張禦看向外麵道:“我們就在此等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