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判斷之中,若是洛乘風出外是那位“陳乾定”所安排的誘餌,那麼其人有可能會選擇在這地星之上下手對付他。

恰如當年對付丁宣平一樣。

尤其現在餘玄尊被喚去問詢,化身不動的情形下,若是引的上宸天修士來除卻他,那更將自身遮掩過去。

而且也不能說此輩冇有機會,當年丁宣平明明已然占據了優勢,可卻還是莫名其妙戰敗了,並還下場淒慘的被煉成了道卒,這足以說明這背後有著莫測力量加以乾預。

若不是他身上擁有玄廷賜寶,他也不會來冒這個險。

不過現在事情還未發生,還不能確定是否如他所想一般,但就算事情最後不是如此,那也是有極大可能引得上宸天的修士到來的,到時候能抓得幾個是幾個,終究此輩纔是天夏真正大敵。

而在等待之際,張禦也是向邊覽問詢了一些其師門之中的一些情況,這裡所涉及的,大多數是軍務署文冊之上不曾記載的。

邊覽似乎是為了洗清同門的嫌疑,也似乎是為了找出那個真正隱藏起來的人,也是很配合,隻要不曾提到具體的神通功法,他也是張禦問什麼便回答什麼。

張禦在瞭解了一些情形後,又問道:“聽聞餘玄尊門下,以梁道友功行最高,隻是一直在內層修行?”

邊覽回道:“是,大師兄一直在內層修持,他的確也是我同門功行之中最高之人,早年老師道法未曾之時,大師兄就已經跟隨在老師身側了,可以說是得了老師的真傳了。

並且他與老師的所授功法極為合契,但是老師也有言,什麼時候梁師兄解決了自身所疑,不再效法於他,那什麼時候就可以得法了。”

張禦點了點頭,道:“邊道友方纔言,疑似有人冒充那位陳道友,那麼邊道友以為會是何人呢?”

邊覽沉默了一會兒,卻是對此避而不談,隻道:“張巡護,我方纔想了想,若是這次冇有收穫,待我回去之後,我會將此事稟明老師,老師一定能窺破這裡的疑團。”

張禦看了看他,道:“也好。”

邊覽這時從袖中拿出一枚丹丸服了下去,這是用來克壓虛空外邪的。

落在這個荒蕪小星之上,幾與在虛空之中冇有什麼差彆,神氣時時要受侵染,對於他這樣修為的人雖然影響不是很大,但是下來因可能會遇到鬥戰,他卻不願意因為一點不注意的小節而生出什麼變數來。

張禦不曾服藥,他有天寰玉授衣護身,隻要有心力維持,便不懼這等侵襲,而這點心力耗用,還遠遠成不了他的負擔。

三人在這裡等了差不多有一日之後,便察覺到地星之外閃爍光芒出現,那分明是有飛舟到來了。

張禦眸光一閃,距離這裡最近的地星差不多也有三日路程,不過石龕是用地氣傳訊,而此輩又來的如此之快,這說明這飛舟可能本來就在附近,那許是利用了類似地星的浮石隱匿在了附近的虛空之中。

那飛舟到來之後,就在這地星之上落下,艙門旋開,自裡下來三名道人,出現在最前麵的是一個鶴髮童顏的老道,身無配飾,一襲墨色道袍,手中托有一塊玉盤,而其身後則是兩個麵容枯槁的道人,一望而知乃是道卒。

老道人走出飛舟之後,卻是站在那裡不動,拿手揮動了一下,就有一名道卒往地下洞窟這裡飛馳而來。

張禦一按洛乘風的肩膀,使得後者也是看到了他此刻所見景象,問道:“你可是識得此人麼?”

洛乘風看了兩眼,搖頭道:“未曾見過,上宸天修士我隻見過幾個,但從來少有言語。”

邊覽這時捏了捏拳頭,道:“張巡護,這人交給我便是,我會儘可能活捉他的。”

張禦道:“也好,邊道友小心。”

那道卒很快走到了地窟之內,邊覽走上前去,伸手出去對著那道卒輕輕一按,那道卒雖是察覺到不對,並放出法力來抵抗,可那襲來心力強大無匹,他根本抵擋不住,霎時就炸成了一堆碎末。

邊覽同時身形一閃,已然化遁光衝出了洞窟。

道卒一死,那老道人立便有所發現,他起初一驚,可隨後隻見一道遁光衝來,他立刻示意旁側第二名道卒衝了下來,隨後他將手中那玉盤稍稍往前一送,而後起另一隻手按了下去。

邊覽麵對那迎來的道卒,什麼動作都冇有做,隻是身上觀想圖浮現出來,而後輕易上前一撞,那道卒頃刻間化為了一堆碎末。

可得了這一個停頓,老道人手中的玉盤也是轉動起來,頓有一團靈光自裡綻放,就在邊覽衝出去進去的那一刻,兩個人都是忽的消失不見。

張禦自是看得出來,這應該是邊覽被某種陣圖遮掩了,不過以邊覽的能為,至不濟也能保全自身,何況他看得出來,這一位是主動衝入進去的,這說明其人對自己有著充足的信心。

可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心中忽有所覺,轉首往一處看去,就見那裡站著一個身形高拔,神容清爽的道人。

洛乘風渾身抖了起來,道:“陳,陳師兄……”

張禦看過去,眸光微閃,此人麵容與那軍務署所文冊上的畫影可謂一模一樣,他一揮袖,將洛乘風照入應星方天廬中,而後自洞窟之中走了出來,來到地麵之上站定,道:“陳乾定?”

那道人回道:“是我。”

張禦看了看他,再問道:“陳乾定?”

陳乾定點頭道:“是我。”

這一問一答雖然相同,可是其中蘊藏的意思卻是不同。前一句隻是確定來人身份,而後一句問的是其真實來曆,但都得到了準確回覆。

張禦目注其人道:“我聽邊道友說,你在三十年前便已然戰亡了。”

陳乾定道:“此中自有玄妙,非他所能知曉。”

張禦道:“丁巡護當年是否就是被你煉成了道卒?”

陳乾定大方承認道:“確然是我所謀,實則當初我並未打算對付他,可他實在太過礙事了,既然妨我修道,我自當除之。”

張禦道:“尊駕身為玄尊弟子,有著大好前途,為何偏去和上宸天修道人勾結?”

陳乾定淡笑一下,道:“玄尊弟子未必前途廣大,張巡護,到你這一步,難道不知,再往上走,前人之法已是難循麼?唯有自身演法,方能成道,我所求者,正是我師給不了我之物。”

張禦從他神氣之中感受到了一股執著之念,對於這等人物來說,唯有道是唯一的,其餘什麼都不用放在心上。

故他也未曾與此人辯論什麼,隻道:“我這段時日一直在想,以丁巡護之功行,為何會莫名其妙敗在你等手中。”

陳乾定看向他,平靜道:“張巡護,你稍候便可見識到了。”

張禦冇有多言,伸手出去,緩緩拿住了驚霄劍的劍柄。

陳乾定立身不動,隻是身上氣機張揚起來,而就在這一刻,兩人周圍所在的地界驟然一變,再不是什麼荒蕪地星,而是一片臨海的開闊地陸,頂上雷雲隆隆翻滾,電射亂竄,而地陸之外,則是翻騰無儘,隨時可能衝上岸來的汪洋狂流。

陳乾定這時伸出手,遠遠對他一指。

張禦頓時感覺到一股強橫的心光力量向著自己衝了過來,他站在原處未動,身外心光放出出,生生將這一股衝擊擋在了外麵。

轟!

兩股力量的強大撞擊使得他身上的大氅遮帽晃動了幾下,好似被一陣大風拂過,可儘量兩人力量碰撞在一處,但周圍一切卻是一點也冇有受到波及。

這說明兩人對力量把握卻不僅僅是大而廣,而且精而微,陳乾定的力量分毫不差的落到他身上,冇有一絲外泄,而他則是全數抵擋下來,也並無一絲一毫流散在外。

隻是張禦能感覺,這股衝擊力讓他感受到有些熟悉,倒似是邊覽此前所表現出來的手段,但卻又有些似是而非。

而在這股衝擊力過去,又是一道黑影緊隨其後侵壓下來,他頓覺自己被似拽在了原地,這股力量更是奇異,倒像是洛乘風與他鬥戰時所使得手段。

但他很清楚,洛乘風被他心光製住,再加被送去了方天廬中,不得他允許,這個時候絕對是脫身不出來的,所以這應該是對方所使手段。

他自不會隻是承受攻擊而不還手,心意一催,蟬鳴劍發出一聲清鳴,直往對麵射去,並且輕而易舉從陳乾定身上一穿而過,而他劍上亦是傳回刺中其人的感應,可週圍一切未變,說明這一劍未曾建功。

這等感覺卻是更為熟悉了。

他心下一動,“這是……化離亂?”

隨即他否定了此念,化離亂是劍上生神而出,是一個修道人與劍和鳴之後,精氣神高度統合之後衍化出來的,對方或可施展同門道法,但絕無可能將此學了去,這當隻是一種類似的神通。

而觀周圍這山水海陸都是極為真實,憑其人一人之力,也絕無可能營造出這般景象,他想到在那龕台看到的那一束明光,心中頓時有感,自己當是落在一個陣法之內了。

對方應該是將心光與陣法相合,方纔營造出了這等陣勢。

他眸光一閃,這等佈置的確能夠給他帶來一定的威脅,不過就像他之前察覺丁宣平手中劍器不利一般,在他看來,這裡也存在一個原本算不得破綻的破綻。

任何陣法都是需要承載地脈氣機來承擔,要是這個承載不存在了呢?

念至此間,他身上忽然飛起一道道盈盈紫光,紫星辰砂霎時環籠周身,而後五指一握,轟的一聲,身上心光霎時暴漲。

而後……

他對著腳下地星就是重重一拳!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