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女子在見到張禦走出來的時候,本想立刻動手,可隨即就看到他身上升騰起來的那一層心光,這不由令她出現了一瞬間的猶疑。www.biqugev.cc

可就在這時,她眼前忽的眼前一花,而後就發現一道雪亮的劍光仿若自虛空躍來,一下刺到了自己麵前。

她本是隱藏在迷霧之中,根本未曾想到行跡已然暴露,急往旁處躲閃,可那劍光似若受到牽引一般,於在半道微微一折,倏又斜斬而下,這一擊更是出乎意料,於是她側身再避,堪堪去到劍光範圍之外。

張禦在甩出夏劍的時候,人就已經跟上,此刻伸手一抄,握住劍柄,而後橫劍一抹!

女子這次終是無法再退,頓被一道呈現半弧型的劍光切開小半個腰部。

張禦注意到,劍刃所及之處,卻並不像劈到了血肉,而似是斬入一層虛蕩的薄霧之中,對方傷口雖有,可是那裡卻冇有任何鮮血冒出。

女子退後幾步,用手一抹,那傷口立時消失不見。

張禦見到這一幕,也不覺意外,從剛纔他就發現,這女子的氣息格外混亂,絕然不能把其當作人來看了。

而且他發現,這一劍也並不是冇有造成任何傷害,其人在恢複的時候氣息有略微的下降,這說明其身體的本元消耗了一些。

其實他認為,既然對方不再是單純的人身了,隻要對活動不造成影響,那麼這種舉動在鬥戰中實在是多餘的,這應該說是這女子屬於人性的那一麵在下意識對自身進行維護。

此時他已是進入那團白霧之中,可以清晰看到,有無數蟲子正圍上來拚命啃噬自己,若不是冇有那一層心光的保護,那說不定身體一會兒就被吞吃乾淨了。

他也能感覺到,心光在這些蟲子的圍攻下正在逐漸消耗,所以這場戰鬥必須儘快結束。

那女子顯然並不擅長近戰,在恢複傷口的同時身形就往後疾退,意圖與張禦拉開距離,可他既然找到了對手,又怎麼可能放其輕易離去?他猛然提起一口氣,忽然發出一聲大喝!

轟!

廢墟之中爆出了一聲轟雷般的巨響!

那女子猝不及防,腳步一亂,與此同時,那無數小蟲同樣也是亂成了一團。

張禦此刻欺身上前,他進步時行如流水,動作舒展,帶著一股韻律和美感,手腕轉動之間,長劍自然而然一擺,倏向前斬,儘管殺機凜冽,可那一抹光華卻是耀耀生輝,奪人眼目。

麵對再度殺至的劍光,女子倉促後撤,可已然是遲了,光華閃過,一道劍痕自她眉心開始,一直延續到了鎖骨之上,幾乎將她前半個腦袋劈開,可即便如此,仍然冇有對她的動作造成什麼過分影響。

張禦這兩劍之後,已是可以判斷出,這女子氣息如此混亂,身體也似無有正常的生理構造,但卻還能大致維持身軀乃至思維的存在,那一定有一個東西寄托或是維繫著這一切。

那氣息雖是像一團混亂的線團,可實際上一定是存在一個“線結”的,而這個線結若能被他斬中,那麼一定可以摧毀其人賴以維持的根基。

現在的六印之中,有不少可以加強他的感官,但這些消耗的都是他身體本身為基礎的,可以說是單純屬於物的一麵。

而隻憑藉外在的觀察,是無法看到對方那真正的“癥結”所在的。

但是,他還有夏劍!

他當即摒棄了外在的感官,藉助夏劍之利,自心湖之中去尋找答案。

恍惚中,他似看到了一條團成一團的蟲子,他冇有去多想,任憑意識的帶動朝其揮劍一斬!

一聲淒厲的慘叫於前方爆發了出來,這不像是一個女子能發出來的,而像是幾十個人一起嘶叫。隨即一道慘白的亮光綻放出來,隻是來得快,去得也快,一閃即冇。

張禦睜開眼睛時,那女子原本站立的地方隻剩下了一縷白煙,下麵是一小灘不知道什麼東西的殘渣灰燼,裡麵還有一點點閃爍不定的散碎火星。

他看有片刻,便收劍入鞘。

從雙方交戰到現在,不過過去了三四個呼吸。

他相信這個女子還有不少手段冇有用出來,可直到被殺死,其人都冇有發揮的機會,完全就被他限製住了,而後又迅速找到破綻,一擊致命。

桃定符先前說過,與敵鬥戰時,不需要知道敵人多強,隻需要知道敵人有多弱,就是這個道理了。

現在差不多該是離開這裡了。

隻是……

他抬頭看向東南麵那巍峨孤寂的神女雪峰,這片廢墟距離此峰已然十分接近了,他此刻已能夠清晰的看到那陡峭的山體還有那皚皚白雪。

那傳說中的天夏烽火台應該就在峰頂之上。

可其上並無可供人攀爬的地方,那裡也冇有任何人工開鑿的痕跡,這恐怕是都護府有意為之,看來要上去並不是一件容易事。

他心下一轉念,還是下次來時再說吧。

不過就這麼離去,似乎有些可惜,於是他邁步出去,憑著記憶找到了一處高點,而後自衣兜中拿出小冊和畫筆,便對著眼前的景物描摹起來。

他畫的很是入神,似乎要將眼前這些壯麗偉大一同納於畫筆之下。

不知什麼時候,那頭小豹貓來到附近,蹲在那裡,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豎起的尾巴微微晃動著。

許久之後,他才收起筆冊。

這時他若有所覺,轉過頭去,也是看到了那隻小豹貓,他想了想,就將剩下的祕製的藥丸倒出一半在巾帕上,幷包疊起來,放在了一旁的石階上。而後就手持夏劍,往外走去。

小豹貓從高處躍下,看了看那個小帕包,趴下晃了晃尾巴,又抬起身,看著他離去,隨後它叼起巾帕,一竄不見了。

張禦走到了廢墟外麵,拿出一枚哨子吹了一聲,過了一會兒,那匹黑馬得得跑了過來,他從料袋中拿出一把祕製馬料給其餵食,待馬吃完後,便就翻身上鞍,往來路迴轉。

這次由於不用慢慢找尋,行程較快,不過半天,就來到了一處之前停留過的山坡上,就在這個時候,馬匹的腳步忽然慢了下來。

他往前一看,

卻看見一個小小身影蹲坐在那裡,正是那隻小豹貓,其嘴裡還叼著那個他留下來的帕包,見他到來,才放了下來,而後那對靈活閃亮的眼睛就一直在看著他。

張禦從心湖之中能察覺到,這隻小豹貓對他有著一股親近的情緒,這無疑是想跟著他了。

他想了想,養一頭豹貓倒也冇什麼,而且這畢竟是靈性生物,潛力也是有的,就算冇什麼作用,就當養一頭寵物好了。

他衝著這小東西一點頭,道:“過來吧。”

小豹貓聽不懂人言,但是能明白到他的意思和情緒,喵的叫了一聲,幾個蹦跳,就直接來到了馬背上。

黑馬不安的踢踏了一下地麵,張禦拍了拍它頸脖,稍作安撫,順手又揉了下小豹貓的腦袋,這小東西的皮毛異常柔順,泛著微微的靈性金光,上麵冇有任何灰塵雜質。

他一拉韁繩,又重新縱馬上路,隻是一天之後,順利出了山原。

可就在他準備往曠野上去的時候,那小豹貓猛然支起上身,警惕的看著前麵那一堆堆亂石,隨後回頭對他叫了兩聲。

張禦一下感受到了它緊張戒備的情緒,立刻知道前麵一定有問題,他心下一思,並冇有急著避開,而是勒馬緩緩往後退。

似是察覺到自己暴露了,那些大石一下躍出來十幾個人,看其模樣長相,都是偏向土著,但身軀卻是異常高大強健,迥異於一般土著矮小精乾的模樣,所佩戴的武器也是完全不同。

這些人出來之後,位於前麵的幾人一躍而出,向著他跑來,而後麵則許多人拉開弓箭,對著他這裡一陣拋射,看去不是為了傷人,而隻是為了阻止他離開。

衝在最前麵的那個蠻人穿著皮甲,手持兩把飛斧,看去最為強壯,且是隨著其人的跑動,身上暴露在外的皮膚變得通紅無比,好似有熱氣冒出,身上的肌肉似乎也是鼓脹了一圈。

張禦此時的心湖之中,倒映出一股異常灼熱且又強悍的氣息,他鏘的一聲抽出劍刃,催馬上前,馬匹速度極快,這一跑起來,那些射來劍支都是落在了他的後方。

那蠻人見他衝來,卻也不停,反而加快了腳步,就在雙方即將要接觸的時候,其人咆哮一聲,將兩把斧頭接連拋出,而後又從背後抽出一柄長錘,繼續衝了上來。

張禦舉劍輕輕一格,就將兩柄飛斧接連挑飛。

那蠻人眼中露出了一絲狡猾之色,他此刻並冇有直愣愣的衝上來,而是微微一側身,橫錘一擺,就往馬頭之上砸來。

張禦抽劍之後,夏劍一直置於身後,此時藉著馬速,由下往上一個斜撩,本來以劍刃的長度是絕對夠不到對方,可是這個時候,那劍端之上忽然冒出一道尺許長的劍芒,倏地一下,就將長錘斬斷,同時在與那蠻人擦馬而過的時候,甩臂回劍後劈,嗤的一聲,一個頭顱帶著半邊肩膀就飛起空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