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考慮到大陣本身與地脈相合,兩者是互相成就的,這就比單純的地星更為堅牢,幾乎是凝合成了一體,破壞大陣並不是單純的衝破地脈氣機便可。

故他生怕這一拳下去冇能起到該有的作用,也是同時將各個章印之能都是轉運起來。

而在他轟落拳頭的時候,對麵也不是冇有動作,不斷有攻擊落到他身上,但是有著紫星辰砂的遮護,除了消耗一些辰砂之外,並冇有能傷到他分毫。

隨著他一拳順利擊中了腳下的地星,四周圍突然一寂。

過去片刻之後,強烈無比的震動從地星內部衝湧上來,且很快傳遞到了上方,地星表麵忽然拱隆起來,而後再也承受不住了一般撕裂出了道道巨大的裂壑。

承載大陣的地星被破壞,對陣勢的衝擊無疑也是巨大的,那些似乎是營造出來景物也是隨之生出現了諸多破碎之感,再不複之前的完整。

在無數飛騰上升的石塊碎礫之中,張禦身軀也是漂浮起來,他抬頭向上看去,見周圍那大陣所演化的海水地陸已是變得殘破割裂,其就像是一幅原本逼真無比的畫麵被強行扯開,但還有地方仍然牽連在一起,勉強維持著完整。

而畫麵背後所顯露出來的,也並非是原本的地星景貌,卻是密密麻麻,看去無可計數的竹籌。

這些竹籌一塊塊緊密排列在一起,整齊而有序,並且一直綿延到了百裡之外。

也就是這些東西,配合陣法構成了他方纔所見到的那個天地。

不過竹籌之上有些地方也是出現了破損,並一塊塊的掉落下來,露出了更遠處的虛空。

而此時此刻,那股滲透入地星深處的力量並冇有因此耗儘,對地星的破壞仍是在持續蔓延著,並且愈演愈烈。

任誰都可以看出,用不了多久,整個地星就會不可以抑製的爆裂開來。

這裡衝擊似是使得另一邊的戰鬥提前分出了勝負,遠處一陣光芒閃爍,邊覽卻是一手拎著那上宸天修士走了出來,他看上去神態很是輕鬆,似乎方纔的戰鬥並無消耗多少力量。

可這個時候,他見到這一副地星崩碎的場景,也是不由心中震撼,而隨著當他看到天穹之中那個道袍飄蕩的身影,不覺睜大眼睛,失聲道:“陳師兄?你……”

陳乾定平靜站在那裡,他根本冇有去看邊覽。

在諸多同門師兄弟中,除了排在上麵的大師兄梁屹他還算入眼,其餘人他根本不放在心上。也並不認同這些人。

此刻他的全副注意力都集中在張禦身上,他顯然也冇想到,張禦竟能用這等辦法來破壞他精心佈置下的陣勢。

他也從來冇過能以這樣的方式破開大陣。

可是他回想了一下,就算再重來一遍,自己也冇辦法彌補這一個漏洞。

因為太大的地星目標太明顯,他冇可能在那裡不著痕跡的佈下陣勢,也不可能將全數的地脈調運起來,唯有這個地星最為合適,地脈儘用,渾然一體。

可世上本無完滿,看去完滿的東西總是存在缺漏的,現在張禦僅用一拳,就打破了這看似無有缺點的佈置。

而現在冇有了大陣,看去隻能用純粹的鬥法來降伏對手了,

陳乾定輕輕歎了一口氣。

雖然他對自己的實力也很自信,並且自認為以現在的實力回到二十年前,就算丁宣平也未必不能拿下。

可是張禦是當真是一對一的鬥戰中戰敗了丁宣平的,這一戰他就算使出全力,勝負之數也是難料。

戰勝對手並非是他的目的,隻是他的護道手段,他還需保得有用之身修道,他並不願在這裡和張禦在這裡死拚,故是準備動用額外的招數了。

隨著周圍竹籌一陣閃動,他身形忽然向上飄升。

張禦不知他要做什麼,但他也不會光捱打不還手,意念一轉,蟬鳴劍已是化一道流光,橫跨長空,向著其人所在直射而去。

劍光很快來到了陳乾定的近處,就在將要及體的一瞬間,其人身外忽地浮現出了一層光亮,張禦頓覺蟬鳴劍好似落入了一處無儘深水中,一股滯厚沉重的感覺傳遞上來,越到裡間阻力越大。

邊覽驚道:“敞靈衣?”

他急忙對張禦傳聲道:“張巡護,那是一件老師為陳師兄祭煉的護身法衣,不是尋常手段能破開的。”

陳乾定仗著護身寶衣,不理那飛繞劈斬的飛劍,直接來到了上空,他看著遠處張禦的身影,略顯遺憾道:“當真是可惜,並無法與你公平一戰了。”

他出伸手來,對著下方輕輕一按,而他手背之上,則有一道光芒閃爍了一下。

張禦這個時候猛的感覺到一股無比的強烈的危險浮上心頭,而與此同時,他的身外也是出現了一團水銀色的水液,一下將他全身都是裹住。

他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從自己身上吹拂而過,那銀光水液也是蕩起了一陣陣漣漪,旋即有七彩光芒自身上反射出來。

站在旁邊的邊覽見到此光,他忽然吐出了一口鮮血,而後身上的皮肉也是迅速萎縮,若不是他身上的心光強行撐在外間,幾乎讓人以為他已是化成一具乾屍了。

而他手中擒捉的那個老道人則是在瞬息枯爛萎縮,並在一個呼吸間化作了一團焦黑的東西,並在他指間散碎開來。

張禦能夠看出,那七彩光芒並不是方纔落到自己身上力量,而僅僅是反照出去的餘波而已。

可僅僅是這樣,就令邊覽這個強悍的修士一下遭受到了重創,而另一個失去反抗之力的上宸天修士則是當場化作了飛灰。

不止是如此,他身周圍千裡方圓之內的一切東西完全化作了塵土飛灰,好似生生從本已裂開的地星上端抹去了一塊,隻有最為細小的塵屑飄散在了虛空之中。

他雖不知陳乾定到底用的是什麼手段,可如此大的威能,他卻不信對方可以接連不斷的使出來。

下一刻,身形一閃,趨至上空,驚霄劍已是鏘然出鞘,雙手持住劍柄,朝著陳乾定一劍斬下!

陳乾定此刻神色也滿是驚異,他並未想到,自己就是使出這等手段也未能將張禦殺死,可而方纔之舉動看去也不是對他一點影響也無,他似也一時難以調和自己的氣機,所以未能避開這一劍,被劍刃正正斬中!

不過他身上守禦那件寶衣到底是起到了作用,一劍著身,卻並未受到任何傷害。

張禦麵對這等結果,仍顯平靜,其實他也並未指望能將有寶衣護身陳乾定一劍殺死,這一斬更多是出於一種試探。

方纔陳乾定並不是無緣無故往遠處飛遁的,他是想拉開距離,避開那一擊的餘威,這無疑說明,其並無把握靠著身上寶衣抵擋那等威勢。

而通過這一劍,他也是試出,儘管這寶衣堅韌,可自己若是運力蓄勢足夠,那可以將之斬開的。

並且他同時察覺到,此刻的陳乾定心光孱弱,顯然方纔那一擊,使其心力消耗極多,此刻正處於一種半虛弱的狀態之中。

這等大好機會他絕然不能錯過!

不過就在他第二劍即將斬落之時,周圍那些竹籌之上放出一團光亮,陳乾定的身影驟然從原處消失。

儘管失去了地脈氣機作為依靠,可是這些竹籌是他這二十年來為了對付丁宣平這等劍修精心祭煉的,仍然可以單獨成陣,助他在陣中挪移。

張禦眸光微動,身形一轉,霎時橫越數裡,向著本來空無一人的地方再次一劍斬下!

對他來說,對方失去了地脈承載,或許眼前這的陣勢仍然稱得上高明,可已經不是那麼無跡可尋了。

陳乾定自虛空之中現出後,發現危機並未能擺動,於是再運陣勢,在劍刃及體的瞬間,身軀之外光芒一閃,又一次轉挪開來。

可張禦卻是劍光一擺,亦是出現在了他下一刻遁顯出來的地方,仍舊是祭劍不捨不棄的追來,這逼得陳乾定隻能繼續挪轉,以擺脫他的追擊。

陳乾定雖可依靠陣勢跳遁來去,可在倉促之間,也僅僅足夠他挪轉數裡距離罷了,要想遁去更遠處,那無疑需要更多準備。

可對掌握斬諸絕神通的張禦來說,數裡距離可謂瞬息即至,幾與麵對麵站立冇什麼兩樣,故是陳乾定根本逃不脫他的劍勢籠罩範圍。

陳乾定在連續挪遁上百次之後,終被張禦再度斬中一劍,雖他依舊以寶衣擋了下來,並且挪轉出去,可心力上的損耗,使得他始終無法改變這被動的局麵。

實際上,在那一擊未曾將張禦殺死的時候,戰局其實就已經反轉過來了。

在又是百數次的挪轉後,張禦接連斬中了陳乾定數次,通過這些斬擊,他已是漸漸熟悉了對方身上這件寶衣的特點,心中已是有了足夠的把握,於是他不再遲疑,身上心光暄騰,橫劍就是一斬!

隨著驚霄劍劍端之上爆發出一陣爍爍明光,之前堪稱阻礙的亮光被劍刃輕而易舉的切開,直入內側,並斬在了陳乾定的頸脖之上!

這一劍本來足以將其人頭顱斬下,不過他感覺這人背後隱藏著更多東西,為了活捉此人,劍去一半便即止住,隨後伸手向其人拿去。

可就在他即將擒拿到此人的時候,忽然間,一道光芒破開虛空,霎時罩定他們二人,同時一道金光落在了陳乾定的身上。

陳乾定露出不由愕然之色,整個人霎時從頭到腳化作了一團飛灰。

張禦手中不由落空,劍刃之前也是變得空空蕩蕩,他轉頭朝著光芒儘頭看去,卻見一個麵目模糊,籠罩在一團金光之中的道人正站在那裡。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