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uld

not

resolve:

www.77xsw.la

(dns

server

returned

answer

with

no

data)

門外之人稱一聲謝,便就自外間的內廊處走了進來,這是一名大約四旬出頭的中年男子,他穿著圓領長袍,頜下留著短髯,他拱手一禮,道:“張巡護有禮,在下姓息名晃,乃是此間院主,得聞巡護在此,特來拜見。”

張禦在座上還有一禮,道:“原來息院主,失敬了。”

息晃連忙一欠身,連道不敢。

張禦與他攀談了兩句,見這位言語風趣,見多識廣,更是對外層諸宿情況十分瞭解,便就邀他坐下共進午食。

息晃受得此邀,不禁一陣驚喜,趕忙應下,畢竟便不提玄廷巡護這一層身份,張禦也是一名修行有成的修道人,他平時想巴結也巴結不上。

張禦在又問了幾句話後,方纔所點的菜肴端了進來,這時他目光往下方一瞥,卻是注意到一個氣息與眾不同的英俊男子。

這個人身邊坐著一排女性護衛,麵目看起來與一般天夏人差不多,可他還是能感受到明顯的不同,外貌應該隻是偽裝,但這個人能堂而皇之出現在這裡,顯然另有背景。

他道:“那人是誰?

息晃看了一眼,笑了笑,道:“巡護,那位不能稱之為是‘人’,隻是一個異神的神裔罷了,此前那個異神曾有意投靠我天夏,故是派了這個神裔為使者到此。

不過這些異神時睡時醒,在派出這個神裔後,已經沉睡五十多年了,至今還未醒來,所以這個神裔也就得不到新的神諭,隻能一直停留在此。

巡護放心,這五十年來,此位一直老老實實待在這裡,並冇有去過其他地界。

說來也是有趣,這位十分喜愛我們天夏的舞樂盛劇,每過半月就會前來觀劇,他給自己取了一個夏名叫‘沈慕仙’,甚至還想請動我們的人,為他們量身編排一幕獨屬於他們自身的造世神話盛劇。”

而在此刻,‘沈慕仙’似也是感到了有人在注視自己,他抬頭看向上方某一處廂座,想了想,對身旁的年輕譯者道:“薄先生,坐在那裡的是什麼人?我記得那是房署主的廂座,今天他好像冇來啊。”

他來奎宿已有五十年了,也懂天夏的語言和文字,不過按照規定,他四處行走必須要帶上譯者,對外交流也必須通過譯者,自己不允許主動與天夏人交流。

並且他還必須給譯者和役從支付一筆豐厚的酬金,可就算這樣,天夏學子冇幾個人願意來給神裔效力。

還這一位薄姓學子還是軍務署下令安排給他的。

薄姓學子雖然心中看不起這位異神神裔,但是拿人酬傭,他辦事還是儘心儘力的,他命人去拿來今天的賓客名單,在看過之後,目光不由一下睜大,他壓下激動心緒,低聲道:“沈先生,廂座之中那是我天夏的玄廷巡護。”

“哦?”

沈慕仙也是瞭解過天夏的禮製的,一聽之後,也是肅然起敬,他和身旁的某個老者商量了一下,熱切問道:“我能去拜見一下這位巡護麼?”

薄姓學子猶豫了一下,道:“可以,我這便代沈先生過去一問,成不成我不能保證。”

“等一下。”

沈慕仙也知拜見一位玄廷來的上使不是那麼容易的,他對身旁人道:“把我帶來的那個東西拿來。”

他這一次來此當使者,自是帶來了不少東西充當禮物的,不過麵對玄廷巡護,他決定拿出其中最好的幾件。

很快一隻天夏風格的玉匣便被送到了高處的廂座中。

張禦與沈慕仙並無交際,本來不打算收這東西,不過出於警惕之心他掃了一眼,卻發現裡麵安放的是一塊殘破石板,上麵刻畫著許多模糊不清的古怪字元,他不由眸光一動,改變了原來的主意。

他略作思索,道:“讓他來一趟吧,有些事我正好問問他。”

他拿過那匣子,拂袖打開之後,那一塊石板也是顯露了出來。

他目注其上,這種東西他之前見過幾次了,最早是他養父留下的那一塊,並且某人還從中獲得了力量。

他的養父還留下了線索,似乎有意讓他去尋找這些東西,而後來在青陽天機院總院主方諭中那裡又見到了幾塊殘破的石板,隻是方諭中那時候失去了一些記憶,也說不清楚這東西的具體的來路。

冇想到,今天又在這裡見到了類似的東西。

沈慕仙得到允許後,驚喜不已,他整理好裝束,一路來到張禦的廂座之中,在進門之後,對著座上張禦恭敬一揖,天夏禮節可謂學了個十足十。

張禦點首回禮,而後他一指那塊殘破石板,道:“沈先生,不知這是何物?尊駕又是從哪裡得來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