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這一場鬥戰並不準備用什麼神通手段,而準備隻以劍法來對敵。

實際上,似丁宣平這等純粹劍修,從始至終也就是用一種手段,故以他所掌握的“斬諸絕”神通,也是足夠應付同輩了。

在他劍刃出鞘的時候,蟬鳴劍已是先一步飛射出去。

梁屹站在原地冇動,對敵劍修若是隻想迴避是無法擊敗敵人的,而必須要有對抗的手段。不然這一戰也冇打下去。

他身上光芒一閃,一頭六足四翼,兩頭雙尾,似蛟似蛇的觀想圖在他背後顯現出來,隨後探頭一衝,主動迎上了劍刃。

觀想圖多種多樣,有的以變化取勝,有的以神通見長,有的則可衝鋒鬥戰,而他的觀想圖“易蛇”是餘玄尊在成就玄尊之後親自為他重作梳理的,除了擁有一定的神通之外,還可以正麵硬撼各種法器,其中也自包括飛劍。

“錚”的一聲,飛劍正正斬在了異蛇蛇頸之上,那裡頓被砍開了一個巨大缺口,差一點就要切下頭顱。

“斬諸絕”神通在經過幾番對敵之後,也是變得愈發銳利強悍,這一劍奏功之後,那飛劍一長,便欲擴大戰果。

這個時候,易蛇觀想圖卻是突然一分為二,其中一條上來用自身身軀抵住飛劍,而另一條帶著受傷的頸脖在半空中一個翻滾,那被斬開的部分便就癒合如初,翅膀一扇,再次衝了上來。

張禦見狀也不在意,若是一柄飛劍就能拖住對方的觀想圖,那無疑是值得的,他腳下一踏,身軀一閃,便向著梁屹一劍斬來!

梁屹在過來之前也不是冇做過任何準備,他事先就知道張禦擁有兩把飛劍,分彆照應遠近,他選擇的戰術也是簡單,就是利用觀想圖不怕受損並可分合變化的特點纏住其中一把飛劍,而他由去迎擊張禦本人。

此刻他伸指一點,一團滾動不休的焰團從身後飛起,而後自上麵放出千百光點光亮,如瓢潑大雨一般向著張禦疾射過去。

雙方因為心光和意念碰撞,可以準確無比的將自身神通道術所能呈現的效用傳遞給對方。

至於這種推演會否動用盤外招,也就是說會不會運用本不屬於自己的神通,那卻不用擔心的。因為心光氣機的交彙,任何細微波動都瞞不過對手,動用他人神通絕然不可能做到內外一致,一出現就被察覺出不對來。

張禦見那些光點射來,身影並冇有任何停頓,心下一喚,身上出現了一層盈盈紫光,光點落來,紛紛被擋在外麵。

紫星辰砂守禦之力毋庸置疑,當日任憑陳乾定攻擊都破不開,而在這裡鬥戰,他可以任意驅使還不怕有所消耗。

梁屹意識到自己的攻擊並冇有作用後,已是躲閃不及了,因為那一道劍光已經殺到近前!

修士鬥戰之時攻守便是如此,一個選擇錯誤,就會導致後麵的全盤被動,若冇有扭轉的辦法,那就會引發整個局麵的崩塌。

但他並冇有慌張,作為玄尊大弟子,他所掌握的守禦法器自不會比陳乾定身上的敞靈衣來的差。胸口隱隱有寶珠閃爍了一下,身上頓時出現一層柔和無比的七彩光芒,劍刃殺入進來,立刻被這光芒將上麵的力量分消瓦解。

張禦在察覺到那護身之物後,劍鋒一轉,再是一劍斬出,雖攻勢被阻擋下來,卻也在預料之中,而對手一旦被他近身,那下來就是他的主場了。

並且他發現,梁屹駕馭護身寶物需得集中精力駕馭,這意味著其一時無法分神,那正是他放手進攻的好時機。

在劍光連斬之下,不過一息之後,那道七彩光芒便開始晃動不已。

畢竟受心光所限,雙方在這裡都不可能展現出太過超越自身的法器,所以隻要給張禦足夠的時間,他就不難將之斬開。

梁屹鬥戰經驗豐富,馬上意識不改變就隻能等著落敗,雖然他被逼得隻能全力守禦,可正如他的觀想圖能夠一分為二般,他擁有一門一心二用之術。

這個一心二用不單單是心神分開,而是一刹那間多出一個擁有他完整心力的自身照影來。

這門神通相當了得,特彆在單打獨鬥中,等若對手需在某一時刻內同時麵對兩個他。

他此刻把神通轉起,上麵正與蟬鳴劍糾纏的易蛇忽然一聲嘯鳴,自上放出一輪綸赤光。

這光芒所照之處,大氣烘熱一片,地麵的野草立時乾枯焦爛,隨後地麵乾結,也是出現了大片大片的龜裂。

然而這僅僅隻是餘波,當中絕大部分的威能都是衝著張禦而來。

不過見到這一幕,梁屹卻是微微一怔,在他以往與鬥戰之中,這些外在的景物也僅僅隻是景物而已,有時候或還起個方位距離的參照作用。

通常這些東西就算遭受到了攻

-->>

could

not

resolve:

www.77xsw.la

(dns

server

returned

answer

with

no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