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uld

not

resolve:

www.77xsw.la

(dns

server

returned

answer

with

no

data)

道友來回奔波,也是辛苦,先去安歇幾日,回來在處置此事好了。”

而此時奎宿軍務署中,署主洪原秋正在大廳中接待兩個自玉京某處天機院到來的使者。

這兩人都是七八十歲的年紀,皆是大匠身份,其中一名於姓大匠道:“接到洪署主的問詢後,我們院主很是重視此事,特意派我們前來與洪署主確認此事。”

另一名龍姓大匠嚴肅道:“洪署主,打造上等外甲絕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就算現在我們材料齊備,可能也要用上兩年或者三年的工夫,期間還要不間斷的投入,我們要確認洪署主是否當真下此決心。”

洪原秋皺了下眉,兩年或者三年的連續投入,這裡還不算隨後找尋合適人手的時間,那可能就要五六年了,到時候他可未必還會再坐在署主之位上了,而費儘心力為後來人做嫁衣,他卻有些不情願的。

於姓大匠看了看他,道:“洪署主,我們這裡有一個選擇,署主不妨聽一聽?”

洪署主道:“於大匠請說。”

於大匠道:“北穹天室宿前些年曾在我們這裡訂造了一件上甲,上甲在兩年前就已經完成了,但問題是,這兩年來他們始終找不到合適的人來駕馭,而如今室宿換了一位署主,這位署主有玄尊化身坐鎮,根本不需要這件外甲。

所以洪署主若是願意支付打造這件外甲的耗用,那邊就可以將這件上甲轉讓給奎宿。”

洪原秋神情嚴肅起來,他先前已是知道,契合上甲的人非常難尋,現在看來,此事比想象之中還要困難的多。

他沉吟片刻,道:“此事容我再考慮一二。”

於大匠笑了一笑,道:“那自然可以,不過我們這裡還有一件東西,或許洪署主更感興趣。”他示意了一下,身後的役從便就將一份文冊遞上。

洪原秋接來翻了翻,不覺神情一怔,又皺了皺眉,抬頭看去,於大匠隻是微笑看向他。

他再是認真想了想,將文冊合上,道:“這般,請兩位大匠暫留幾天,我當會儘快給兩位一個交代的。”

於大匠嗬嗬一笑,站了起來,拱手一禮,道:“那我們便敬候洪署主的迴音了。”

時間一晃,轉眼過去了三天。

這一日,張禦正在天台之上靜坐,忽然間天色一暗,而後一道璀璨光芒落照下來,正正投落他身前三尺之地,並且有仙音霓光自裡飄出。

他雙目睜開,看有一眼,起得身來,稍整衣袍,便往裡踏步而去,身影霎時便從天台之上消失不見。

張禦邁步光芒之中,沿著金光大道再往前去,幾步之後,發現自己再度進入了那片茶花園內。

那少年道人坐在一株古拙茶樹之下,周圍花瓣飛舞,有陣陣清香傳來。其人在座上對他打一個稽首,而後拂塵前指,道:“張巡護,請落座說話。”

張禦還有一禮,稱謝一聲,來至他麵前坐定。

少年道人道:“這一次乙未天城之事已有結論,具體如何,我不便多言,巡護此回不懼危難,查明事真相,又尋得上一任巡護下落,玄廷之內對巡護也頗多褒獎,故有賜賞授下。

隻因此事涉及到一位玄尊,便不示以明詔了,且也有維護巡護之意,巡護可是明白麼?”

張禦點頭道:“禦明白。”

少年道對他一點頭,他手中拂塵一擺,一時便有燦燦光芒灑開,照耀滿園,而在光芒之中卻是飄蕩有三物,他道:“此三物道友可任取兩件。”

隻他說完之後,便微笑不言,並不去解釋這三件東西為何物。

張禦目光落去,在這其中,當中那一根綻放出灼灼火芒的蟠龍銅樁最為引人注目。

隻是這銅樁似是桀驁不馴,他氣機稍稍過去,上麵便傳遞過來一股威壓淩迫之勢,似要將他強行壓服一般。

他目注片刻,料想這東西威能甚大,隻是如此強勢的法器,便是拿到了手中,恐怕也未必能自如運使,且他也並不喜歡其中那一股酷烈凶蠻之意,於是移開目光,往兩側看去。

飄懸在左邊的是一塊青白色玉佩,玉質細膩光潔,清光瑩瑩,正反兩麵各有一條活靈活現的稚龍盤旋,看去好若活物一般。而在右邊,則是一卷隱藏在淡淡靈光之中的墨綠玉簡,在三物之中可謂最為不起眼。

他思索了一下,心光上去一卷,就將那龍形玉佩和玉簡一同取了下來,並道:“禦取這兩物便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