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uld

not

resolve:

www.77xsw.la

(dns

server

returned

answer

with

no

data)

寧大匠笑道:“隻要軍務署能提供邪神神裔或者信徒的血肉,我們就能源源不斷造出這東西。”

洪原秋點了點頭,冇有再問,他似乎對東西還是存有一些顧慮。

寧大匠道:“洪署主要是不放心,我們還有另一種東西。”

他從隨身攜帶的玉匣中取出了一隻琉璃小瓶,瓶中有一團液體,帶著透明的金黃色,看著粘稠光亮,像是一種油脂。

他道:“這是一種造物藥油,可事先塗抹在外甲之上,在藥油耗儘之前,可以抵擋外邪侵襲。

但是這東西用量一多,耗費也是同樣不小,也僅比再換一件外甲好一些。不過若是等次較為上等的玄甲,用此藥油倒是十分值得的。”

洪原秋示意了一下,文吏將此物接過,然後走了出去。

許久之後,文吏轉了回來,躬身一禮,道:“署主,這東西有用。”

洪原秋點了點頭,他看向於大匠道:“我先要一百件軍衣,藥油也給我準備一支百人小隊的數量。”

於大匠道:“這些數目也不多……”他一撫須,道:“這般吧,這些東西我就作主就送給奎宿了,不管這件事成不成,也算是留個人情在此,隻要洪署主日後打造外甲想到我們便好。”

洪原秋雖然不在意這點東西,不過對方既然表達好意,他也不會不領情,道:“那便多謝了。”

此時此刻,一駕隱形飛舟正在往奎宿方向飛來,除了此前那名黑袍道人外,座位上還坐著一個粉妝玉琢的小道童,雖然麵龐稚嫩,可他的神情姿態卻是十分老沉。

飛舟撞入大氣之後,便一處距離掖崖州不遠的荒原之上降落下來,艙門一開,兩人自裡走了出來。

小道童道:“黎道友,現在看一看此人。”

黎道人道一聲好,他伸手一甩,而後一隻雀鳥飛了出去,等有許久,他憑空伸手一劃,就有一麵波紋盪漾的水鏡顯現出來,而裡麵則是現出一處位於台地上的高台來。

小童看有一眼,道:“近一點。”

“好。”

黎道人緩緩運使法力,那裡高台在眼前慢慢變得清晰了起來。

小童道:“再近一點。”

黎道人神情之中現出一分猶豫,但並冇有拒絕,繼續運法,而隨著視界的推進,可以感覺到,兩個人似乎已然站在了高台之前。

小童喝道:“再近一些。”

此時此刻,視界似在往高台之內透入進去,而水光之境似是碰撞到了什麼,微微震動起來。

小童一見,忽然伸手出去一抓,水鏡驟然破碎,口中道:“被髮現了。唔,或許之前就發現了,說明此人的感應之能極為了得,這確如道友你所言,不過這雖然也是一個優點,卻也是一個缺點……”

黎道人此時提醒他道:“淳於道友,我們既然已被髮現了,是不是該避一避?”

小童卻很是鎮定,負手站在那裡道:“不用慌,他並不知道我們在哪裡。”

黎道人疑道:“淳於道友這麼做,難道不怕打草驚蛇麼?”

小童道:“我總要親自瞭解一下對手的,道友不會以為你說什麼我便信什麼吧?”

黎道人道:“可是這樣一來,對方可能會有所準備。”

小童一副不在意的樣子,道:“我這兩天就準備動手,我們修道人的修為是經年累月修持出來的,就算他是玄修,在這兩天也不會有什麼太大提升的,況且弱點就弱點,不會因為他有所察覺就不存在的。”

幽城從黎道人那裡得到的東西分析了一下,覺得和張禦這樣的鬥戰能力極強的修士正麵衝突不是什麼好的選擇,但是從心神空隙方麵入手,倒的確是一個突破口,故是這回纔派了他的過來。

而他擁有一門神通,可以入夢殺敵。

當然,修為高深的修道人是不會做夢的,他們身心識意渾然合一,能夠完全的控製自我,但他的神通卻可以將自己的夢境照入到他人的意識之中。

隻是修為深厚的修士卻是可以強行掙脫出來,所以這裡需要提前有所準備。

小童從星袋裡取出了一隻青銅小鼎,運功將之點燃,隨著爐香緩緩飄上天空,小鼎上麵的獸紋彷彿活了過來一般,露出猙獰麵目,像是要自裡衝了出來,鼎身也是因此晃動不已。

小童看了一眼,端坐下來,道:“勞煩黎道友給我護法,我需要先尋些祭物過來,纔好動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