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uld

not

resolve:

www.77xsw.la

(dns

server

returned

answer

with

no

data)

;

不過這個答案也並不出乎預料,畢竟這些東西若是這麼容易仿造,那麼早在其他地方氾濫了,玉京那家天機院也不會這麼容易把東西交給他們了。

文吏這時又道:“但是署主,屬下以為,天城這裡尋不到人,或許彆處未必不行。”

洪原秋沉吟道:“你是說從內層請人麼?這個辦法我也想過,但不說內層的大匠很少肯到外層來,便是來了,怕也比不過玉京那幾位啊。”

文吏忙道:“署主,我倒是聽說,掖崖州那裡來了一名名喚武澤的大匠,這位隻靠一人之力,就將整個掖崖州天機工坊的技藝往上提升了一個台階。

若是我們能把這位請到天城來,說不定就能夠仿造這些東西了。”

洪原秋一怔,道:“還有這般人物?我怎麼事先不知道?”

文吏道:“屬下問了一下,據說這位武大匠因為一樁變故,幾十年時間不在天機院奉職,所以事先冇有公函往來,故是也冇有引起注意署中注意。若不是這次顯露出本事,我們也不會知曉這位。”

洪原秋道:“原來如此。”他想了想,“這位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文吏言道:“屬下之前查過,這位是從青陽上洲來的。”

“青陽上洲?”

洪原秋點了點頭,青陽上洲是除卻玉京之外,造物技藝最為高超的上洲了,能從那裡出來的大匠絕然不簡單。

這時他忽然想到什麼,道:“我記得張巡護也是青陽上洲來的,現在也是住在掖崖州吧?”

文吏道:“是的。”

洪原秋立刻明白過來,這兩位許是有牽扯的,他露出鄭重之色,道:“你去試著請一請,不要強迫,條件可以開的高一些。”

文吏道:“屬下這就動身。”

掖崖州高台之內,張禦坐在天台之上,正拿著少年道人給他的那本道書翻看著。

至於那冊玉簡,他並冇有急著再往下看,因為上麵有一些註疏他並不能完全看明白。

其實這非但未令他感到憂愁,反而因此高興,這說明通向上境的路還有更多他需弄明白的東西。

這些東西不會因為他不懂就不存在的,且道理是越辨越明的,現在能夠多明瞭一分,未來心中就少一分疑惑。

他能感覺到,待自己把這道書完全看下來,當就能對自己所走之路有一個較為清晰的認識了。

而這幾天看下來,他發現不論道路如何走,都有一個前提是要確定的。

那就是修士道人心中要有“道”,

這個道不僅僅是對道法的理解,還有對自身信唸的確定。

因為玄修前行之路並冇有前人指引,所以通常修持之人並不知道該怎麼走,有時候遇到阻礙,久無增進,那便會反過來懷疑自身。

可要是連自己都懷疑自己,因此動搖不定,那麼己身根基就無法立穩。

連根本都不穩,那自然不可能支援修道人再往上走。

在這裡他不禁想到當初聽桃定符來信說及的真修的三元之法。

三元之法是真修求取上境的上法,這裡麵三元之一的“內外通明”之術與此十分相似。

當然,內外通明實際上要求更高,除了修士自身道路的確信,外求之道同樣也同樣需要定下。

當初與他相鬥的白秀,其實便就修成了內外通明之法。

隻是照此行去,這裡也是因此帶來一個問題…………可他再一轉念,若是不成玄尊,這也不用去多想了。

於是他將暫且此放下,繼續往下翻看。

不知不覺之間,已是一日過去,他見天色已晚,下樓用過青曦精心準備的晚宴後,逗弄了一會兒妙丹君,就又回靜室之中打坐去了。

不過與以往不同,他方纔入至定中,忽然有所感應,感覺自己冥冥中似能獲得什麼。

意念方起之際,忽然發現自己進入到了一個處別緻島洲之上,周圍遍佈著蘆葦蕩,頂上有仙鶴飛舞,島洲四周湖光山色,風光綺麗,更有陣陣暖風熏來。

遠處則坐著一個俊美道人,坐在一個敞開的廬舍之中,身前擺著一個茶案,身後還有兩個持扇道童。

這位此刻笑吟吟站起身來,對他打一個稽首,道:“貧道淳於秉,道友有禮了。”

張禦看了看,端袖還有一禮,淡聲道:“是淳於道友請我到此麼?”

淳於秉笑道:“然也,我與道友並無私怨,此番也是受人所托,要將道友擒捉回去,求問一個答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