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目光先是落在梅英珠手中長短雙劍上,而後再看了一眼此女背後那一道飄忽不定的身影,心中立便推斷出來,被淳於秉喚出來的這位,極可能掌握了劍上神通“同心照”!

這門神通唯有雙生子才能練成,需得兩個孿生兄弟或者姐妹一同修持,所修功法神通需得一般,法力功行也需一同精進。

而後兩人會愈來愈是相似,待練至渾若一人之時,兩人將各自本元精氣融化合一,便就能練成此術。

此術一成,人與照影無分彼此,人可化照影、照影可化人。

這神通可謂異常難纏,因為你斬卻其中任意一人都是無用,需得將兩人同時斬殺,方纔有可能將之殺死。

最好的辦法,就是用威能宏大,波及範圍足夠廣大的道法神通將之轟殺。

可這恰恰是最難以做到的,因為兩人同心,感應之能極強,稍有警兆,便會化照影遠遠避開,根本拿捏不住。

張禦倒是有一招,那便是言印之法,隻要抓住機會,直接起敕言相斥,便將之鎮壓。

不過這是在淳於秉的夢境之中,如此做可能會被此人或是其背後之人察覺到,倒是不宜用此法了,那就隻有比較純粹的劍技了。

他此刻抬袖而起,對著梅英珠持有一個劍禮,後者也是萬福還有一禮,而後雙劍一個交擊,清脆鳴響聲中,便搶先對他發動了攻擊。

張禦輕輕一轉手腕,劍光晃起,聽得不分先後的兩聲,就將對方襲來兩劍輕易撥開。

此一劍試下來,他差不多已知對方水準,劍法固然可以,其速也算過得去,但在力量之上卻是差得太多。

故是他毫不猶豫禦劍再斬,這一劍又快又疾,且兩人近身相戰,根本無從躲閃,梅英珠見狀,叱喝一聲,袖袍飄起,手腕上雙環一響,奮起雙劍上來一架。

斬諸絕之能就在力與疾,即便是劍上神通,也冇有幾個能正麵招架的,隨著劍光一落,無量心光如山海一般壓下,梅英珠當即被震得雙劍散亂,身形不由自主往後倒退而去。

斬諸絕一旦占據上風,那就能一直保持進勢,除非有特殊手段扭轉局麵。故是張禦得勢不饒人,驚霄劍若電光閃現,往前一刺,劍尖在梅英珠額頭上輕輕一點,便即收回。

梅英珠靜立不動,片刻之後,她眉心之中出現一道豎痕,身影也是崩散開來。

然而這個時候,她身後那一道元神照影驟然轉化為凝實,雙手一招,兩劍飛來,持拿入手,並輕輕一個交擊,看去渾身上下絲毫無損。

淳於秉滿意點頭,這位當初一人找上他們設在一處荒星上的隱蔽所在,當時他師門中所有人一齊出手,卻怎麼也殺不死這位。

無奈之下,他師兄隻好將其封入師門至寶倦夢石之中,至今還需時時派人看顧,防備其殺了出來。

現在看來,這位足以拖住張禦了。

張禦見梅英珠在下方再度現身,神情不變,意念一轉,身形化虹飛下,手中長劍順勢劈空斬落。

梅英珠這一次似知一人無法應敵,再是一聲叱喝,分出兩個一模一樣的人來,一持短劍,一持長劍,羅帶飄飛,各踏奇步,左右分擊而來。

張禦目光一轉,劍光向左側一斬,這一側的梅英珠知他劍上力量強橫,試圖以力將之引偏。

然則驚霄劍去至半途,劍鋒驟然一疾,如閃電一般直接從梅英珠劍光之中斬入進去,一觸即收,而後劍光反轉,又霎時在另一個身影額頭之上點了一下。

待得劍光斂去,梅英珠左右身影怔立片刻,便就同時爆開,可隻下一瞬,其身影又再一次在遠處凝聚而出,並大為警惕地看著他。

張禦則是一派從容,事實證明,正麵對敵,此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但是其人憑藉同心照神通,卻是能夠不斷化生出來。

不過通過這幾劍交鋒,他差不多也是憑此分辨出來對方這“死而複生”的間隔了。

隻要速度夠快,能在更短的時間之內同時斬殺兩道人影,就不難將之破殺。

梅英珠現下也是感覺到自己有真正被殺死的風險,故是不敢兩人上前合攻,而是一人縱前,一人在後,分彆遙祭飛劍來攻。

張禦看有一眼,身影一晃,已從原地消失不見,卻是以極快速度殺至其中一人近前,平平一劍橫斬過來。

梅英珠本是試圖避開,可速度不及,眨眼就被追上,不得不起劍招架,但一劍就被震散了劍勢,而隨著那第二劍順勢揮劈下來,她已經無可阻擋,直接被一道劍光斬入了身軀之中。

而在這個時候,一直插在地表之上的蟬鳴不知何時已是

-->>

could

not

resolve:

www.77xsw.la

(dns

server

returned

answer

with

no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