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看了淳於秉片刻,直看得後者心中著慌,這才淡聲道:“那便請尊駕明言。”

淳於秉道:“張巡護,我此回也是受奉幽城之命前來,為的就是求取巡護身上可能存有的道印。

對於這些,巡護大約已是知曉,可巡護或許不知,幽城之所以有如此心思,那是因為一直以來,幽城某位手中都是掌握有一枚殘破的道印,所以對其餘道印也是報以覬覦之心。”

張禦道:“殘印?”

“對,殘印!”淳於秉道:“道印落入內外諸天,天生殘缺,且隻是殘缺之印才能為我輩所見啊。”

張禦略作思索,點了下頭。淳於秉說的一點都不錯。就如同現在他立造出來的核心章印,其實從道法上來論,那也是殘缺的,隻是在不斷完滿的過程中而已。

於道而言,可以說是無物不缺。

所以道印說殘缺也是正常的,似他們這個境界也不可能獲得完滿之印,完滿的他們也見不著。

他道:“此是什麼道印?又在誰人手中?”

淳於秉道:“有傳聞說是目印,大能持此,便能觀見萬物,可辨凶吉,說也是因為如此,幽城方纔在天夏和上宸天乃至邪神之中存身下來,至於在誰人手中……”

他隱晦言道:“這我便不知了,不過我以為,修為不夠高,自也是持拿不了此印的。”

張禦微微點頭,隻是他心中有一疑惑,能持拿道印之人,按理說也應該是以玄法成就的玄尊,莫非幽城之中也有此等人物麼?或者說以渾章成就的真修也能持拿?

現在功行不夠,還難以判斷此事。

淳於秉說完這些話之後,感覺神氣一鬆,卻是原本許諾已是應下,他隨時都可離開此間了,他見張禦在思索之中,立便將夢境化散,自裡退了出去。

隻是在夢境破碎那一刻,他又撇了張禦一眼,這時似是感覺有一個人影在遠處晃動了一下。

張禦忽的睜開眼,卻是從定中出來。

隻是就在此時,一直趴在那裡的妙丹君忽然支起上身,尾巴豎起,眼瞳緊緊盯著他直看。

張禦與妙丹君對視片刻,伸手一拔劍,下一刻,卻是對著自身斬來。

而就在劍刃即將觸及身軀的那一刻,忽然一個幽暗的影子從他身上驟然飄開,然而蟬鳴劍再是一閃,從張禦身上直穿而過,落中此影,室內頓時亮了一下,像是閃過了一道霹靂,那黑影閃了幾下之後,就消散不見了。

張禦心中明瞭,這個黑影應該就是那個曇君,此人先前與他相撞,並不是自取滅亡,而是用了什麼不知名的方法依附在了他意念之上,現在也是被他從夢境之中給帶了出來。

隻是他本是心神渾然無暇,再加上玄廷所賜龍佩之上也是傳來一股排斥之感,隻一出來,便就察覺不對,故是一劍將其斬殺了。

在了卻此人之後,妙丹君又重新趴了下來,尾巴也是蜷起。

張禦則是把驚霄劍橫過,在劍脊之上一撫,而後一抖袖,把劍外往一祭,與此同時,蟬鳴劍也是一閃,兩劍一前一後騰空掠去。

淳於秉這個時候徐徐收斂了身周之外的七彩霧氣,他睜開眼後,看著身前小鼎之中的那些灰燼,當真心疼不已。

本來他自己下點本錢,隻要當真從張禦身上取拿到線索,那麼這些損失也能讓幽城給補回來,可是事情冇有辦成,那自然也就無法討要好處了。

但再想想,這回總算是全身而退,也算是給自己一個安慰了。

黎道人見他氣機平複,關切問道:“道友,情形如何了?”

淳於秉歎了一聲,他道:“終是未能成功,這人太過了得,我用儘手段也奈何他不得啊。”

既然自己失敗了,那就要儘力抬高對手了,而且他這也不算誇言是不是?

黎道人見他神情之中滿是深沉和遺憾,隻是他小童的模樣做出這樣子顯得有些違和了,眼皮不禁跳了跳。

淳於秉這時站了起來,歎氣道:“走吧,走吧,既然此回不成,那便先回去覆命,讓幽城有能為之人再來處置此事吧。”

黎道人沉吟片刻,道:“也好。”這時一抬頭,不經意看了淳於秉一眼,卻是露出了一絲驚疑,道:“道友,你……”

淳於秉轉過頭來,道:“怎麼了?”

黎道人遲疑了一下,道:“冇什麼。”

就在方纔,他好像看見淳於秉身後多出了一個身影,可待再是一看,卻又什麼都冇有了。

淳於秉道:“唉,有什麼事彆在這裡說,我們還是早些回去。”言畢,他身形飄起,就往飛舟之中縱去,隨後由艙門踏步入內。

黎道人站在原地搖了搖頭,他正待邁步,這個時候,卻是心頭莫名一悸,隨即眼前有一道光芒

-->>

could

not

resolve:

www.77xsw.la

(dns

server

returned

answer

with

no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