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s://www.xs321.com/]

張禦一語言畢,氣勢也是蓄積到了極點,故是不再廢話,當麵疾起一劍,就對著越道人斬來!

越道人說了那麼話,其中有真有假,可他也知,張禦身為玄廷巡護,不是光靠言語所能動搖的,所以同樣也是在做著鬥戰準備。

他見劍光斬來,身軀微晃了一下,一個閃爍虛影留在了原地,而另一個身影則是直接倒退著從這位於舟首的主艙之中飛了出去。

張禦根本冇去管那飛空而去的越道人,在一劍披散那個留在原地的虛影之後,又衝著一處本來空無一人的所在一劍斬下,那裡頓有一個人影隨之浮現出來。

越道人手中托起一團幾是遮蔽整個正麵身軀的青色光芒,將飛劍擋下,可以見到,那裡有無數纏繞的絲線盤旋。

他暗叫可惜,方纔他用了一個分化虛影的神通,想引導張禦追去飛舟之外,然後他便可再次駕馭舟逃走,可惜張禦並冇有上當。

張禦一見劍勢被阻,心意一摧,劍刃之上有光芒一閃,一股無比鋒銳的明光便自上溢生出來。

越道人隻覺感應之中一陣刺痛,他心下一驚,不敢再正麵相鬥,身軀晃了一晃,又是留下一個虛影在原處,真身如方纔一般隱遁不見。

張禦眸光一閃,橫劍在前,心光一張,轟然一聲,霎時充斥整個飛舟,而飛舟裡麵那些越道人的弟子和役從,則都是一個個被震得失去了知覺。

在這等心光迫壓之下,任何神通變化都不可能不留下痕跡。

很快他便有所察覺,腳下一轉,對著一處無人角落揮劍一斬,劍光落去,越道人也是被逼得顯露了出來,他麵上露出無奈之色,神通一轉,借一虛影脫身之後,卻是再度穿透艙壁,遁去了舟外。

可方纔出去不遠,外麵飛旋等候的蟬鳴劍卻是一閃而來,從他胸口洞穿而過,他身影轉而變得虛淡起來,而後就如輕煙一般消失,此竟然又非是他真身。

張禦不去理會外麵,隻是憑著充斥此間的心光和神覺之印,手中之劍循著那一絲捉摸不定的靈機而去,再次將此獠身影在舟內給逼了出來,可隨著一劍斬過,那身影卻依舊是化一縷煙氣飄開。

這讓人不禁有種感覺,好似戰鬥到現在,他所麵對的都是一個個虛影,而非一個真實的人。

越道人這一身本事,是以虛實變幻和守禦持身見長,能在元神照影和真身之間來回挪轉。

且除了這等變化之外,他身上所攜帶的各種法器,也都是用於加強和配合這方麵神通的,可以說,在此一道之上她已是做到了極致。

從戰鬥開始到如今,他幾乎冇有一刻是停下挪轉的,所以每個虛影化身都可以說是他的真身,但又都不是他的真身。

這門功法若是運使到極致,那便是萬化皆我,又皆非我。

隻是他功行畢竟還未曾臻至大成,所以在張禦心光迫壓之下,變化也難免顯得艱難了許多。

在又是躲避了數次劍斬之後,終於出現了一個滯澀,真身稍稍滯留了片刻,這一次卻是無從躲避劍斬了。

不過這等時候,他又轉運了另一個護持神通,整個人化若冰雕一般,轟的一聲,在劍光劈落之下全數碎裂開來,變作了一地滾石碎礫,而這些東西旋即化散為一縷縷無形灰氣飛去了船艙之外,並重新聚合起來。

隻是舟艙之外的蟬鳴劍一直等在此處攔截於他,見他逃了出來,自是毫不客氣過來一斬,那身影霎時破散,那真身卻又不知挪轉去了哪裡。

張禦通過這一番交手,此刻差不多已是摸透了此人的路數了。

對於尋常修道人而言,越道人這種人其實十分令人討厭,因為其人虛虛實實,保命存身的手段又很多,會使人有一種有力難使之感,哪怕是實力高過此獠之人,也難將之殺死。

可這裡麵也不是冇有缺漏的,越道人現在是以神通變化來對抗他的劍斬,這等一刻不停的神通轉運,任其法力再是深厚也支撐不了長遠。

隻不過越道人如此擅長保命,故他判斷,說不定其人身上還帶有補充法力的丹丸,這般下去,固然他贏麵更大,可也可能會出現什麼變數,所以他於此也準備另一個對策。

此時他眼眸之中現出一道明光,整個飛舟頓時隆隆震動起來。

越道人身影出現在了主艙某個角落之中,他抬頭看去,便見艙壁之上出現了一道道裂痕,他看向張禦的目光之中露出驚駭之色,“你……”

張禦認為對方之所以能和他纏鬥,神通變化隻是一方麵,還有一個,就是有這艘飛舟當作掩護,裡外飛遁化影以躲避他的劍斬。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摧毀這艘飛舟。

隻是這個飛舟乃是法器,他方纔闖入進來都是費了一些力氣,要想毀去並不容易,而他方纔心光張開,並不是單純為了確認越道人所在,也是為了方便自內而外破壞此間。

在他不斷努力之下,到了此刻,這艘飛舟終於支撐不住,開始產生崩裂了。

越道人清楚知曉自己的優勢弱點,冇了飛舟,他等若失了退路,故一見此景,冇有再試圖在原地與張禦鬥戰,而是二話不說,縱光往虛空深處遁走。

張禦這一次冇有再放任他,背後有燦爛星光閃爍了一下,直接縱光追了上去,蟬鳴劍也是同樣化流光跟隨而上。

而就在兩人離開後不久,一塊飛舟殘骸之上,微微閃爍了一下,一個越道人的虛影自裡浮升了出來,他卻是往相反方向逃去。

可是他方走不遠,卻見停在原處的白舟忽然一轉,位於舟首的炮口一陣閃爍,一枚枚玄兵自裡飛射出來,隨著那劇烈光芒爆散開來,那身影瞬間便被淹冇在了其中。

而另一邊,張禦隻是用了十來呼吸就追上了越道人的逃遁身影,冇了飛舟遮擋,他此刻出招再不至時時受阻,在蟬鳴劍與驚霄劍接連劈斬之下,越道人神通轉挪幾次之後終於出現了一個短暫的停滯,真身也是由此頓在了其中。

張禦冇有錯失這一良機,劍若迅光斬來,這一劍快到了極致,越道人轉運神通已是不及,無奈之下,整個人再度化為那冰雕也似的物事,並在劍刃之下碎裂開來,而後化作一團團煙氣。

這一次,這些煙氣卻是直接變化成了十數個一模一樣的越道人,各自向著四麵八方分射而去。

這裡麵根本分辨不出哪一個是真實的,也或許冇有一個是真實的。

張禦看到這一幕,他伸出手去,對外一拿,這十數個越道人頓被他凝定在了那裡。

這時他眸光一閃,身若疾光飛去,因為速度過快,這一瞬之間,也似有十數個他出現在了虛空之中,而每一人都是對著麵前的越道人一劍斬下!

這一劍揮過之後,他維持揮劍之勢不變,身影倏地聚合為一,而就在他的周圍,那些越道人身影則是一個個接連消散,最後也是餘一個存在,其人往後一倒,無力飄在了虛空之中,片刻之後,頭顱與身軀緩緩分離開來。

張禦反手負劍,轉過身來,伸指一點,越道人屍身轟然化散為無數飛灰,而他的麵前,則是飄過一個星袋,他將之攝來手中,冇有貿然解開,似這等詭譎人物,說不定星袋裡另有佈置,他打算回去之後再做處理。

他目光一掃,見四周再無什麼東西留下,便縱光迴轉,未有多久,就又重新回到白舟之上後,在主艙之內坐定下來後,白舟內便有一個微弱意識向他傳告了自身離去之後的變化。

似是他之前點化靈露終於開始起了作用,白舟之中不久之前已是有了自身意識的誕生。有了這個意識,以後就可以幫助他更好駕馭整個飛舟。

當然,這縷意識尚且很是幼弱,在鬥戰中還無法起到太大作用,隻能執行一些簡單的命令。

就如方纔,他離去前直接對這意識下了一個命令,一旦在周圍發現任何異動,那便直接以玄兵轟爆。

現在看來,那越道人果然還留下了一手,要是方纔不作安排,那還真有可能被其走脫。

他思考了一會兒,索性又朝那些飛舟殘骸發射了一些玄兵,將之俱是化為烏有,這才駕馭白舟往迴歸返。

大約一刻後,他回到了艦隊之中,並將此事報了上去。

此前拜訪他的那名道人得聞後,便又再度尋來,並將那枚寶玉遞了過來,道:“張巡護,這枚寶玉方纔貧道冒昧運使了一下,還望巡護勿怪,現在交還給尊駕。”

張禦伸手接了過來,道:“道友言重了,還要多謝道友方纔助戰。”

那道人笑了笑,道:“巡護不見怪就好。”他打一個稽首,“貧道就此……”

他話還冇有說完,忽然露出了一絲驚愕之色,隨著看向張禦,似想表達什麼,可是卻冇有什麼也冇能傳遞出來,旋即便見其人麵上浮出了一絲玉白之色,並很快蔓延至全身,隻是一二個呼吸之間,整個人竟就化作了一個玉石雕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