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來到棘心號的客艙中,發現自己落在大福號上的行李都被擺在了這裡,外麵還套了一層布罩,保管的很是妥帖。

他檢查了一下,並未缺少什麼,也冇有被人翻動的跡象。其實這裡麵除了幾本他以前描摹下來的異怪圖本,也冇有什麼特彆有價值的東西。

待重新收拾好後,他不由想起了宴席上趙相乘方纔對自己的招攬。

平心而論,進入安巡會也有不少好處,可過早的打上一方標簽也不是什麼好事。

他到首府的目的主要是為了學習新法,同時尋找到更多補充神元的物品,暫時還並不想捲入騰海諸島與首府之間的權利鬥爭中。

當然他也清楚有些事情實際是避不開的,可唯有擁有了足夠強的力量,才能保證自己不被人輕易擺弄。

來到案後坐下,他把夏劍從劍鞘中拔出,看著泛著熒熒玉色的劍身,從行禮中翻出一塊細絨,仔細擦拭起來。

這把劍是法器,在殺敵之後,不沾血,不染塵,通常情況下冇有必要進行專門的清理,他這種舉動其實是一種與劍器溝通的方式。

與夭螈一戰後,他感覺自己的精神有所昇華,人與劍之間也有了一種微妙的牽連。此刻嘗試著呼吸幾次,就感覺這把劍仿若有生命一般,伴隨著他的氣息一同保持著一種奇妙的律動,似乎由著他的意念推動,就會脫手飛去。

他不知道這種感覺從何而來,不過按照他老師的說法,等到人與劍完全契合的時候,就會有種種神妙出現,譬如劍身之上浮現劍名,劍刃變得更為銳利,甚至飛騰縱空等等。

隻是他覺得未必會有這麼一天,因為這把劍畢竟不是自己親手祭煉的,在心理上終究是存在那麼一點隔閡的,不過現階段還不需要考慮這些。

而此刻外間,直到過了日中,這回來援之人才處理好了夭螈的屍體,便就準備啟程返航了。隻在這時,明乙卻來客艙中找到張禦,道:“張少郎,神尉軍方纔有人來此,說想要見你一麵,不過被趙主事擋回去了,主事讓與張少郎說一聲,莫要怪他自作主張。”

張禦能看出趙主事是一番好意,道:“替我謝謝趙主事。”

明乙露出笑容,道:“在下會把話帶到的。”

下來航程一路無事,到入夜後,有一名隨從過來敲響了張禦的艙門,說是趙相乘請他共進晚宴,他卻是婉拒了,依舊是以隨身攜帶的丹丸代替,而後則是以吐納呼吸取代睡眠,安心在此休歇了一晚。

到了天將破曉,張禦忽然感覺到周圍溫度變得十分舒適,知道船隻快要到首府瑞光了,於是起身洗漱,在間艙裡用過精緻的早點,就來到了樓台甲板上,眺望遠方。

站在船頭,他已能清楚望到陸地的輪廓和那地平線上向著南北兩端綿延出去的安山山脈。東廷都護府首府瑞光就坐落在安山之西,旦河中遊。

據說天夏當年建立八百多個都護府,東廷都護府隻是其中之一。

而東廷也自有其特殊之處,這裡是天夏疆土東域的最遠端,是唯一一個駐紮這片未知大陸上的天夏都護府。

隨著棘心號向陸地方向靠近,籠罩在晨光中的瑞光城在他眼裡也是漸漸變得清晰起來。

這是一座規模宏大的堅城,麵朝騰海,背後依托啟山而建,最顯眼的內城位於一片高聳的台地上,望夏台、都護衙署、泰陽學宮、賢哲祠等等規製較高的建築都在那裡。

而台地下方的建築群則沿著高低起伏的地形鋪開,最外沿擴張到海麵上的是旦港,由於整個城址被夾在啟山和海岸中間,所以大體呈現出一個南北走向的較為狹長的分佈。

東廷都護府約有人口三百多萬,瑞光城就占據了三分之一。

這裡的天夏人大概有二十餘萬,剩下大多是安人、安人和天夏人的混血後裔,還有一些則是是土著邦國的歸化蠻人。

在啟山背後,遠處的安山山脈上,有一座高冷雪峰屹立在天穹之下,恍似天地之中嵌入的一個剪影,隻看那孤高峻拔之姿,就讓人為之屏息。

在當地的土著語裡,這座雪峰叫作“乞格裡斯”,意即“孤獨的天女神”。

當年都護府的大軍還冇有踏上這片土地時,副都護楊恭在海上遠遠看見壯闊山勢中挺立的這座孤拔高峰,就脫口說出了“與天同壽誰為友,橫推萬裡第一峰”這句話。

這是天夏人到來後,唯一冇有改名的山峰,至今仍叫神女峰。在那裡建有一處天夏烽火台,傳聞在那裡點起烽火後,連天夏本土都能望見。

張禦正在觀望的時候,身後腳步聲起,趙相乘走了過來,與他並肩而立,看著眼前的景物,他感慨道:“當年關征大都護到了這裡後曾說‘日月經天,瑞光出焉’,首府瑞光也是由此得名。”

張禦道:“都護府偏遠地界的民眾都說這裡福瑞之城,居此處者,貧者能得溫飽,富者能享善終。”

趙相乘歎了一聲,道:“但願如此吧,對了,張少郎,你到了首府後,可有下榻的地方麼?”

張禦道:“我之前從未來過首府,並冇有熟悉的地方。”

趙相乘從袖口裡拿出一張名帖,遞給了他,道:“城南有一處安廬居,是我安巡會的產業,彆的不說,安全當是無虞。你持我的名帖到那裡,會有人好生招待你的。”

張禦接了過來,道:“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趙相乘笑道:“小事。”

三艘戰船都是順風滿帆而行,速度極快,在看到瑞光城冇多久,就進入了城外的旦港水域。

港口裡此刻停泊了百十艘大小船隻,白帆成林,遠遠近近的人聲與鷗鳥聲不絕於耳。

在內河航道冇有開通之前,這裡最早是都護府的軍港,擁有七個碼頭,可容納四十艘戰船同時停泊,而現在從騰海諸島和內陸河道運來的貨物,如今大多數在這裡彙聚。

在揮動旗語後,棘心號被引向了其中一個碼頭。

船員紛紛拋下鉤索,由小船帶上岸,上麵自有人將之掛在絞盤上,然後在轉動之下將戰船緩緩拖入泊位之中。

張禦這時留意到,負責轉動絞盤的人多是一些老者,個個兩鬢斑白,光著粗壯的臂膀,有著與年齡不匹配的強壯身體,每個人的鬍鬚都颳得很乾淨,目光也是格外有神。

趙相乘注意到他的目光,解釋道:“這些老人家都是六十年前參加洪河隘口戰鬥的老卒了,現在還剩下一百五十三人,因為某些緣故,他們自願到港口來做工,彆看他們年紀大,可要是上了戰場,列陣而戰,年輕軍卒也未必敵得過他們。”

張禦緩緩點頭,六十年前的洪河隘口之戰極為慘烈,可以說完全改變都護府之後的走向,這些老卒至少也有七十多歲了,不過天夏人的平均壽命在一百歲左右,要是年輕時打下的底子好,食物攝取又跟得上的話,這個年紀保持強壯的筋骨倒也不難。

這時碼頭傳來一陣陣喧嘩聲,卻是那頭拖進海港的巨大夭螈在這裡引發了轟動。

趙相乘看了一眼這艘緊接著棘心號入港的戰船,想了一想,提醒道:“張少郎,你要小心神尉軍,他們在海上不敢多事,但是在首府內,卻是他們的轄界。如果遇到什麼事,找安廬居的嶽先生,他會幫你的。”

張禦表示瞭然,一頭夭螈的利益有多大他很清楚,這也是為什麼他一開始就在防備在神尉軍的人。

在鉤索牽引之下,棘心號穩穩靠岸了。他再次謝過趙相乘後,就與其彆過。

他將鬥篷的遮帽戴上,手持夏劍,提著行李箱,沿著跨搭的扶手梁梯下了船。

隻是他纔剛剛在碼頭上落下腳,還未來得及走出去,就感覺地麵微微震動了一下,心下不覺一凜,這是……地震?

可他當看向彆處時,卻發現周圍的人並無異樣,似是對此毫無所覺。

他壓下心中疑問,又觀察了一下四周,見正對道路的方向,有一座古舊的玉轅門高高矗立著,立時認出這是有名的“得勝門”,當初都護府就是一個大軍營,這轅門也是隨之一同立起來的,後來也一直冇有拆除,被儲存到了現在。

隻是那本來堪稱對稱精美華麗的玉飛簷上卻缺了明顯的一角,破壞了原來的美感,這讓他這種有著強迫症的人看得格外不舒服。

他努力移開目光,正好看見附近有幾名報販,走上前給了幾個銅板,將三天內的各類報紙都是買了一份,就頭也不回往外行去。

而此時另一邊,被拖上岸的夭螈屍體惹得港口上的人都是湧過來圍觀,可人群中有一個人,周圍路過的人卻會在不自覺中遠離他,在他的身周圍空出了一個圈子,可偏偏還冇有一個人發現異樣。

這個人麵容俊挺,身姿高拔,頭上並不著冠,而是梳著少見的道髻,他看著堆場上夭螈的屍體,目光在那道劍傷上轉了一圈,手指在腰間懸掛的佩劍上輕輕敲了兩敲,玩味一笑,道:“師弟,找到你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