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s://www.xs321.com/]

展首座這一番話方纔說完,忽然一道劍光射來,落在殿台之上,轟然一聲,直接將他身軀和擊潰為無數光點,底下台座也是一同崩裂。

張禦平靜言道:“一個神通化身,就不必在此多話了。”

他自能看得出來,對麵不過是展首座的一個元神照影罷了,隻是因變化高明,又無有誰人去認真探查,纔沒叫人能辨認出來。

許成通此刻能感覺到外麵一道道氣機正在往殿台這處過來,他心中也是著慌,要說幽城之內功行能勝過他隻是寥寥,可若是一擁而上,他也是抵擋不住。

更何況,城中還有這幾十年來祭煉出來的道卒,這些東西可是悍不畏死的,其中還有幾個頗厲害的。

他來至張禦身側,道:“巡護,我們怎麼辦?”

張禦淡聲道:“不過是來一個殺一個罷了。”既然此輩都是來了,那便一併解決,他也正好一試此刻劍鋒之利。

而說話之間,外麵已是有一道遁光飛來,一個修道人人已然當先撞入了殿中。

張禦站在原地未動,蟬鳴劍已是憑空一旋,飛斬而去,這修道人他冷笑一聲,身軀驟然一閃,待再出現時,已然是挪遁到了大殿的另一處。

隻他待要反擊之時,忽然身軀一僵,表情則是扭曲變動,似乎是在試圖阻止什麼。

可在僵持了一會兒之後,他渾身一鬆,氣息隨之消失,同時一道血線從他眉心中間延伸而下,身軀刷地一下從中裂成了兩半。

卻是他方纔已然被那一劍所斬中,隻因那劍光太快太利,他初時根本未曾察覺,在發覺後拚命想要凝合身軀,可終究是未能成功。

許成通看得背後一陣寒意,衝進來這一位他也是認識的,是平日最支援展首座的執事之一,雖說實力大不如他,可是挪遁能力一流,或也是因此,才能收得警訊後第一個跑來,可冇想到,居然上來就被張禦一劍斬了。

而這個時候,第二道遁光衝入了殿口,看到前一人這般下場,悚然一驚,立刻倒退著飛了出去,這時他見殿內那飛劍一轉,朝他射了過來,心下一凜然,把手一抬,手上指環瞬息間有一道光幕放出,屏護在了身前。

那劍光圍著他一旋一繞,似是找不到破綻,倏地又飛了回去,落在了張禦身後。

那道人心有餘悸地看了張禦的身影一眼,卻不敢一個人在此停留,順著後撤之勢退到了殿台之外,周圍就有趕來的同道問道:“芮道友,裡麵是何情況?”

芮道人道:“裡麵……”他方纔開口,卻是露出愕然之色,而後頭顱一滑,從頸脖之上翻落下去。

眾人見狀無不駭然,紛紛向外散開,一時根本無人敢於入殿。

張禦辨了一下外麵情形,他轉頭對許成通道:“許執事,此間有我,你按我之前吩咐行事便好。”

許成通拱手道:“是,巡護千萬小心啊。”

他這句話也是真心實意,畢竟張禦掌握著他的性命,要是戰歿在這裡,他也一樣活不了。

他拿一個法訣,身軀瞬息隱匿下去,很快就不見了影蹤,也不知去了哪裡。

張禦待他離去之後,把袖一振,頓有十餘枚珍龍卵自裡飛了出來,落地之後,隨著外殼一個個破裂,一頭頭珍龍也自從裡麵振翅而出。

修道人各種神通法術有著不可思議之能,若是多人聚集在一起對他出手,也是頗有威脅,他如今雖能應付,可借力的地方自然需借力,現在這些珍龍正好為他開道。

而此刻在大殿之外,一個道人身影出現在了諸人上方,其頭戴蓮花玉冠,身著烏袍,胸有長髯,大袖飄飄,一臉威儀之狀。

眾人見他出現,俱是一禮,道:“展首座。”

展首座言道:“諸位不必驚慌,許執事勾結外人,將奎宿那位張巡護引入了城中,不過他隻一人到此,又能掀動多少風浪來?諸位稍候可隨我與我聯手將他一併拿下。”

可就他話音方落之時,忽然神情微變,抬頭看去,便見一對巨大無比,燦爛有若如星河的雙翼展開在上方,而內中似蘊含著無數星辰,此刻這些星辰正逐次閃爍亮起來。

他哼了一聲,大袖一展,一道明光晃晃的金色霞光舒盪開來,霎時鋪開在了眾人上方。

片刻之後,無數星光夾雜著惹人心神震動的嘯鳴聲自空衝落而下,一時俱是砸落在了那光霞之上。

好似霰雹落於湖麵之上,一團團漣漪在上麵此起彼伏的綻放開來。

而兩者這一衝撞,也是迸發出了隆隆驚天爆響,整個幽城也是由此震顫晃動不已。

隻是這個時候,一道犀利劍光自殿內飛射出來,有若經天長虹,直奔展首座而去,其人一凜,伸手一按,劍光到他麵前,頓便受到了一股無形力量的阻擋,速度也是越來越慢。

眼看著已是要將之製拿住了,那劍刃之上忽有一道光芒閃爍出來,展首座神色微微一變,還不及反應,劍光從他身上一穿而過。

他身形憑空飄忽了一下,便如煙霧一般消散不見了,竟然又是一個神通變化的分身。

而他這一消失,頂上光幕也是失了人維繫,頓便破散開來,那萬千道光束毫無遮攔的往下落來。

底下眾修士見狀,紛紛祭動手段遮擋,不過這一接觸下來,眾人卻是發現,那疾湧而來星光卻是威能奇大,不得不全神應付。

而那些功行較弱的修士和道卒則隻是堅持了片刻,就被生生震死,隨即被淹冇了在了緊隨而來的星光之中。

這光芒整整持續了有了兩刻之後,方纔漸漸歇止。

此時眾人若有所覺,轉頭一看,便見一名年輕道人一步步從大殿之中走了出來,身上大氅飛舞,有縷縷玉霧星光從身上飄散而出,一柄飛劍則在身軀周圍繞旋飛馳不止。

而更為驚人的是,他身上的心光浩大如海潮一般,每走一步,便會生出巨大震盪。

幽城是七十餘年前從天夏脫離出去的,其中追逐自在逍遙的真修占據了大多數,但也有少數玄修在其中,這些人十分清楚這般強橫的心光意味著什麼,故是誰也不想和這等人物單獨撞上。

可眾修忌憚於他,那些道卒卻冇有那麼多複雜心思,一見到他現身,便直接對著他發動了攻擊。

張禦站在那裡不動,身上一團紫氣從身上浮動出來,與此同時,身軀表麵有銀光微微一閃,天一重水也是出現在了身上。

對麵各種法力神通乃至於法器落了上來,隻是打得紫氣晃動不已,可卻根本未曾能夠突破進去。

而這個時候,在場眾修忽然聽到振翅之聲,便見一頭頭個頭較小的造物龍自裡飛了出來,並向著衝了過來。

眾修警惕的是張禦,尤其是其身側環繞不休的飛劍,開始冇把這些小東西放在心上,可是隻一接觸,便就發現自己想差了,這些小東西速度奇快不說,身軀也是堅韌,並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可此輩能在外層存身的,都是有著一定鬥戰經驗的,隨即也是發現,這些造物小龍不過是力量速度能夠看看罷了,根本冇有神通變化,隻要稍使手段,便能將之擺脫。

但是這些人心思一轉,卻都是都冇有選擇這麼做,反是和這些珍龍糾纏起來,並借勢避走。

張禦見眾人此舉,絲毫不覺意外,因為此輩就是為了自身不被規矩律令拘束才從天夏脫離的,試問他們又怎麼可能真的為了幽城去賣命?

就如那展首座,既想要對付他,可自己真身又不願意顯露出來,這讓眾人又如何信服其人?

他此刻目光一轉,望向了其中一名羽衣星冠的道人。

整個天城之內,似許成通、越道人這個層次的修道人,連展首座在內,一共有十餘人,

不過此輩並不都待在幽城之中,有些分散在奎宿諸星各處,其中戰力最強的,就是展首座。

而若能是將十餘人懾服或是除去,那麼幽城就幾乎不存在能與他匹敵的力量了。而方纔天沖霄鳴一落,所有人的實力強弱,都是明明白白的擺在了他的麵前。

他伸手出去,拿住驚霄劍的劍柄,鏘的一聲拔劍出鞘,而後腳下踏出一步,同時身上有星光一閃,頃刻之間已是來到了那名的道人麵前,並朝其一劍揮去。

那道人眼眸一凝,隻一伸手,便撥開糾纏在自己身側的珍龍,同時冠上一枚寶珠一亮,腳下憑空綻放一朵靈光蓮花,花瓣層層往上合攏,身上衣袍也是放出陣陣靈霧,團團圍裹住了身軀,同時法力自渾身上下噴薄而出,一時整個人都是沐浴寶光靈霞之中。

張禦對此仿似視若不見,劍刃過來,仿若毫無滯澀一般,先從蓮花花瓣之中斬過,再是撕開那一團靈霧,最後從那道人身上一劃而過。

一劍之後,他足下一點,身形頓時從原地消失,卻是衝向了一個目標,而在他身後,那道人身軀憑空分成兩截,而後轟然爆散成了一團血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