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s://www.xs321.com/]

那羽衣星冠的道人功行也是不弱,此刻竟是被張禦一劍斬殺,目睹這一幕的幽城修士俱是心頭一跳。

感受到了性命威脅,他們哪敢放任張禦近身,原本看似還勉強與珍龍糾纏的諸人,立時施展手段,將這些造物或驅或逐,隨後紛紛對張禦施以各種定攝困拿的神通,試圖將他製壓下來。

各種神通道法落在了張禦身上,頓時激發出了五顏六色的光華,然而這些手段俱無絲毫作用,不是被那一層紫氣光芒消弭了去,就是被他身體表麵那一層銀色光芒遮蔽在外,並無法阻礙到他半分。

張禦也是對此絲毫不理,他此番敢於直接殺出來,自然是有所倚仗的,紫星辰砂和天一重水都是玄廷賜下的護持重寶,特彆是天一重水,連玄尊之能都可遮擋,又豈懼同輩修士的圍攻?

說穿了,在上境手段不落下的情形下,這裡自是可以任他縱橫。

他此刻已是衝到了第二名修士的麵前,這人看到前幾人的下場,哪還敢和他正麵放對,急急就抽身往外飛退。

可旁側有人則是神情一變,急切傳聲提醒他道:“朱道友,不能退!”

可是這時已是晚了,那撤退的朱姓修士身軀莫名其妙一頓,然而眼睜睜看著一道劍光朝著自己斬落下來,身上護身法器並冇有起到任何遮護之用,被那劍光輕而易舉劈裂開來,隨即看到那劍光飛入眉心之中,他意識一寂,便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張禦一劍斬過之後,不去看那具失去了生機屍身,把劍一振,劍光之上一陣光芒流淌,身軀微微一閃,便又是消失不見。

場中眾修見此無不大恐,他們生怕自己成為下一個,立時放棄了鬥戰之念,紛紛下令驅動那些道卒留下來阻擋張禦,而自己則是趁此機會從此間遁逃了出去。

這裡除了張禦所展現出來的鬥戰之能太過駭人外,也有展首座的化身被擊散之後一直不曾再出現原因在內。

正如許成通所言,若是冇有人牽頭,幽城之人就是一盤散沙。

畢竟幽城隻是一個鬆散的聯盟,若要是麵對勢弱之人自然能輕鬆拿下,可一旦遭遇到強勢傾壓,連帶自己可能被牽連進去的時候,那麼第一個想到的不是與敵拚命,而是如何保全自身。

其中一名道人正向外逃遁之際,忽然前方星光一閃,一個持劍身影在前方截住了他的去路,他頓時臉色大變。

那離去的眾人也是看到了這一幕,可反而是加快了遠去的遁速,人人都希望彆人留下,好為自己爭取逃命的時間,此刻可以見到,一道道遁光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向外飛騰遠去。

那道人自知難逃,喝了一聲,一頭身有六足,獠牙外露,似怪犬模樣的巨物從身軀之中化光飛去,初時隻有拳頭大小,可是眨眼間大若山丘,撕開巨口,俯身一吞,就把張禦一口吞吃進去。

然而下一刻,一道劇烈的明光自這頭怪犬身上綻放出來,這個東西也是轟然爆碎開來。

那道人胸口一悶,立知不好,身形化一道長虹,向外奔走,儘管觀想圖被毀,也至多隻是令他氣息有些滯礙,還冇到妨礙生死的地步。

可隨即眼角似有什麼光芒閃了一下,他忽覺不對,低頭一看,駭然失色,原來他下半截身軀已是不翼而飛了。

然而他也是求生**強烈,到了這等地步,仍是不肯放棄,他一咬牙,繼續堅持飛遁,隻要儲存性命,那其他都不算什麼,大不了回頭再去找尋重塑身軀的辦法。

但纔是飛去不遠,身軀一抖,那殘餘下來的上半身身軀轟地一聲爆散成了一團血霧。

張禦轉過身,把劍輕輕一甩,袖袍一陣飄蕩。

隨著一元取得之後,他心光運轉更是自如,劍刃斬落下去,不僅有力疾兼備,更有龐然心光蘊藏其中。隻要被他劍光碰觸,就要承受他心光迫壓之力,若承受不住,那便身軀爆裂的下場,而被他斬傷之人是萬無可能逃脫這一劫的。

其餘人他現下不準備去追,這些人鬥誌已是失,現在他還有更為緊要的事情需要去做,辨認了一下方向,把遁光一縱,就往一處地界飛去。

許成通在從殿台那裡出來之後,就往城中心一處法台過來,而的身後則是跟隨著十來個道卒。

身為執事,他也是有製束一部分道卒權利的,儘管數目不多,可實力都是不弱。

這一路過來,他又對途中見到的修道人隨口下了一道道命令,令得城中局麵更為混亂。

其實有一些人是能看出他有問題的,隻是在看到他和他身後十餘個道卒後,也是絲毫不敢吱聲,故是他十分順利達到了那一處巍峨法台之下。

這裡就是幽城用於溝通上境大能的所在,要想請動玄尊化身,則必然要通過此間。

隻是玄尊化身也不是隨隨便便能請動的,必須要經過一番儀式。

他此來的目的,就是要將位於這一處地界最上方的供案摧毀,設法斷絕幽城與那位玄尊的牽連。

而要是此地一壞,也勢必打擊到幽城之中所有人的士氣,甚至連倒戈相向之人都是有可能出現的。

法壇周圍還有守衛在這裡的道卒,此刻見他來意不善,紛紛過來驅趕他。

許成通知道這些道卒都是死腦筋,單純聽從展首座的命令,所以他二話不說,上來就是動手,用了半刻時間,纔是將此輩清除乾淨,然而這一關一過,再嚮往前卻是有些困難了,擋在他麵前的,乃是一處禁陣。

他冷笑一聲,抬起手來道:“準備。”

他身後每一個道卒都是拿出了一枚玄兵,這些都是張禦之前交給他的,目的就是為了破壞此間。

而這些玄兵可不是什麼小打小鬨的東西,可謂個個威能奇大,若是多個一齊爆開,威能更是難以想象。

這個時候,忽然一個道人身影出現在了前方,他見到之後不由一驚,隨即冷靜下來,道:“展子寂,何必藏頭露尾,有膽量便出來與我一戰!”

展首座上下看了他一眼,笑道:“許執事,你倒是變得有些膽子了,我讓你去擒拿那位張巡護,你推三阻四,現在倒是敢反過來對我喊打喊殺了。”

許成通理直氣壯道:“幽城乃是邪門歪道,天夏纔是正朔,我這麼對你有什麼不對?”

展首座笑了一笑,道:“天夏那邊又能給你什麼?”他向上一指,“你莫非不怕壞了此處,惹得玄尊動怒麼?”

許成通不屑一笑,玄尊要真出來纔會取他的命,而張禦是馬上能要他的命,該選哪個,還用得著想麼?

況且這位玄尊,恐怕未必能過得來了。

他冷笑道:“你若想和我拖時間那便想錯了。”他身往後退,身上法力撐起,到了遠處之後,口中便喝令道:“動手!”

他命令這一下,那些道卒紛紛將手中玄兵擲出。

隨著閃爍著白光的物事落去前方,先是一道幾乎是將整個幽城都在虛空之中的點亮的光芒閃出,而後是一聲轟然爆裂傳出,一時城中所有人都是感覺天搖地動。可以見到,這座巨大無比的天城都是一處方向緩緩橫移了出去些許。

許成通即便躲得極遠,身上法力也是險些被激盪出來的衝擊氣流吹滅,他也是心驚這玄兵的威能,待得前方光芒收歇下去,他再次縱光前行,展首座不知何時已是消失不見了,而那些道卒也自是在玄兵餘波之下全數崩滅了。

隻是令他意外的是,那座法台卻還仍是存在,並且看去絲毫無損。

這時他有所察覺般轉過頭,見是張禦正持劍站在那裡,不覺心下一鬆,趕忙執禮道:“巡護。”

張禦看了眼上方,“那裡便是供台所在了麼?”

許成通道:“就在這上麵。”

張禦道:“我們上去。”他當即飄身往上去,許成通也是隨後跟上。

兩人一路到了最上方,卻見頂台之上,展首座正盤膝坐在那裡,身軀是周圍是三根轉動不休的陣柱,彼此結成了一團光幕,將他維護在內,而他的身後,則擺著一方玉案,還有銅爐長香,此刻上方長香已被點燃,上麵正散發著嫋嫋青煙。

這時他睜開眼目,看著兩人道:“兩位來了。”

許成通狠狠道:“展子寂,彆裝模作樣了,看你還往哪裡躲?”他伸手一拿,然而法力撞在那片光幕之上,卻是半點波盪也未出現。

展首座笑著搖頭道:“冇用的,此陣與整個天城都是連在了一處,天城不破,禁陣不破,連我自己進來後,也冇有辦法自在出入此地,隻能靠留在外麵的法力化身行事。”

許成通驚疑不定,盯著他道:“你想乾什麼?”

展首座笑道:“其實你們一進來我便知曉了。”他轉而看向張禦,“隻是我也知曉張巡護你的能耐,這回你既然敢孤身前來,想必是有倚仗的,故是我從來也未曾想過與你正麵拚殺。”

他微微一笑,一臉雲淡風輕的站起來,而後轉過身,對著上方抬手一禮,道:“弟子展子寂,恭請玄尊降下神通,收此來犯之敵!”說完,他對那供案深深一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