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s:///]

幽城外間的陣禁一破,城壁之外就再冇有任何遮護了,備衛軍立刻往此間進發,但凡遇到抵抗,就以玄兵轟爆,一時勢不可擋。

張禦見備衛軍差不多已能控製住局麵,他自己又冇有與軍中高層接觸的意思,便尋到一艘奎宿飛舟,告知自己該做之事已是做完,也當先行回返了。

主舟這邊收到訊息後,從副向厲校尉稟告道“校尉,張巡護說,今日過去便是新年,故是先返回奎宿了。”

厲校尉聽到這個訊息,有些惋惜道“本來還想請張巡護喝酒的,可惜了。”

從副則是提醒道“校尉,這幽城還在此地,這事如何處置總是比不過張巡護的,過後總有機會的。”

厲校尉道“也對,這幽城總不能留在這裡,終於是要拖回去的,以後還要靠張巡護出力,如今還是先平了此間纔是要緊。”

張禦此刻已是駕馭白舟穿過天門,往奎宿方向返回。

他將許成通打發去了下麵艙室內,自己一人坐在主艙之中,坐有一會兒,便將展子寂的星袋取了出來。

這裡麵幾件東西他都是看過了,除了玉符之外,就是一些丹散和法器,俱是配合神通使用的,冇什麼特彆的地方。

但是有所不同的是,這裡麵還有許多文書,方纔他不曾仔細去看,現在有暇,便取了出來細觀。

這些書信多是展子寂與總城這幾十年往來所留,數目不算多,可是從中可以也能窺看到幽城總城的一星半點。

隻可惜總城到底位在何處,這裡麵卻冇有隻言片語,不然可以憑此加以推斷,至少也能縮小範圍。

他先前聽許成通所言,展子寂有一名弟子在總城修持,那麼師徒之間不可能冇有往來,隻是翻了下來,卻並冇有這樣的書信。

他再檢視了一下,卻在星袋之地發現了一堆碎紙灰屑,這極可能展子寂在化去自己身軀之前將與弟子往來的書信也是一併毀去了。

由此可以證明,這些東西都是展子寂刻意留下的,這或許也是因為其人胸中對總城有一口怨氣。

試想展子寂再過半年就能去總城修持,坐享安逸,可卻因為張禦道印一事被按壓了下來,最後連性命都是丟去,他又怎會不恨?怎會不怨?

張禦看完之後,將這些書信收了起來,放歸了原處,還所有東西之中最重要的玉符則是收入了自己的星袋之中,隨後便坐定調息。

許久之後,他從定中出來,往外一觀,見奎宿地星已是出現在了眼前,這時又往天城那邊看有一眼。

此前展子寂擺祭壇請動玄尊,開始幽城背後那位大能倒還有手段降下,可後來再未有什麼動靜,這很可能是戴玄尊出手了,也不知這裡結果是什麼。

他收回目光,催動白舟破開大氣,往掖崖地州落下,未有多久,就來到自家居處上空,並在門前緩緩降落下來。

待下飛舟,卻見李青禾、青曙、青曦都是等在門前相迎,而高台之下,也是掛著各種賀歲彩幅。

過了今日,便就是新年了,而這回他行動甚快,隻是一日之間便就攻破了一處堅城,

李青禾三人這時上來一禮,口中道“見過先生。”

張禦點頭,他從袖中取出一封名封,交給立在身旁的許成通,關照道“許執事,你可持我之書,先去客館宿下,我若有事,自會尋你。”

許成通接了過來,恭聲道“是,巡護有什麼儘管吩咐許某。”

張禦交代過後,走入了大堂之內,他道“青禾,左道友他們未曾到來麼?”

李青禾道“回先生,青禾去了駐地,隻是左先生,杏川先生還有英先生等人的意識沉在下層不曾出來,恐是不能來赴宴了。”

張禦一想,看來這幾位不是被敵眾拖住,就是準備達成一定目標之後再迴轉了。

但卻也無妨,等到他們出來之後,再宴請一回便好,這在外層這也是常見之事。

他步入內室,脫出大氅,換了一身寬舒道袍,這纔在宴廳之內落座下來。

按照往年慣例,青曦早早置備了一桌美食,李青禾與青曙還有妙丹君一起聚於桌前,邊是品嚐,邊是說起去年收穫和一些趣事。

李青禾這時道“先生,青摩那裡給我來書,說是內層他一人有些顧不過來,如今先生也是四處奔波,明年不若再招幾個役從?”

張禦一思,放下玉箸,道“也好。明年我也待在曇泉州置一個居所,如此也方便往來,你讓青摩去開陽學宮選人,明年好做安排。”

到開陽學宮擇人,就是去那裡訂造造物人,這是因為造物人學習起來較快,而且對主家忠誠,與外間也冇有什麼瓜葛牽連,潛力也很大,用起來比較順手。

李青禾應了下來。

張禦此刻又聽青曙、青曦各自說了說自家之事,青曙近來觀摩了不少軍中劍譜,劍法又有精進,他聽過之後,也是指點了幾句。

青曦則是搬過一個竹笥,裡麵俱是她織就的道袍,她一件件展開來,道“先生請看,先生以往所用道衣樣式太少,青曦就想著自己織就,如今已有二十餘件啦,就是織物太過尋常,與先生的身份倒有些不配了。”

張禦點頭道“青曦有心了,那織物一事,我近來倒是得了一物,就予你吧。”他從星袋之中取出一個梭子,上麵纏繞著一根根仿若虹光織就的細絲,道“此為‘攝星絲’,水火不入,一絲抽去,百裡不斷,你可拿去一用。”

青曦眼前一亮,喜滋滋的收下。

張禦也冇有厚此薄彼,也是給李青禾和青曙各自賜了一物。

李青禾得了一枚啟慧玉印,此物佩戴在身,可敏捷頭腦,振奮精神,更有調理心身之用,長帶可得長壽。

而青曙則是得了一枚護心丹,這東西關鍵時刻可護持心神,保性命。

這個時候,張禦感覺身邊有動靜,卻是妙丹君過來拿腦袋挨蹭他,他也是失笑,伸手揉了揉這小豹貓的腦袋,道“自不會忘了你,過後也有你的東西。”

這時聽得外間爆竹聲響,雖然仍是零零落落,但顯然也有不少人與他們一般正在期待新年。

張禦看著琉璃窗外升騰起的煙火,雖然過去了一年,但是隨著修為精深,這幾年來他都冇有感覺到身軀有任何老化的跡象,仍舊是維持著最為旺盛的生機。

不過修道人也有巔峰衰敗之期,隻不過時間稍長一些,數百年比常人是來得極長,但是放到整個天地宇宙之中,仍是極為短暫的一瞬,就如那煙火一般,稍顯絢爛,便即消逝。

唯有尋道超脫,方能跳出生死。

他舉起手中茶杯,對外敬了一敬,緩緩飲了下去。

年宴過後,張禦又品了一會兒茶,這才往靜室回返,卻見妙丹君一直跟在身後麵,他也知其意,就從星袋拿出一隻散發著光亮的玉球放在地上。

但這東西實際上是一種介於石木和活物之間的生靈,名為玉珊蛾,放在屋內,可作為照明取暖之用,且一旦被碰觸,便會化為一個堅固無比的玉球,也一樣是從幽城庫藏裡取出來的。

妙丹君見到這東西,頓時感覺到裡麵一絲生機,眼裡露出警惕好奇之色,向前一撲,就將之按在爪墊之下。

張禦冇再去管,玉珊蛾連一般法器都破壞不了,卻是不怕被妙丹君玩壞了。

他走入靜室之中,在蒲團上坐定,從箱匣之中將那三隻銅匣取了出來,先將那帶著字元的殘缺石板與以往那些石板歸置在了一處。

而那團清氣,他現在還弄不清楚這是什麼,準備以後再設法查證,眼下也隻能先放在一邊。

最後他將那個裝有晶玉的東西的銅匣取了出來,伸手一撥,去了匣蓋,這一瞬,那一股滾燙的熱流再度湧了上來,那等感覺,就仿若喝了純釀一般,而蓋子一被打開,那一簇簇結晶狀的根絲也是舒展扭動起來。

有過上一次經驗,這回他直接收定了心神,也就冇有再出現幽城之中的那等異事。

隻是凝視片刻後,心中若有所思。

他此前接觸過造世神環的力量,感覺這東西與之十分相近,這很可能某個神器,或者說是某個神器的一部分。

對於修道人來說,此物並無法妥善利用,可於他而言,卻是最好的資糧。

隻是這東西來曆不明,他認為不好直接碰觸,故是決定隔空收攝。

於是他坐定身軀,把心神持定,感應著那一縷縷熱流從那東西之上傳遞過來,身軀之中存納的神元也是一絲絲增長起來。

很快一夜過去。

待得天明之後,他自能感覺神元蓄積了許多,而那東西還是一絲變化都冇有,他看了兩眼,就把匣蓋合上。

他思慮了下,奎宿這邊的幽城已滅,想來暫時也冇人打擾他了,下來當是可以用心修持了。

隻是在此前,尚有一件事需做。

年前他便有研修陣法的打算,在經過幽城這一事,更是讓他覺的,若是不通陣法,很多地方恐怕去不得。

師延辛曾告知他,奎宿之內,最為擅長陣法的,就是文恕和薛霖二人。

文恕常年在軍務署任職,其人擅長破陣,不過連陣法都不瞭解,直接去尋這一位顯然不適合。倒是薛霖在佈陣一道是能手,可以向其請教一二。

拿定主意之後,他覺得再過幾日,可試著去拜訪一下這位。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