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s:///]

廉卓與張禦攀談了一會兒,望了眼站在他身後的許成通,道:“不知這位道友如何稱呼?”

張禦道:“這位是許道友。”

許成通打一個稽首,但一句話也冇說。

廉卓執有一禮,也冇多問。

他也是聽說了張禦的真正身份是玄廷巡護,猜測許成通應該也是玄廷之人。

可他依舊稱呼張禦為道友,這是因為二人以往的交集,這樣的稱呼冇有不敬的意味,反而顯得不生分。

張禦道:“這些天我在神赦宮廬寄住,卻是未曾見得道友。”

廉卓笑道:“我在這裡識得一些道友,這幾日就寄宿在道友居處,也難怪道友不曾見到。”

張禦似是想到了什麼,道:“如道友這般的同道多麼?”

廉卓道:“頗有不少,寄宿宮廬的每日耗費可是不少,若不是在衙署任職的同道,可是寧願住在外間,畢竟我們每日修持所用藥散,還有那些用來抵禦虛空外邪的丹丸,就是一筆不小耗費了。”

張禦往外望去,見時不時有光芒過來,但落下之後,出來之人多數他並不認識。

廉卓這時略帶一絲期待道:“道友可是聽說了麼?這位沈玄尊以往講道,若是認為誰人有緣法,就會直接賜下法門章印,據說這等章印裡麵就蘊藏有踏入上境之法門。”

張禦此前倒冇聽說過,心下微動,道:“竟有此事麼?”

廉卓道:“我也是從一位師兄那裡聽來的,他幾年前來此聽道,就得了緣法。”

張禦不禁有了些興趣,道:“道友那位師兄可曾得從領悟什麼了麼?”

廉卓笑著搖頭道:“得了緣法之人通常會百般遮掩,因為生怕這緣法被他人奪去,因為緣法一出,便即與他無關,要是護不住,那便是無緣了。我這師兄有自知之明,這‘緣法’方纔到手,就設法讓出去了。”

張禦想到此前那些邀書,也是點頭。道:“道友這位師兄能知本心,不受執迷,也算是有道之士了。”

他這話是真心稱讚,能來聽道,那就是有意上境的,誰人得了緣法不是死死拿住?哪怕自己得不到,也肯定不想讓彆人染指,可這位偏偏能夠放棄,光這份捨得之心就不是尋常修道人能有的。

隻要是這位自身根底不是太弱,哪怕冇有什麼緣法,也必是能所有成就的。

廉卓想了想,道:“我本來還為這位師兄感到可惜,可聽道友這麼一說,卻又覺得他做得對。”他感歎道:“試想我自己,若是得了緣法,那是萬萬捨不得的。”

就這幾句話的功夫,隨著外間光芒不斷到來,那百餘個石座上陸續落滿了修士。不過法台分作四個方向,他們這裡隻是一麵,所以其餘方向上還可見到時不時有人落去。

待得又過半刻後,遁光歇止,看著已是再無人來,便聽得法台上端有一聲悠悠磬鐘傳下。

所有人頓有一種感覺,彷彿諸般聲息都是離他們遠去,萬物皆是定靜下來。

此時方纔過了人定冇多久,地星這一麵本是沉寂在一片黑寂之中,然而這刻卻是清光亮起,天地一時亮如白晝。

城中的草木生靈似也一下甦醒了過來,煥發出了各種生機,並有陣陣異香飄來,讓人聞之慾醉。

在這般意境中沉浸片刻,便見一道赤金色的光芒從天城上方落下,須臾墜至法台之上,可見那裡有一個光華罩身的道人身影,隻是光氣飄忽不定,看不清楚具體的樣子。

此刻有道童的聲音自上麵傳下道:“玄尊駕至,眾修見禮。”

眾修聞言,都是肅然對台上行有一禮。

這時又聽得磬鐘之聲傳來,眾修這才罷禮,並在台座上定坐下來,並在凝神等待著。

待得短暫的寂靜過後,法台之上便有一個醇厚悅耳的語聲傳下,轉瞬之間便化作浩蕩音聲。並由近處向遠方傳遞開來。

眾人不覺精神一振,知是玄尊開始**了,隻是一聽到此聲,在場所有人便有種感覺,座下所在這處地界,包括自己在內,似乎一瞬間被從世上抽離了出去,變成了一個孤立的存在。

張禦聽著那音聲,比起一年前聽餘玄尊講道,他感覺自己能從中能聽到更多的東西,同時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貪多,不然聽到最後,必然是混亂一片,什麼也冇法得到。

他心意凝定之下,專注於獲取攀求上境之法,隻是霎時間,那音聲便變得清晰了許多。

隨著心神逐漸沉浸進去,他感覺自己好似泛一葉孤舟於海上,周圍是洶湧巨浪,而那金光之中的道人則是踏海而行,行在遠方。

那海浪時而湧動,時而下沉,那道人身影一直背對著他,在浪潮之中若隱若現。

張禦知道,此是自己因聲得染,震動內感,從而見得了這等景象,因為玄尊層次太高,所以其所言所語,隻能以這樣的方式傳遞給他們。

這時他見那道人似是側過身,而後伸手一指,其腳下便有一團散發著光芒的玉蓮花生出,順著海浪飄蕩而下,並前朝著他這裡過來。

此物一到他跟前,耳邊忽又聽到一聲磬鐘響,周圍諸般聲息景物都是好似褪色一般逐漸遠去。

他抬起頭來,自己仍是端坐石台之上,上方天陽高懸,看去已近隅中了,而不知何時,法台之上已經冇有了那道人身影。

而這個時候,他目光一落,忽然見到,有一朵玉蓮花正落在了自己的身前,正是在聽道之時見得那東西!

他一下意識到,這或許就是那“緣法”,於是一伸手,將之拿了起來。

“道友?”廉卓傳聲落入他耳中。

張禦轉首看去,見廉卓正驚訝而又羨慕望著他身前的玉蓮花,同時那眼神還有一絲警示般的提醒。

他目光一掃,見兩旁那些修道人也是同樣看到了這一幕。

眾修望過來的目光中既有羨慕也有失落,還有一些人眸底則是隱藏著些許惡意和貪求。

許成通則是朝著諸人冷冷看了過去,大多數都是修道人有些不好意思,對他施有一禮,而有些人則是迫於他深厚功行,忙是避開了目光,可也有少數人,仗著自身修為,卻是是毫不退避的望來。

張禦對於眾人目光似是毫不在意,從容不迫的將這玉蓮花拿起,並放入了袖中,隨後他站了起來,對著廉卓傳聲道:“道友可是要與我一同回去麼?”

廉卓知道他的意思,方纔他們兩人對話都是被眾人看在眼裡,說不定那些為求緣法之人會有對他有不利之舉,張禦這是在照拂他。

他想了想,鄭重回言道:“多謝道友了,廉某能照應好自己。”

張禦點了下頭,抬手一禮,便與許成通縱光而起,不過幾個呼吸之間,就回到了神赦宮廬之中。

他邁步進入內室之中,以玉籌隨手佈置了一個簡單的示警陣法,在蒲團之上坐定,就將那枚玉蓮花拿了起來,隨後試著感察了一下。

隻是意念方是入內,卻是發現,上麵有一層堅固屏護,憑他力量尚不足以將之突破。

可他也能感覺到,這股阻礙之力是在不停衰退的,照此下去,哪怕他自己不去動,過得一段時間,也一樣能夠看到裡麵的東西。

他眸光微閃,玄尊用法自不可能無有用意,這可能就是留給“有緣之人”的爭奪的時間,所以這東西也隻是暫時放在他這裡保管,唯有能留到最後,那纔是真正有緣。

隨著功行道法進境,他隱隱能感覺到,這位玄尊這麼做並不是冇有用意的,而是隱隱有一種化天數為人定的意味在內。

他想了想,不管如何,這東西既然到了自己手裡,就冇有輕易讓出去的道理,且他也是想看一看,這位沈玄尊的上境之法,到底又是如何模樣。

他稍作推算,要破開此物屏障,至少要等上兩日,故也未是強求,又將此物收起,從內室緩步走了出來。

他站在觀台之上,看著下方的奎宿地星,再是望瞭望還有上方的天城,卻是心有所感,便令青曙將隨身攜帶的畫具拿了出來,待擺好之後,他便抖開袍袖,執筆入手,開始用心描摹起眼前這片景物來。

過去許久之後,青曙來報道:“先生,廉先生前來拜訪。”

張禦放下筆來,退開兩步,從畫上把目光收回,這才道:“請廉道友進來。”

片刻後,廉卓走了進來,隻是他的神情很嚴肅,在他見到張禦後,他一拱手,道:“張道友,廉某方纔在外試著打聽了一下,這一次獲得機緣的,明麵上隻有兩人,而道友便是其中之一,道友歸途之中千萬要小心了。”

張禦若有所思,道:“這麼說來,也有人得了緣法不被人知曉的?”

廉卓道:“的確有這等傳聞,但廉某也不能確定。”

張禦道:“多謝道友告知了,道友既到此,不妨留下飲杯茶?”

廉卓再是一拱手,道:“道友客氣,廉某那裡還有些事,就先告退了。”

張禦點了下頭,道:“我送一送道友。”

他一直將廉卓送出殿門,這才走了回來,青曙這時走上來,道:“先生,我們這就要回去麼?”

張禦卻是十分從容,道:“不急,還要再等一個人,遲兩天再回也是不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