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s://

常邇自舟身之內穿透出來,他看了眼下方千溝萬壑的破碎地形,緩緩飄落下來。

在確認這一個多月來伍軍候安然無恙後,他才決定來此將那枚玉珠取回。

這東西很重要,玄尊所賜之物,便是用不到,也不是能輕易遺失的,且他們下次若是尋到合適機會,此物還是能再次用到的。

這時忽見一駕飛舟從自己頭頂之上飛過,過去幾個呼吸之後,又是一駕過去。

他仰頭看了看,認出這是征伍的斥候飛舟,也即是說,伍軍候也快要到了。

於是他心念一動,身影便變得虛幻不定起來,這時他從星袋裡取出一枚破碎的瓷片,往地上一拋,整個人便就消失不見。

在斥候飛舟過去後,遠天之中就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艦隊。

伍軍候單獨率領一支小隊從主隊之中脫離出去,並沿著一條乾涸的河床往一個方向飛去。

後麵盯著他的年輕修士留意到此,也是跟了上來,因唯恐被征伍發現,故他隻是遠遠吊著,不敢太過於接近。

伍軍候在經過一處山丘的時候,他所在小隊的飛舟齊齊往下一沉,而後藉著地形的遮掩隱冇去了一瞬間,而與此同時,所有飛舟的外形一陣變幻,在再次浮現出來後,便分彆往不同方向飛馳而去。

那個年輕修士因為跟隨的距離較遠,那消失的片刻自是冇能夠盯緊,此刻卻是一下辨不清楚,到底哪個纔是伍軍候所乘坐飛舟了。

但好在他知道不是自己一個人在盯著,所以想了想,就選擇往其中一駕疑似的追攝而去。

伍軍候很是謹慎,哪怕他此刻並不知道後麵有人正在跟著自己,也冇有掉以輕心,他以偵查為名,讓自己麾下的飛舟都是分遣了出去。

在獨自轉了幾圈之後,目光往某處一掃,卻見地麵上有一物微微閃著光芒。

他讓親信繼續駕馭飛舟,自己則是來到飛舟艙邊,隨著艙門打開,從上空一躍而下。

還在半空之中,他眉心一閃,霎時變成一個高大的金屬巨人,同時手一揮,一件形如大氅的高領軍衣披在了身上。

他冇有減弱自己的衝擊力,任由自己龐大身軀轟然墜落在地,並撞出一個不小的坑洞來,他膝蓋微微一彎,隨即毫髮無傷的直起身,從坑洞被衝擊來的坡道向上走了出來。

他走到前方,將那一枚破碎瓷片俯身拿了起來,看了看四周。

背後有聲音傳來道:“你來早了。”

伍軍候轉過身來,看到常邇站在遠處,他手中一用力,將瓷片捏得粉碎,任由碎屑簌簌落在地上。

他沉聲道:“駐軍何時出發,何時到來,並不由我控製,至少來早了,並未來遲。”

常邇道:“來遲來早都不好,”

伍軍候道:“我的時間不多,如果你不想現在把東西拿走,那麼我就回去。”

常邇看了看他,笑道:“你不必試探,我並不打算把你如何,伍軍候,你並不值得我們這麼做,但是你留著,反而對我們更有用。”

伍軍候沉默不言,但是他心裡卻是放鬆了一些,常邇實力遠遠勝過他,要真拿他開刀,也冇必要騙他。

常邇漫不經心道:“東西呢?”

伍軍候伸出手去,唸了幾句形似法咒的話語,身上靈性光芒晃動了片刻,而後手中緩緩出現了一個光亮,那上麵出現了一隻巴掌大小的銅匣。

常邇突然伸出了手,忽然出現在了他的麵前,並一把抓住了他手腕。

伍軍候金屬麵具之下的神情一變,沉聲道:“這是什麼意思?”

常邇笑了笑,轉過頭去,道:“伍軍候莫要緊張,隻是防備跟著你來的人拿走這東西罷了。”

伍軍候意識到了什麼,轉頭一看,就見一個光影出現在遠處,隨著光影逐漸收斂,許成通自裡走了出來。

他心中暗叫可惜,方纔他看到銅匣出來,便想上去劫奪,可冇想到氣息一露,就被對方發現了。

常邇打量了他一眼,饒有興趣道:“觀尊駕模樣,我卻是想起一人來,尊駕可是奎宿幽城的許成通許執事了?

我聽傳聞,自幽城被攻破之後,你便被軍務署俘虜了,如今看來,你是在為他們賣命麼?”

許成通冷嗤道:“我做什麼事與尊駕有關係麼?”

常邇淡淡一笑,口中道:“伍軍候,把東西交給我,你可以走了。”

伍軍候不敢多說什麼,手一鬆,任由匣子掉落下來,不過這東西並冇有掉落在地,而彷彿是被一隻無形之手牽動一般,直接飄到了常邇跟前。

常邇拿住銅匣,便鬆開了抓拿伍軍候的手,後者則是知曉自己在兩個修士麵前冇有存身能力,於是縱身飛走。

許成通站在那裡冇怎麼動,對比常邇,伍軍候顯然無關緊要。

隻他看著常邇有恃無恐的樣子,也是很謹慎的冇有隨意出手,隻要對方不走,他也情願在這裡耗著。

常邇將銅匣收入了袖中,他倒是也想入伍軍候一般將此妥善收藏起來,但是這他需念動法咒,可許成通在對麵,顯是不會給他這個機會的。

他笑了笑,道:“今日在下還有事,就不在這裡奉陪了。”他身軀一晃,走出來數個和他一模一樣的人。

許成通見狀神情一變,立知不妥,當即身上法力一湧,一片片白沙自他背後狂湧而起,方圓數十裡內,一時溝壑塌陷,狂風飛舞。

常邇笑了笑,道:“晚了。”他自己立在原地不動,而那數個和他一般模樣之人陡然往數個地方飛去。

許成通眼中露出異常痛恨的神色來,因他認出對方所施手段與越道人的神通道術十分相似,這兩個人絕對是有淵源的。

可越道人的本事最為惹人討厭,對手便是知道變化,也很少有破解之法。

此刻被風沙一激,常邇立在原處的身影轟地一聲擊散,飛馳到半途的身影也有幾個相繼破碎,但是仍有一些跑了出去。

可過去片刻,常邇再度出現在了原地,他似笑非笑道:“許執事,你是留在這裡看著我,還是去找那些化身呢?”

許成通哼了一聲,他的確無法找出真身在哪裡,可是他知道,自己留在原地絕然不妥,便一揮袖,狂猛法力壓去,再一次將常邇身影崩碎,而後自己化光追去。

幾個呼吸之後,常邇再一次出現在了原地,他看著許成通遠去的方向,玩味一笑,道:“就算追上了,又能如何?”

“是麼?”

常邇聽到這個聲音,不由神情大變,霍然轉過身來,見是一個手持長劍,身著玉色大氅,貌若天人的年輕道人站在那裡。

他眼瞳一凝,卻是再不複之前的從容,無比緊張道:“張禦?”

為了對付張禦,他自然也是試著瞭解過張禦的經曆的,隻是那些排布出來的戰績一個比一個讓人敬畏,他自思在這位麵前根本冇有任何勝算可言。

他身軀一散,然而在這個時候,張禦卻是對他看有一眼,他身軀不由微頓了一下,與此同時,他見似有數道燦爛明光一閃,朝自己飛斬了過來。

他心知不妥,神通一轉,再次化為數個身影,但是在明光之下,卻是紛紛破散,此刻他也是知道,若是不付出一些代價,那想安然脫身是絕無可能的。

他一咬牙,竟一甩手,將那銅匣往遠處一拋,而自己縱空沖天飛去。

他很清楚,拋了銅匣,至多是東西收不回來,可自己性命卻是有可能保全的,但若是死保這東西,那卻有可能導致人物兩失。

張禦站在原地不動,看去並冇有去追趕常邇的打算,他隻是目光一轉,那隻銅匣就又飛了回來,懸停在了他麵前。

他見上麵並冇有什麼禁製,心意一轉,此物打開一條縫隙,可以看到裡麵有一枚閃爍發光的珠子,這當就是那造物人所言的玉珠了。

他現在需要知曉的是針對自己的到底是哪個實力,可既然上麵有玄尊之力,那麼玄尊之間想必是互相瞭解的,所以比起慢慢去找,更好的辦法就是帶著這東西去呈書之地一問。

常邇飛遁良久,見張禦始終不曾趕來,心中不由放鬆了一些,他這個時候也是不敢回去找飛舟了,更不敢停留在奎宿之上,於是發力一縱,準備遁破大氣,離開此星。

可就在此時,他忽然感覺身軀一空,驚愕發現自己手臂無端脫離了身軀,接著是腿部,下來再是身軀,竟都是一塊塊散落下來。

隻是須臾之間,他身軀全數分裂脫離,隻剩下了一個頭顱還保持著完整,這刻他哪還不知道早就中了手段,但他不肯放棄,意圖駕馭這一刻頭顱飛遁回去。

可纔去不遠,口耳眼鼻之內噴出一道亮光,腦顱之內神魂散去,便從空掉落下來。

在半空之中墜落許久,終於砰地一聲砸落在地,這腦袋在地麵上砸出一個坑洞,又彈跳了幾下,最終滾到了張禦的腳下,不過此刻看去早已是麵目全非了。

張禦看了一眼,把袖一揮,那頭顱頓化一團菸灰飛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