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s://”

少年道人懷抱拂塵,站在那裡言道:“正清一脈當初逆勢而動,說什麼興真滅玄之言,屢屢阻撓玄廷諸務,故是嚴懲一番之後,被玄廷驅趕了出去。

隻其人之言,當時也不是無人附和,也頗有一些人站在他這邊,其人不見之後,此輩便不再作聲,但其心中卻未必就放下這等執唸了。”

張禦方纔一聽“正清”二字,便就明白針對自己的到底是誰人了,他此前也是有往這裡想過,隻是無法確定罷了。

東庭都護府之事可以說是就是正清一脈的餘孽在背後弄鬼,冇想到在外層也是遇到了此一派之人。

他道:“按使者之言,這枚玉珠當就是當中某一位的手段了?”

少年道人冷哂道:“此事我會尋此人問上一問,不過張巡護,隻要人心妄念不去,這件事卻並不會因此而結束,巡護可是明白麼?”

張禦點首道:“禦自是明白。”

真玄對立也算得上是道念之爭了,可冇這麼容易讓人放棄,除非是將那些私下裡支援滅玄興真言論的玄尊俱是抓拿起來。

可這顯然是不可能的,當年玄廷都未曾做此事,遑論如今。

至於襲擊他之事,若是抓到把柄,那自可問罪,可玄尊賜給下麵的東西自然不可能拿來直接當證據。

少年道人又冷然言道:“不錯張巡護身為玄廷巡護,乃是玄廷在外之使者,你受威脅,此事也是涉及到玄廷威信,卻也不能這般輕易罷休。”

他拿起拂塵,對那玉珠就是一拂,霎時間,一縷青煙自裡飄了出來,倏忽散去,但在下一刻,內中又有一股力量生誕出來,並由此綻放出了一道光亮。

張禦立見這東西變得與原來已是大為不同,適才觀來,這隻是一枚表麵泛著光澤的珠玉,內斂含蓄,而現在卻是五彩繽紛,格外閃耀奪目。

少年道人道:“我已是化去了那人渡入此中法力,並在上麵另行施展了手段,巡護可憑此物去尋那些鬼祟之輩,外層之中,但凡與此物有所牽連的之人都可尋到,你據此逐一剷除便是。”

說話之間,他把拂塵一撥,這玉珠也是向前飄了過來。

張禦將此接入掌中,握住之後,便即拱手一禮,道:“多謝使者。”

少年道人對他一點頭,道:“巡護且去吧。”

這話音一落,周圍場景頓時開始變得虛淡起來,張禦也是感覺自己在急速後退之中,待得渾身一定,發現自己仍然站在那麵大玉璧之前。

他看了眼手中玉珠,意念一轉,自身不斷上浮,隻是片刻間,就又回到了山原冰坑之前,對萬物斷絕的感應一下又湧入了心神之中。

他抬頭看了一眼天穹,青虹一閃,已是飛去不見,唯有來自雪原的風聲仍舊徘徊在雪峰大地之間。

奎宿軍務署中,署主洪原秋正在觀看四方送來的報書,他眉頭緊皺,神情之中滿是凝肅。

這段時間以來,軍務署逐漸撤回了征戰虢星的正軍,而整個虢星為了不被上宸天修士再度利用,也被戴玄尊施以手段封禁了。

在正軍陸續迴轉這段時間,軍務署之前耽擱的事情也是重新拾起,主要是清理各地星上又一次冒頭的邪神信眾還有無孔不入的上宸天的修士。

在這其中,他又是投入了一批向玉京天機院訂造的造物。

而隨著這一連串戰鬥下來,各方麵都是向上反映,說是如今新的袍甲十分有用,尤其得到了軍衣藥油的幫襯,使得虛空外邪的侵襲減弱到了幾乎無有影響得地方。

這使得這些軍卒不再受以往的限製和困擾,征伍行動變得更是迅速,調動的區域也是更為廣大,還不用再因受軍備拖累而困守一地。

因為有著這種種好處,軍中有不少軍校提議,要軍務署加強這方麵的采買,以加強正軍的戰鬥力。

洪原秋此刻卻是記著之前張禦的警告,還有出於一名軍署長吏本能的警惕,所以卻是冇有答應下麵的請求,而是一直在壓著此事。

然而這幾天來,奎宿各個地方的鎮軍和征伍都是呼喊著要換裝。

這裡很多人隻是目光短淺,不識大局,很多人是人雲亦雲,而聲音最大的則是私下收了好處的。

越是這樣,他就越不能輕易鬆這個口。

可下麵的喧聲他也不能完全視若不見,因為明麵上這是對整個奎宿有益的事情,哪怕他是署主也冇法壓下所有人的意見,還有人私下向玉京遞書,試圖依靠上麵的力量來迫使他同意,故這幾天來他的壓力也是很大。

他感覺再這麼下去,自己恐怕很難堅持住。

親信文吏這時自外轉入進來,向前遞上了一封文書,道:“署主,遣人張巡護送來的。”

洪原秋拿來看了一眼,這是下麵一個軍候被外人蠱惑,有合謀暗算張禦這位玄廷巡護之嫌,他對此也很是重視,肅然道:“這件事請一定嚴加懲處。”

文吏道一聲是。

洪原秋囑咐過後,正準備把文書放在一邊,可忽然間心中一動,又將此書重新拿過看了看,過了一會兒,他歎道:

“現在諸位軍校都是讓我加快更換袍甲,可是下麵的軍士良莠不齊,甚至其中還有不少勾結外敵之人,我又怎能輕易開個這個口子呢?”

文吏小心問道:“那署主的意思……”

洪原秋沉聲道:“有鑒於此,我決定整肅軍紀,清理那些害群之馬。”

文吏一驚,這可不是什麼小事,他正待勸說,可是一抬頭,發現洪原秋正目光炯炯看著自己,他也似是意識到了什麼,轉了轉念,附和道:“署主高瞻遠矚,確實下麵有一些人很不像話。”

洪原秋沉聲道:“你去把欒將軍請來,關於此事,我需要與他做一番商議。”

張禦從呈書之地轉回了曇泉州的宅院之內,先是調息打坐了一會兒,待得精神完滿,就將那玉珠拿了出來,隨後把心光灌入其中。

這玉珠緩緩飄了起來,頓有片刻,就飛出了正居,往天空之中飛射了出去,他從堂內走了出來,便化一道遁光跟了上來。

這玉珠在前引路,其方向是往奎宿上空飛去的。

他在後麵跟著,見玉珠往通向胃宿天門之中穿入,眸光一閃,也是同樣飛入天門,一陣光芒亂流之後,他已是出現在了胃宿地星之外。

那珠子到此不停,而是化一道流光繼續往胃宿地星下方飛去。

胃宿一處位於地表的宮台之內,曹道人神色不太好看,因為他方纔收到了一個報告,說是常邇命牌碎裂,無疑已是斃命了。

他立時想到,這一定是常邇這一次取拿玉珠的時候出事了,他心中搖頭,可惜了一個得力的助手。

他想了想,常邇此行除自己之外無人知曉,這般看來,多半是那伍軍候暴露了,說不定那玄尊所賜的玉珠也是落到了對麵之人的手中、

而能佈下此局且又能殺死常邇的,最有可能的就是張禦了,不然以常邇的本事,就是事機敗露也能逃了出來的。

而常邇神魂有禁製,應該是不會交代出來的什麼,他也不怕泄露出什麼,可是長久以來的警惕心,讓他覺得既然自己不合再待在這裡,應該換一個地方了。

有此念想之後,他喚來幾人,關照了幾聲,隨後帶著幾名親信坐上飛舟,並往天門方向飛去,他打算先去較遠的星宿避一避,等確定無事了再回來。

張禦此時跟著那枚玉珠已是進入了胃宿地星之中,正穿破大氣而下,這個時候,一駕飛舟正往上空飛去,雖然與他相隔較遠,可兩者也算得上是交錯而過。

而那原本落下去的玉珠這時卻是一頓,而後倏地一轉頭,又往天空之中飛去。

張禦眸光一閃,看著那玉珠飛去方向,也是轉過遁光,跟了過來。

曹道人坐在主艙之內,正端著茶盞品茶,隻是此時此刻,懸掛在腰間的一枚玉佩驟然亮了起來。

他麵色微微一變,這是示警之物,唯有遇到極度危險的人物接近,纔有可能會出現這等情況。

他根本不去多作打量,直接伸手一按飛舟,舟身之外霎時爆發出一股絢爛流焰,速度驟然提升了數倍。

張禦這時也是看到了那上方那忽然飛射加速的飛舟,而玉珠也是在往此舟方向追去,頓時意識到正主就在其中。

不過這飛舟遁速異常之快,看得出還是一件法器,儘管雙方距離在逐漸拉近,但也不是一時半刻能夠追上的。

曹道人這時此抽空朝後看去,見到那一道玉霧青虹,眼皮不覺一跳,已是猜到了來人為誰。

他腦海之中念頭飛快轉動著,他雖然不知道張禦為什麼能找到自己,可是事到如今,想這些已是無濟於事,而正麵對抗張禦是不明智的,也是最差的選擇。

他習慣於躲在暗處抓住敵人的弱點,這種冇準備的鬥戰他覺得自己能避則避。

於是轉過頭,對站在身後一名頭臉全數覆蓋在灰袍之內的道人言道:“稍候若此人追上,你上去阻他一阻,能拖多久拖多久。”

那道人下巴稍抬,露出乾癟的皮肉,用嘶啞聲音道:“謹遵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