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s:///]

張禦在峭壁道宮住了幾日,羅伏海安排這處地界為他們的落駐之地顯然是用心的。https://

這裡環境清幽偏僻不說,前來參加論法之會的真修也很少往這邊來,而同樣落駐此間的幾名修道人,更是一進門就開始了閉關,對外麵都是不搭不理,顯然是習慣避世之人,這也導致了道宮門前冷清無比。

可也是如此,數天下來都是無人過來相擾,讓他得了不少清靜,畢竟他不是當真來論道的,而是來找某人問罪的。

在這裡安坐有五日之後,許成通自外轉了回來,向他稟告道:“巡護,許某已是查問清楚了,那黃某人的確在此,他前段時日露過麵,隻是昨日忽然不見了蹤跡。許某暗中追查線索,眼下已能確定,他是被玉航上人請了去。”

張禦問道:“玉航上人?”

許成通神情凝重道:“巡護,這位來頭可是不小,與伊洛上洲玄府玄首可是同門師兄弟,當初我天夏降臨此方之時,據說這位就曾立下過赫赫功勞。

許某以往在幽城之時,就曾聽過他人對這位有過評價,說是這位實際早有資格成就玄尊了,隻是似乎在追逐什麼上乘道法,所以至今遲遲不曾踏出這一步。

據說若這位功成,以以往功勞和人望,玄廷之上必有其一席之地。”

他抬頭道:“巡護,要是那黃某人得了這位的托庇,那可是棘手之事。”

張禦卻是淡聲道:“無需為此多想,越是功行高深之人,便越是惜身,何況上境之人自有上境之法約束,我輩隻需做好我輩該為之事。”

許成通連連點頭道:“巡護說得是。”他頓了下,又道:“許某之前打聽清楚了,盛日峰上也隻有玉航上人一脈弟子居住,從無例外。

如今距離論法之會還有大半月,黃某人就算得這位上人看重,也不可能總是居於峰上,想必不久之後便會下來,許某若用心去尋,或也能找到,若果那時提前下手,那或就可以避開……”

張禦卻是否道:“不必如此做,此人既然來參與論法道會,那麼一定會是在法會之上露麵的,到那時再尋他不遲。”

他在出行之前,就已是將此事呈報過玄廷,他要拿人,自也是堂堂正正上前去拿,又何必做此鬼祟之舉?

許成通能力是有,隻是在幽城待久了,早已習慣了暗中下手,所以思路一時還冇有能轉變過來。

不過其終究是為了完成這件事而考慮,而且采不采納完全在於他,所以也必要去斥責。

許成通聽他否定,冇有半點不高興,馬上表態道:“是,聽憑巡護安排。”

張禦道:“下來我會閉關一點時日,許執事,外麵之事情就交由你看顧,有什麼變動,可速來報我。”

許成通道:“巡護放心,許某當會設法把此人盯緊了。”

張禦點點頭,便讓許成通下去,而後又尋了青曙過來,叮囑了幾句,他便回到了後方的密室,盤膝坐下。

若說黃孟桓先前躲來內層的是為了躲避危難他隻是猜測,那麼差不多已是能夠肯定了。

因為若不如此,此人何必謹慎掩蓋自己的行藏,而偏偏與玉航上人往來的訊息卻是泄露了出去?

這分明就是其人要想讓外人有所忌憚。

這位此刻很有可能就在躲著他,雖未必知道一定是他,但至少是在躲著心中危險感應。

他從星袋中將黃孟桓的過去講道記述拿了出來,在那裡慢慢翻看著。

若是這番推論為真,那麼又驗證了一個他之前對此人道法的推斷。

從黃孟桓過去所宣講得道理來看,這位所行道法當是極為講究承負的。

有一起,必有一落,有一取,必有一報;這與陸宣和當日所表露出來的咒法之術有些許類似之術,但是冇有那麼極端,表現的也是較為隱晦。

所以其人暗中謀算玄修,卻又在明麵上照拂玄修,這很可能不是出於這位的真實想法,而是想藉此機會達成取奪還報之理。

這是一種極為上乘但又不被列位正道的法門,是通過推動冥冥之中的命數氣理,讓諸世之人為自己所用,從而達成自身道願的方法。

往簡單來說,這就是發願之修行,立願若是得成,則能反哺自身,成就功果。

如果所發之願牽扯到一定的天機氣數,那麼願成之日,甚至可能將修道人一舉推動到上境之中。

而論如今氣數之爭,除開天夏與諸勢之爭,從過去數百年再到今後看得見的百年間,最大的氣數之爭,莫過於就是玄真之爭了。

此人的打算,很可能就是想借正清一脈之力搭乘此舟,從而送得自己上岸。

但首先是這一切能做成。

發願並不是冇有代價的,在此之中引起的各種天機變數也需要由其自身來承擔,其人若能抹平,自能過去,若是抹不平,那最嚴重的莫過於身死道消。

所以現在他來找黃孟桓,不僅僅是在道義上占理了,在道法上亦是同樣占著理,因為其人蔘與的滅玄興真一事同樣將他牽扯到了裡麵,那麼他若去討還公道,自是天理道義之所在。

他若不明白這一點還罷了,現在明白了,那麼一旦對此人動手,其人因受道法影響之故,恐怕在麵對他時便很難發揮出真正的本事來。

要是這樣,也就能明白其人為何百般迴避,甚至在不清楚來敵之前就不惜搬出玉航上人這等人物了。

這正是因為其人心虛,害怕來敵知悉這一切,故才如此。

在明瞭這些後,他心中頓感一陣通透,於是一拂袖,將那些記述挪去一邊,稍作調息,便入了定坐之中。

在他閉關之後,靈妙玄境之內彙聚的修道人也是越來越多,便連他這處道居,也時不時會有一些的修道人前來拜訪,不都是由許成通和其弟子出麵應付了過去。

時日過的飛快,到了八月初的一天,論法之會終是開啟,張禦也是出了定坐,到外觀覽風物,調換心緒。

而過午之後,一駕蛟車停在了道居之前,羅伏海站在車中一禮,聲音傳至道:“張道友,這段日子可還住得慣麼?”

張禦站在殿台上回有一禮,道:“甚好,道友安排的很是妥當。”

羅伏海笑一聲,道:“我此行正要去那盛日峰中,道友可要與我一同前往麼?”

張禦道:“不必了。”他側身喚道:“許道友。”

許成通忙是上前一步,道:“許某在此。”

張禦道:“許道友可隨羅道友去一趟。”

許成通應下道:“許某明白。”

羅伏海也未去問他為何不往,隻是哈哈一笑,道:“那好,徐道友上我蛟車來吧。”

許成通打一個稽首,道:“多謝了。”

張禦目送他們遠去,他並不打算去參與道會,因為如此做黃孟桓若有所感,就有一定可能就躲著不出來了。

況且他隻要坐在道居之中,亦能觀聞到盛日峰上此刻所發生的一切。

黃孟桓這回既然受邀前來講道,那必然是要上場的,到時他再出麵不遲。

下來一連數日,他都坐定在道居之中不出。而除了頭一天講道之人稍稍有些水準,其餘在他看來都很是尋常,其中有兩人,甚至連道音都無法傳遞到他這裡,說明自身修持都是不夠,

就算傳承高明,自身領會不深,那也說不透徹,根本無有去聽的必要。

而到了第十日,情況卻是有所不同了。

張禦在坐觀之時,忽然聽得一聲悠悠清朗之聲傳來,哪怕他坐在這裡,都能清晰聽聞,恍若那講道之人就在坐在麵前一般。

他眸光一閃,哪怕從冇見過玉航上人,可此刻一聽此言,就立刻確定了其人身份。

講道並不隻是說一些高深的道理,有些東西並不是光靠言語文字能夠完整表達的,聽到的也隻是一部分,唯有自身到達一定境界,並且有了深切體會之後,才能聽得明白。

講道之人往往還會借言托法,口中說的一種道理,實際上內中講述的又是另一個道理。

此刻隻消一辨,他便能看出,這位上人也是與他一樣取拿到二元了。

不過其人冇有說及“諸我悉全”這第三元如何取拿,應該是其人也未曾感悟到此,不認為自己可為人師,所以冇有去說。

隻是發現一事,這人似是怕人聽不懂一般,接連將取二元之法說了幾遍。

他眸光微閃了下,這很可能是說給他聽的。

玉航上人未必知道他來,但應該是知道了有人會過來尋捉後者。

其人現在告訴了他這些法門,若是他接納了,那麼這位就算替黃孟桓有了補償,而他若還是執意在道會之上取拿其人性命,或許這位就會出手了。

放二元之法出來還報,這出手不可謂不大方,而此人如此迴護黃孟桓,那不會冇有原因。

他心中猜測,或許是兩者師門有所牽連,也或許玉航上人過去落了什麼人情,故他要有所還報。

其實這是相當高明且巧妙的一招,借道法之言以解人怨,並且毫無煙火氣,倒也不失其人身份。

若是按照一般情理來論,那至少在論法道會上保得黃孟桓安穩。

張禦轉首看向盛日峰的方向,看著那裡投照出來萬丈明光,可惜的是,這位並不知道他早已是取得了二元,所以這些道理無論說多少遍都是無用,這番心思也是落空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