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從玄府回來後,就住在了原先泰陽學宮的舊居之中,下來幾天,便有不少人問訊前來拜訪。

大都督楊玨也一樣是派人前來問候,並送來了不少禮物,果如餘名揚所言,這些東西俱是一些古物。

隻是大都督的禮物中,卻冇有一個有源能存在的。

這是因為都是下麪人進獻的,首先要確保這些東西冇有任何神異力量,其次也要和任何異神冇有瓜葛,最後就是要求這些東西外觀精美,看來賞心悅目,似那些古怪之物絕然是送不到大都督麵前的。

不過這是一片心意,自不能拿禮物輕重和是否有用來衡量,而且這些東西看得出每一個都是經過精挑細選的,很是用了一番心思,所以他自是不會嫌棄。

倒是學生安初兒送來的東西雖然少,可卻九成以上蘊有源能,而且來處各有不同,不難看出,這些當都是她自家慢慢蒐集得來的。

而大都督的親姐,也就是另一個學生楊瓔這回不曾露麵,這是因為當初她在青陽進學過後就轉去玉京了,這也是玉京對都護府的某種安排。

回到舊居後的第四天,他謝絕訪客,一人坐在原來的靜室之內,在定坐了一會兒後,將幾塊殘破的石板拿了出來,還有一些夾雜著古代文字的信箋也是在攤在了案幾之上。

這是當初他養父留下來,被神尉軍副尉主燕敘倫奪去,結果又被他重新取回的那一塊石板。

從信簽上留下的語句來看,當初養父留下這東西似是有意讓他從中取得某種力量,並且還留下了去找尋下一塊石板的線索。

隻是當時他另有自己的路要走,故是冇有去做此等事。

從信上提供的下落來看,另一塊也在東庭都護府這裡,且就在安山某地。

這次他既然要去那裡,便準備順便將此物也是一併取拿了。

一夜過去之後,他從靜室站起,走到了舊居之外,反身再看了看此間,伸手將大門合上,便邁步出了泰陽學宮。

他在瑞光城中留駐的許成通一行人,便帶上眾人乘上白舟,往洪河隘口這邊過來。

許成通看著遠處的安山,道:“山勢綿延,猶見雄壯,巡護,看來這片山脈之後還有更為曠闊的地界。”

張禦道:“天夏所占本土,乃是數個紀曆以來外來諸勢力交替的中心所在,興衰滅亡隻是等閒事。而在這裡,雖也同樣上演此事,但保留下來的東西卻更多,尤其是這安山以東,我疑深處蟄藏著更多古老之物。”

青曙道:“先生,那玄廷為何不派遣人手探明此地呢?若有威脅,也能提前消除。”

張禦道:“我以為,此前天夏在此設立都護府,實際上就有此等考量,隻是後來濁潮到來,現如今各洲正努力恢複民生,理順內事,在未曾恢複舊觀之前,想來是不會把目光再投注向外的。”

從如今天夏在外層的佈置都可看出,乃是以防守為主,冇有任何主動出擊的跡象。

從大略上來說,這是對的。

占據了內層的天夏,實力每一天都在增加著,根本不必要現在和外層的諸勢力去拚什麼,隻需要守住守好內層,時間越長,雙方的差距就越大。

就如蘇芊當日來都護府時對他所言,雖然經曆了濁潮,可是如今的天夏卻是比以往更是強大了,哪怕就這麼坐等下去,也能將這些敵人耗死。

但是敵人肯定是不甘等死的,一定是會做些什麼的,甚至是會上來拚命的。

當然,無論是他還是蘇芊,現在所看到的隻是中下層的力量,再往上如何,那還不是他們現在所能瞭解的。

正思索之間,白舟已然來到了洪河隘口的上空,早年他經過這裡時,此間遍佈著密密麻麻的軍壘,而現在能夠看到,這些軍壘大部分都是空著的,倒是有少數軍壘正埋藏在地下。

有過青陽的經曆,他一眼便看出這是為了方便用上那玄兵轟爆的戰術。

現在都護府內也有了自己的天機院,可以打造玄兵,對付那些土著和掌握神異力量的祭祀根本不需要成千上萬的軍隊,直接一枚玄兵上去就可夷平。

白舟在挨近之後,一束接引光亮照來,便在其指引之下在一處泊舟天台上落下。

泊台之下,一個身軀魁梧的修道人在等候那裡,正是當年和他合作過的竇昌,而在竇昌身邊,還有一個手持竹劍,戴著眼鏡的白衣女子。

張禦下了飛舟,見到二人,拱手一禮,道:“竇師兄。”又對辛瑤一點頭,道:“辛師姐,兩位安好。”

竇昌還有

-->>

一禮,發出洪亮笑聲,道:“我們收到玄首的傳訊了,知道張師弟要來此,特意在此等著。”

辛瑤對他一個萬福,目光凝定在他身上片刻,才道:“張師弟,真是許久不見。”

竇昌沉聲道:“聽說師弟此番要入安山?”

張禦道:“正是。”

竇昌道:“如今從隘口過去五百裡都是無需擔心,隻再往前去,就需小心了,因為那裡的濁潮比我們這裡來得濃厚的多。”

張禦道:“多謝竇師兄提醒。”

就在這這個時候,大地震動了一下,而後又是一下,眾人轉頭看去,卻見遠處出現在了一個模糊的巨影,看去是一個四肢著地的巨象,身旁那些零落的樹木猶如雜草一般被其輕易橫推開來。

竇昌看了一眼,沉聲道:“又是從安山深處跑出來的靈性生靈。這兩年來有數十次了,不過這麼大的個頭,倒是省的我們出麵了。”

就在他語音落下後冇有多久,一道銀芒從後方劃空而過,落在了那龐大生靈的前方,緊隨其後,一點閃爍光芒也是從天中落下。

霎時間,一道刺目的閃光從前方爆閃出來,這一刹那,感覺周圍整個天空都是黯淡下來,接下來,卻是巨大的聲響隆隆震動大地,可見前方的泥土和森林如波浪一般向四麵八方湧動著。

待一切平息,再看去時,隻見那裡已經變成了一片白地,那頭龐大靈性生靈已是不見了蹤影。

竇昌道:“這東西要怪就怪在個頭太大,挪動太緩,正好是玄兵的靶子,但是一些靈巧的靈性生靈卻是不易對付了。”

辛瑤道:“隘口附近許多可疑地界都用玄兵轟爆過,張師弟沿著這些地界行走,可減少許多麻煩。”

張禦點了下頭,道:“多謝辛師姐提醒。”

他與兩人聊了幾句後,就再度登上飛舟,沿著那些玄兵轟爆出來的地界往裡深入,

他養父給他的信簽對於如何找到下一塊石板有著簡略描述,但是無不是以密林中的一些東西作為參照,或是巨大的山形,或是特異的植物。

可是如今經過玄兵轟爆後,植物是找不到了,但好在一些山形還是殘留著,再則這裡也比不得之前濁潮濃烈的時候方向難辨,所以僅僅是用了半天時間,他便找到了信簽上所提到的地方。

這是一座滿是裸露岩石的山體,這裡其實距離隘口並不遠,看到出也曾遭受過玄兵餘波的衝擊,可是這座山體卻是依然堅固。

張禦凝定著看了一會兒,許久才道:“你們在此等候我。”

許成通等人稱了一聲是。

張禦自白舟之內出來,他身形驟然一閃,已是出現在了山頂上方,目光下落,伸手一拂袖,一大片碎石被清移了出去,山頂側壁之上露出了一個敞開的洞窟。

他身形緩落下來,伸手將遮帽戴起,便朝裡走入進去。

看得出腳下所在之地是由人工開鑿出來的,周圍山壁平整嚴實,上麵還雕鑿著許多古怪生靈的浮雕,那空洞的眼神此刻好像都在盯著他。

他在此緩步走著,通道前麵有些狹窄,可是越到後麵越是寬敞。

在走過一扇震塌的石門之後,顯露在前麵的是一條筆直的通道,前方儘頭處是個圓形石門,如今也是破碎一半了,而在通道左右兩邊,則是兩排高大的壁龕。

壁龕之中豎立著一個個陶土做的人形模樣的陶罐,上麵看去當是塗抹過某種彩料,現在都已是斑駁脫落,模糊不清了。

他在此停步,朝周圍打量了一眼,從痕跡上看,這裡應該曾是某一個古老的遺蹟,但後來應該又被人利用改造過了。

他轉目看了旁側其中一隻陶罐一眼,隨著心力激發,上麵頓時發出畢剝之聲,一絲絲裂縫,最後整個粉碎開來。

裡麵暴露出來的,是一個頭顱尖削,四肢長蹼的類人生靈的石像。

可這東西從裡到外都冇雕鑿的痕跡,並且在身軀內裡還存在有骨骼和內臟的構造,這無疑說明這東西原先是一個生靈,隻是經過了某種神異力量的侵襲,所以才變成了眼前這般模樣。

可他心中又覺得,這事情怕是冇這麼簡單,不過這些東西的層次並不高,所以也無需去深究。

他從這滿是陶俑罐的通道中走過,一直來到儘頭處,這時他透過那圓形石門的破碎孔洞往裡看了一眼,卻見一個有些熟悉的人影正半跪在那裡,他眸光一閃,“寧崑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