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正平麵色一沉,道:“我與張玄正在這裡說話,哪有你插嘴的餘地!”

那年輕弟子卻道:“師伯和張玄正談論的是弟子師父,作為師父親傳,弟子不能不問,還請師伯給弟子一個說話的機會。”說著,他深深拜揖下去。

泰正平看向張禦,歉然道:“張玄正,真是失禮了。”

張禦倒不在意,淡然言道:“既是姬道友的親傳弟子,卻無道理不給他說話。”

泰正平看向那年輕弟子,語聲稍緩道:“你到底想說何事?想清楚了再說。”

那年輕弟子抬頭看他一眼,道:“師伯,方纔我等所見照影,未必見得就是真實的。”

泰正平聽到這句話,卻是坐在那裡許久冇吭聲。

他知道自己這個師侄脾氣執拗,認定一件事就不放。今天本來是不想帶他過來的,奈何其人是他師弟留在這裡的唯一弟子,不帶著也說不過去。

其實不管他師弟到底是怎麼死的,他也能理解當時的情況,所以真相其實不重要,隻要在張禦這裡能得到一個說得過去的說法就行,他回去也算有個交代。

然而此言一出,這件事就不能這麼輕易收場了,勢必要問個清楚明白。

好一會兒之後,他才緩緩道:“張玄正,貧道自是信你所言,但是有些事……唉,我師侄說的話想來玄正也是聽到了?”

張禦神情如常道:“我聽到了,兩位若是對此還有所見疑,那可去玄廷那裡申言。”

泰正平微歎一聲,他站起身,對張禦打一個稽首,道:“今日打攪了。”

說完之後,他便帶著那年輕弟子從茶室之內走了出來,在迴轉臨時居處的路上,他一直皺著眉頭不說話。

年輕弟子看了看他,道:“師伯似乎不高興?”

泰正平歎道:“張玄正乃是青陽上洲玄正,你跟隨你老師這麼久,當是知曉這是何等地位,這件事不管他有錯與否,方纔順著他的言語說下去,那麼日後都好相見,甚或他還可能因為今日之事日後對你加以照拂。

可是你方纔那一言,我們與他卻是再也不能緩和關係了,反還可能大大得罪這一位。”

年輕弟子聽他這麼說,卻是語氣激烈道:“師伯,師侄從來就不在乎什麼好處,身為弟子,隻是想著為老師討回一個公道!

師伯,這人即便是青陽玄正,可終究隻是一玄修罷了,以老師的本事,若不是心神失守之下全無防備,又如何可能這麼輕易被他所殺?”

泰正平搖了搖頭,道:“玄修之中也是有厲害人物的,不能一概而論,這位能為一洲玄正,必是立下過莫大功勞的,冇有一定手段本事又哪裡做得到……”

可他看了看年輕弟子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知道其人此刻也聽不進這些東西,也就不再多說了,隻是道:“龐師侄,不管你如何想,屆時若是玄廷出了裁定,你便不可再在此事之上糾纏下去,今後給我好好修道,彆給你老師丟臉,不要給師門蒙羞。”

年輕弟子道:“師伯放心,隻要能為老師討回公道,弟子自不會再糾纏於此的。”

泰正平道:“望你說到做到。”

他待回到居處之後,就開始執筆寫申書,為了不太過得罪人,這裡麵語句他也是幾番斟酌,待寫畢之後,他封好此書,便喚來一名親信弟子,仔細叮囑了一些事宜,就讓其把書信呈送上去。

而另一邊,張禦離開了茶居之後,就回了白舟之上修持,一夜過去之後,他便轉挪白舟,再度往安山方向而去。

這回他是準備照著柳光的輿圖去檢視一下那些遺蹟,這上麵有好幾處是標註的地界,他此前也僅僅是在文獻上看到過。

白舟速度極快,在冇有濁潮影響的情形下,原本漫長路程隻是百來呼吸便就穿渡而過了,這與近在咫尺幾是冇有什麼區彆。

在下來大半個月中,走訪了數處遺蹟,每到一處,他先是詳細搜尋了一遍,而後再以畫筆將之描摹下來。

然而其中多數遺蹟與神明相關的古老東西都是不存在了。

一部分應該是被信眾撤離時帶走了,而另一部分,包括神像、神廟還有祭壇很明顯是經過了針對性的破壞,有的看得出還被破壞了好幾遍,不出意外,這應該是當初血陽神國所為。

不過他也並不是冇有收穫,還是有少數廢墟中是留下了不少古物的。

尤其是在一處名為“諾切”的遺蹟之中,這個古國躲藏在叢林深處,本身有著食人的習俗,認為如此做可以他人身上可以獲得力量。

&

-->>

nbsp;然而這並不是什麼玩笑,而是當真是能做到的,這個古國在強盛起來,不知為何拋棄了原來的神明,轉而崇拜一個名為“塔神”的異神,而在其蠱惑之下,整個族群開始了彼此之間的狩獵。

這場狩獵持續了十餘載,到了最後,整個國度的族民幾被一個人食儘,此人並且由此完成了以人成神的轉變。

而整個城市之中,最終隻留下了兩名工匠。他賜予兩人隻需喝清水就能活下去的神恩,代價是兩人負責雕鑿記錄他的“偉大”。

也是因為如此,這片廢墟纔會有各種傳說流傳出來,並被外界所得知。

或許是因為這裡早早冇了人居住,所以血陽神國並冇有盯上此處,從而得以保留了下來大量的神像和古物,讓他著實得了一番收穫。

不過在吸攝源能的時候,他也是發現,冥冥之中似有數道目光盯上了他,並且對他表達出了強烈的惡意。

他眸光微閃,若無意外,這應該是這片廢墟背後的異神了。

這些異神看來因為當初冇有與血陽神國起衝突,所以並冇有陷入長眠。

且他也由此想到,這些異神當都是居住在自己的神國之中。

他還記得當初自己在血陽神國之中得了許多收穫,若是對方當真來找他,那他說不定能順此找到對方所居之地。

他將手從一座滿是裂痕的神像之上收了回來,隨著他這個動作,整座神像轟然崩塌,變成了一地碎礫。

可在這個時候,他感受到後方傳來了一陣強烈的靈性波盪。

這個波盪最初在這片廢墟大約二十裡外,可隻是幾個呼吸後,就已是來到了這片廢墟之內,並且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他緩緩轉過身來,站在高台上看過去,便見一個渾身冒著紅色光芒,身著金銅甲,手持長矛,揹著弓箭的健壯男子沿著殘破的石板路向他走了過來。

他的容貌很是英武,眼中滿是凶戾和嗜血,但他的腳步很穩,每一步下去,整個大地都在震動著,而在他的身邊,還有一頭渾身皮毛赤紅的豹子。

在走到近處後,那個男子抬頭對他看有一眼,伸手一拿,一根標槍便出現在了手中,而後發出一聲怒吼,在整個廢墟因此聲震動起來的同時,那標槍則已化一道難以辨識的虛影,向著張禦所在之地射去!

而就在張禦尚在安山密林之中的時候,泰正平則是帶著那年輕弟子則是來到了泊舟天台之上。

根據回信,今天就將會有使者從玉京玄府到來,並負責裁定姬道人之事。

在等了小半日後,一駕描繪著玄渾蟬翼紋的銀灰色飛舟自遠空飛來,停落在了泊舟天台之上。

泰正平二人精神一振,在他們目注之下,見得那艙門打開,自裡出來一個衣衫皺皺巴巴,留著稀疏鬍鬚的修道人,他的頭髮淩亂無比,看去隻是隨意打了一個髻,他瞄了泰正平二人一眼,從上麵走了下來。

二人連忙迎上去,泰正平打一個稽首,道:“貧道泰正平,見過尊使,不知是尊使如何稱呼?”

年輕弟子也是跟著行有一禮,隻是他神情有異,他卻是萬萬冇有想到,這一次負責裁定的使者竟然是一個玄修,他心中頓時一陣不舒服,有些懷疑這位會不會偏幫那位張玄正。

那道人很是隨意回了一禮,言道:“我姓畢。”

泰正平忙道:“原來是畢上使,我們已為使者準備好了下榻的居處……”

畢道人卻是毫不客氣的打斷他,道:“不必了,如今已是十二月了,我得儘快把你們這裡事情處置了,我好能在過年之前趕回去。”

泰正平詫異道:“尊使如此急切麼?”

畢道人不耐煩道:“怎能不急,玄廷之中許多好物是年節才下賜的,而且好壞不一,我若是回去的晚了,那說不定得的東西就都是被人挑剩下的了。”

泰正平對此也不知該說什麼。

畢道人對他們揮了揮手,道:“好了,就勞煩二位去把那位張玄正請到此地,我去玄府去拿取那位姬守鎮的印信,待尋到人和物後,我們再尋一個地方,了結這件事情。”

泰正平忙是點頭稱是,隨即便帶著那年輕弟子離開了泊台。

在回去路上,那年輕弟子質疑道:“師伯,那人真是使者麼?身為修道人,怎會如此貪鄙無禮?”

泰正平撫須道:“你放心好了,不管他為人如何,他既是玄廷派來之人,那當不至於有失公允,我們先尋到張玄正才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