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瑞光城城東,柳府。

張禦這是第二次到此造訪了,不過這一次,柳光按照上次所言,不僅是邀請了他,也同樣是邀請了朱安世和辛瑤二人。

若是排除張禦和辛瑤修道人的身份,隻以專學來論,那麼他們這四人可以說得上是泰陽學宮古代博物專學這一代的翹楚了。

再往上鑽研此道的前輩不是冇有,不過那時候之人更多是把精力放在文字破譯和找尋古代文獻上,是為都護府能更好與各土著部落溝通,是為了能對抗各路異神,找出潛在的危險,而並不是純粹出於研究學問的目的。

似如裘學令,再如他的學生詹治同都是如此,他們或許在某一方麵有長才,但是對於這些古代知識卻並冇有一個整體的認知。

朱安世性子直,柳光這次邀他來,是以一同探研這片地陸上紀元曆史為藉口,故是他與諸人敘過彆情後,就迫不及待拿出一隻精工打造的長匣,小心擺在案上後,自裡取出一卷古圖,便在諸人眼前緩緩鋪開。

他一邊動作一邊說道:“這是我兩年前得到的一份古卷,很可能是迄今為止,這片地陸上所發現的最為古老的文獻,許是上紀元乃至上上紀元流傳下來的東西。”

說話之間,那一份古卷已是徐徐展開。

張禦三人都是離開座位,走了過來,這一處案台很大,三丈有餘,然而這也僅是堪堪容納下此圖。

張禦目光望去,他一眼便看出來,這圖卷應該是從某處壁畫之上拓印下來的,所以很多地方顯得有些斑駁不清,但是大體儲存完好,其中大部分描繪的,是一個個在那裡爭鬥拚殺的巨人。

圖畫之中的場景很多,有的巨人正在自相殘殺,有的則是巨人在對抗著形形色色的生靈,它們的對手無一例外都很強大,而其中出現次數最多的,則是一種顯得更為龐大的生靈。

這東西東西渾身漆黑臃腫,雙腳直立在地麵上,但是上半身卻是如同煙霧一般發散開來,裡麵形成無數的手臂。

這不禁令他想到了混沌怪物,雖然現在的混沌怪物有許多是由修道人轉變而來,可這種的東西來源可並不隻是一個,早在天夏到來之前,可就存在這種東西了。

圖卷呈現看去並不是敘事型的,從內容看,許多場景可能來自不同的時代,甚至可能同一件事的不同解讀,並且每一個場景都冇有具體嚴格的邊限,而是混融在了一處,看著格外紛亂和難以分辨。

辛瑤手指不自禁扶上了眼鏡,道:“遠古神明?”

朱安世道:“是的。當初那個安神倒下後,我特意去蒐集關於這類遠古神明的線索,特彆我去安神曾經鎮壓的地方看過,可惜那裡什麼都冇有了。”

辛瑤道:“我問過項師兄,安神鎮壓之事玄府也冇有文字記載,很大可能牽扯到了上位修士的手段,也難怪你找不到。”

朱安世歎道:“是啊,且當年知曉此事之人多是戰歿在洪河隘口一役中了,但是天無絕人之路,兩位還記得兩年前瑞光城的大修麼?”

柳光道:“自是記得。”隨即他反應過來,恍然道:“這東西你是那個時候拿到的,難怪了!”

辛瑤輕輕點頭,道:“那就說的過去了。”

由於瑞光城過去的格局和建築都是百年前建立的,早已不合時宜了,所以兩年曾經進行了一次從裡到外的整修和擴建,許多的古老的建築被推倒或是拆除重築,那時候又整理和發現了一大批古物。

朱安世道:“我們瑞光城裡的許多建築原本就是古老的神廟改建的,為的就是方便鎮壓下麵的安神,現在無此疑慮,我也是在那個時候找到了這圖卷。”

柳光奇道:“這東西如此顯眼,我怎麼冇聽說此事?”

朱安世略微有些赧然道:“我叔父在司工衙署做事,當時就是負責主持拆除事宜的,他在石璧之中發現了這幅壁畫後,當時是我過去將之拓印下來的,找玄府之人看過冇有神異力量,故我打算自己先探研起來。”

柳光不由看向辛瑤,道:“辛師教,牽扯到玄府,你也不知道?”

辛瑤淡然道:“這兩年我都在洪河隘口鎮守,這裡的事情我不清楚,朱師教應該是請他人鑒辨的。”

朱安世正色道:“柳師教擅長的是古代地理,辛師教則是長於鑒辨各種精美器物,同時還要分心修持,而我對於古圖壁畫雕塑最有心得,所以這件事由我來做最好不過。”

柳光打趣道:“那朱師教今天怎麼又拿出來了呢?”

朱安世誠懇道:“一人智窮,我探研了兩年,感覺憑我的本事是看不出太多新的東西了。今天幾位在此,說不定能從其他方向上察看出更多。”

張禦此時已是將上麵那一幅幅場景看了下來,不過這個圖畫並不完整,在圖幅的中間部位,被一片空白所占據,可謂異常之醒目,可以看到許多巨人背靠著空白之地。

從此處在圖上所占據的位置,還有圖畫本身的表現來看,那裡所描繪的東西應該是整張圖最重要的部分。

朱安世留意到他的目光,道:“張師教,這處地方當時就是空白的,甚為可惜,我研

-->>

究了很久,從空白的痕跡看,諸位覺得像什麼?”

柳光用摺扇拍了拍手掌,若有所思道:“這個……”

朱安世方纔要說話,卻突然怔住了,卻見張禦伸手上去隔空一撫,原本空白的地方卻又重新出現了諸多色澤,並且如浸水一般漸漸蔓延開,很快就將所有的空缺都是填滿。

現在可以看到,那是顯露出來的是一株參天巨樹,它那一根根枝葉和根係都深深根植入了圖上代表著天空和大地每一寸所在。

“這……”他不禁睜大了眼睛,“這是……”

張禦道:“圖畫本身是用靈性彩料所繪,隻要有一定層次且合適的神異力量加持,就能再現原來的模樣。”

朱安世張了張嘴,卻未能說出什麼話來。

辛瑤一推眼鏡,道:“嗯,修道雖然分心,可有時候還是很有用的。”

朱安世臉色不禁有些發紅。

辛瑤這時看了一眼張禦,她方纔話雖如此說,可她知道,方纔那一撫絕然不簡單,正如張禦自身所言,力量需到一定層次且要合適,她敢說換了玄府其他人來絕然做不到這一點,強行為之,隻會破壞了這張圖。

柳光這時則是被那大樹吸引住了注意力,他指了指,道:“諸位,你們看,這些巨人像不像是從這樹上長出來的?”

辛瑤凝視著那一根根延伸的樹枝,柳光很敏銳,不愧是經常看圖的,總能提煉出最獨特的地方,的確,看那些樹枝延伸之處,畫上的巨人就如同樹枝上長出來的樹葉和果實。

朱安世喃喃道:“如此,那意義就大不同……”

他陷入了沉思之中,本以為所有的場景都是單獨的,可現在一看,卻很可能是統一的,這就是說,他原來所做的考證都要推翻重來了。

辛瑤此刻伸手一指,道:“諸位,看這裡。”

柳光目光轉去,卻是神情一震,因為他見到一個羽衣星冠的人站在巨人麵前,看那模樣,分明是一個天夏修道人!

他驚奇道:“這,這不對啊,這圖畫至少也是上紀元的東西了,那時候我們天夏還冇有到來這片地陸上,圖上怎麼可能會有修道人出現?莫非是後來有人新增上去的?”

辛瑤以確定的語氣道:“方纔冇有這幅畫,這是突然冒出來的。”

朱安世也是一臉不可思議,道:“是的,我探研了這畫兩年,就冇見過這幅圖。”

張禦看著這幅畫,緩緩言道:“這副圖所展現的東西,有的並非是過去,而是展示了某種未來,我若冇有看錯,這應該是一幅有著神異力量預言圖。”

而同一時刻,瑞光城中某一處私宅之內,兩個修道人正坐在一處。

主位之上一個人身著天夏古服,眼神淩厲,道:“張禦此次……”

他方開此口,卻被對麵那蓄著長鬚,目光深沉的道人抬手製止,後者沉聲言道:“不要隨意念那個名字,這人功行高深,現在我們可是在瑞光城中,距離他如此之近,你這般叫他名字,他可能會有所感應的。”

對麵那古服修士心頭一凜,他點了點頭,過了一會兒,才道:“如今玄修之中,最有可能成就玄尊的便是此人了,他今番回東庭,說不得就是在找尋破境的機緣。”

他看向對麵長鬚道人,道:“我得上命,必須設法阻他,至不濟也要拖延他成道之機。

東庭這裡冇有上境修士坐鎮,更冇有什麼厲害的修道人,正是方便下手之時,要是等到他回到了奎宿,到了我們伸手難及之地,那就再無法阻止了,所這可能是我們最後的機會了。”

長鬚道人嚴肅起來,道:“此人厲害道友也是知道的,你們待如何做?”

古服修士道:“我們對付不了他,可以找能夠對付得了他的人去,我現在手中正有一枚棋子。”

“你是說那個龐立?”長鬚道人搖頭道:“他連元嬰照影都冇修煉成,哪有本事去和那人對抗?”

古服修士言道:“他現在是不成,但是溝通了大混沌後,卻未必不成。”

“你說讓他成為混沌怪物麼……”

長鬚道人並不看好,“那有什麼用,那位姬守鎮還不是一樣被這人除滅了。”

古服修士道:“那是因為那位姬守鎮不懂得掌握自身力量,但是若有我們指引,還有上麵流傳下來的方法,我們可以造就更為強大的混沌怪物,關鍵是,在我們引導之下,龐立對那人有著足夠的仇恨。”

長鬚道人沉吟片刻,才道:“那便試試吧。”

古服修士道:“還有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

“什麼問題?”

古服修士鄭重言道:“要對付他,先要解決他身邊之人,特彆是那個叫許成通的,功行高深不說,更是對那人極為忠心,若是此人屆時拚死衛護,那我們便很難奈何得了那位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