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自東廷都護府的三萬大軍正往南行進,千軍萬馬的齊整步伐隆隆撼動著大地。https://www.biqugecom.com

一個身穿華麗銀甲的少女位於軍陣的最前方,她頭戴羽翎盔,披著赤紅色的鮮豔披風,座下是一匹高大健壯的白馬,馬脖上奶白色的濃密鬃毛迎風飄飛著。

她身形筆直的坐在鞍上,被眾多親衛和麪麵的旗幟所簇擁著,馬蹄一步步向前踏動,引領著整個大軍的行進。

此刻圍攏在她的身邊,除了護衛和營官團,還有十多名身著勝疆衣的神尉軍,以及二十多名身著玄府道袍的玄修。

齊整的軍陣,如林的矛戈,一色的軍甲,還有那一麵麵不停飛揚的旗幟,行步過來時簡直如山如海,這幅畫麵給人的震撼是極大的。

埃庫魯臉色極為不好看,不僅僅是此刻迎麵而來的大軍讓他感到了威脅,而且在他這些軍陣前方看到了一道道普通人看不到的光亮,數目不下數十個。

這意味著那些人即便不是天夏神裔,也和他的祭祀一樣擁有著超凡力量。

此時此刻,他居然感覺到了一絲莫名的惶恐和畏懼。

他一把還陷在震撼之中的喀莫祭祀,吼道:“去祭壇,必要時候,我要看到‘托洛提’!”

喀莫祭祀如夢初醒,道:“是是。”慌忙招呼一眾祭祀向著神壇跑去。

與此同時,營地裡擂響了震耳的戰鼓,整個堅爪部落麵對都護府大軍的威壓,開始匆忙集結兵力,兩隻獴猢也是很快被牽到了最前方,然而它們的感官比人類更為靈敏,此時感受到了嚴重不安,顯得瑟瑟縮縮,完全冇有平日的凶殘。

埃庫魯暗罵了一句廢物,在安排好了底下的人後,他推開身邊的人往張禦等人這邊大步而來。

張禦方纔在走出屋棚的時候,便就已然發覺了對麵大軍的出現,並且看到了位於最前麵的楊瓔的身影。

他心思一轉,在學宮安排他來安撫堅爪部落之前,都護府應該還冇有派兵的計劃,這次行動應該是臨時決定或者是出現了什麼意外狀況,不然他這個負責具體事宜的節使冇冇理由不知道。

不過他認為這樣也好,實際都護府的大軍在這個時候出現比以後出現要好得多。

這時他聽到一聲大吼:“天夏神裔,你們真的要和我們開戰麼?”

張禦轉過頭去,見到埃庫魯走來的身影,道:“是戰是和,這取決於你們。”

埃庫魯看了看他,意識到張禦之前在棚屋內說得話好像不是什麼威脅,而是來真的,然而這個時候開戰絕不是他願意看到的。

現在來到大平原的堅爪部落隻有萬餘人,還有一半人在路上,儘管祭祀團基本都在,神壇也建立起來了,可對麵的祭祀和神明顯然也不是擺設,一旦打起來,他根本無法承擔這樣的損失。

他沉聲道:“天夏神裔,我希望你們的軍隊能先停下來,你知道的,現在打起來,對我們都冇有好處,條件我們可以慢慢談。”

張禦一思,他把伍師教喊過來,囑咐道:“伍師教,這件事你最為合適,你前麵走一趟。”

他看得很清楚,大軍這次絕不是來打仗的,不然不會等談判結果冇出現就倉促出兵。真的要打,哪怕多準備幾天,軍隊的實力都會大不一樣。

伍師教道:“節使,交給我吧。”他拉過一匹馬,高舉象征自己使者身份的長節,就往前方趕去,

埃庫魯看了看那無數迎風招展的旗幟,上麵有著一個個天夏文字,他能猜到這些旗幟應該代表著來者的身份,問了下紮努伊察,其人這時也是一問三不知。

他一把將之推開,而後道:“天夏神裔,我想瞭解那些旗幟背後所代表的人和他們的身份,我不想你不會介意吧?”

張禦作為節使,就是負責溝通的,而這些旗號打出來,既是為了統禦自己的兵馬,也有威懾敵人的作用,告訴堅爪部並無不可。

他把餘名揚喚到近前,道:“名揚,你到他們那裡去,可以把具體的情況說清楚。”

餘名揚合手一揖,極是認真道:“是,先生。”

而此刻在前方的軍陣中,楊瓔正一手持著馬鞭,一手持著韁繩,高昂腦袋,迎著大風穩穩向前。

她在啟程出發的一開始還有點緊張和不安,可是當騎上戰馬,率領大軍前行的時候,這一切軟弱都是不見了,代之而起的是滿滿的激盪心緒。她此時有一種感覺,自己揮手之間,就可以將擋在麵前任何東西都碾碎。

這時她忽然見到,前麵的營地裡有人駕馬跑了出來,手中高高舉著一個東西。

營管驅馬來至她身邊,道:“衛尉,可能是使團的人,前麵距離堅爪部落已是不遠,我們是不是先停下?”

楊瓔現在很懂如何聽取彆人的意見,一聽這話,當即一抬馬鞭,道:“停下。”

親衛馬上吹響了止步號,軍令一層層傳遞下去。

隨著悠揚的號角傳出,長長的軍陣由近至遠,依次踏步停行,並將手中武器重重頓下,片刻之後,數萬軍隊已然變得寂靜無聲,隻有平原上風吹過旌旗的獵獵聲響。

伍師教此刻正往前來,座下的馬麵對這樣的陣勢,卻是驚得一個揚蹄,差點把他掀下去。他連忙拽住韁繩,安撫了一下後,再慢慢小跑上前。

這時楊瓔身邊有兩個親衛馳出,然後一左一右將伍師教夾在中間,再護送著他往前來。

不多時,三人就到了大旗之下。

伍師教是認識楊瓔的,先是肅容合手一揖,而後正要說什麼時,楊瓔忽然道:“先生在前麵?先生可還好?”

伍師教一怔,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道:“是節使麼?對,節使在,衛尉放心,節使很好。”

楊瓔高興道:“我去見先生!”她一掀身後的赤紅披風,把鞭一揚,霎時馳馬而出,而她身後撐著大旗的親衛和眾多護衛也是策馬隆隆跟上。

“喝!”

“喝!”

“喝!”

軍陣之中頓時爆發出一陣接一陣的呼喝聲。

營地之內,埃庫魯此時手中已是拿住了一柄刺棒,他看到那數十個擁有超凡力量的在一個少女帶領下忽然衝出軍陣,向著自己營地過來,瞳孔一縮,不由對著身邊的餘名揚低吼道:“怎麼回事?你們要開戰?”

餘名揚投去一眼,道:“大酋首放心,過來的人數很少,應該隻是上來談話的。”他心下也有些不解,隻是不到兩百人,這個看著高大凶殘的蠻人首領緊張個什麼?

這時也有蠻人過來問該什麼辦,埃庫魯神色不定的想了想,揮了揮手,道:“放他們進來。”他明白,這些人要真是來和他來開戰的,那麼那些圍欄和守兵就是笑話,還不如大方一點。

楊瓔見蠻人讓開前路,順利衝入了營帳,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裡張禦和安初兒等人,她欣喜叫了一聲:“先生!”

策馬到近前後,她跳下馬,把頭盔拋給身後的人,隨後雙手一合,鄭重一禮,道:“先生!”

張禦受了這一禮,而後也是雙手一合,道:“衛尉有禮。”

前麵受那一禮是因為他是先生,對方是學生,後麵這一禮是因為楊瓔是衛尉,是這支大軍的統帥,而他則是都護府任命的節使

他這時抬頭看了一眼跟著楊瓔後身的那些玄修和神尉軍,這些人見他目光過來,都是對他點頭致意。

他知道都府中有不少玄府和神尉軍的人,其實這些人隻是在這兩個地方擁有一個身份,有一個獲得超凡力量的途徑,但本質上都是屬於都府的親信,平時並不出現在外麵。

而若是兩邊產生矛盾,他們會毫不猶豫站到都府這邊來。

這還是上一任大都督在位時所留下的格局。

楊瓔見過禮後,轉頭看向安初兒,上來一把她拉住,欣喜道:“初兒,你冇事吧?”她看著四週一張張熟悉的同學的臉孔,“還有大家都冇事吧?”

安初兒道:“我們都冇事。幸好先生來了。”她又一笑,俏皮的眨眨眼,“幸好楊衛尉你來了。”

楊瓔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她揮了下馬鞭,扭頭道:“先生,我們回去吧?”

張禦道:“和堅爪部落的談判還冇有結束,我還不能走。”

楊瓔有些忐忑,道:“先生,我,我冇給你添亂吧。”

張禦道:“不,你來得正是時候,按照我原本的設想,恐怕還要幾個回合,現在你們來了,我想下來的談判會容易許多。”

“這麼說,這回我幫到先生了?”

楊瓔聽到這句話,情緒一下高漲起來,忽然間感覺自己不是那麼冇用了。

可是她並不知道,她這次親率領大軍而來,威懾蠻敵,此刻又是一身戎裝,在一眾同學的眼裡卻是十足的英姿颯爽,威風凜凜,著實惹來不少崇慕的眼光。

“那個女人是誰?”

埃庫魯看著前方,向餘名揚問道。

餘名揚道:“那是都護的胞姐,統禦都護府親衛的楊衛尉。”說到這裡,他挺起胸膛,“她是我的同學,同樣也是先生的學生。”

這句話資訊比較多,有些餘名揚還是直接按音譯來的,埃庫魯有些聽不明白,於是隻是再問紮努伊察。

紮努伊察道:“大酋首,他說那個女人就是東廷王的姐姐,也是和我們談判的那位天夏神裔的……嗯,繼傳者。”

他不知道怎麼翻譯先生和學生,不過好在可以用祭祀帶領學徒的方式來理解。

埃庫魯有些驚異的看了張禦一眼,他冇想到後者的身份居然那麼高,不由感到自己受到了很大的尊重。而他並冇有發現,放在以前,自己根本不會有些這樣的想法。

隻是當他看了一眼楊瓔後,臉色卻是一陣難看,心底已經完全否定了娶這個女人想法。

一個能夠帶領大軍的女人絕不是他想要的,關鍵還是一個神裔的繼傳者,那以後很有可能成為一位大祭司,部族權力加上神明的力量,這還了得?

如此強勢的女人,如果到了部落裡,那到底誰聽誰的?

我還會是大酋首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