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瑞光城外,長鬚道人和古服修士站在一處廢棄的崗哨之上,凝視城外某處土丘。

長鬚道人言道:“到現下為止還無動靜,你那個棋子還能成麼?”

古服修士道::“在轉到城外後,他的氣息每天都在強大和變化之中,據我觀察和推算,差不多今晚就當有結果了。”

頓了下,他又道:“便是不能成,也不過是多了一個無理智的混沌怪物,以如今都護府的情形,也需那人出麵來解決。”

長鬚道人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兩人在等到下半夜後,那處土丘之上忽有一團黑霧冒了出來,並有一股混亂晦澀的氣息瀰漫而出,但是很快又收斂了下去。

長鬚道人言道:“這麼快就懾服住了,倒是比那位姬守鎮強上了許多。”

古服修士道:“畢竟有我們提供的法門,若是他連自己的力量都製壓不住,那也不用指望他對付得那人了。”

這時一個弟子走了上來,對長鬚道人傳聲說了幾句,後者神情動了動,揮手讓那弟子自去,而後道:“那人離開瑞光城,往北去了。”

古服修士皺眉道:“是複神會的人提前動手了?”

“非是,我們還冇有給他們傳遞訊息,按照約定,他們是不會提前動手的,應該是那人自行外出。”

古服修士想了想,道:“雖然有些突然,不過這樣也好,省的我們再費力氣了,那樣反而太著痕跡。隻是如此,可還要告知複神會一聲麼?”

長鬚道人沉吟片刻,道:“還是通傳他們一聲吧,他們在城內一定也是有眼線的,不傳他們也能收到訊息,還不如我們來告訴他們,表達一下善意,在誅殺此人的事上,我們雙方是一致的。”

古服修士略作思索,應了下來,這時他似想起什麼,道:“那許成通呢?可曾隨那人一同離去?”

長鬚道人道:“他在瑞光城中,不過若是兩人之間有什麼傳訊牽連,這位很可能會趕去支援,最好弄點事情將他的注意力引開,或者乾脆趁此機會將他出去,不然怕到時候會壞事。”

古服修士道:“好,這件事我來安排,實在不成,我等親自上陣。”

兩人正說著話,忽然都是感覺不對,便見遠處有一個身著黑袍的年輕道人走了出來,正是這段時日在地下修行的龐立。

在他們眼裡。此人乃是一個稍顯稚嫩,同時有些偏執的後輩修士,但如今卻是氣息大變,看起來很是深沉陰詭。

看去那功法不但提升了其人的功行,也是改變了他的性情。

古服修士點頭道:“成了,我與去見他一麵。”他話音一落,人已是挪遁而去,並出現在了郊野之上。

龐立察覺到他到來,上下看了看他,道:“你就是我前一世的師父?”

古服修士頜首道:“是我。”

龐立嗬了一聲,道:“我看不像。”

古服修士麵無表情,道:“哦,為何?”

龐立目光閃爍了一下,道:“修煉了你的功法,我對人心思念感應甚至敏銳,你見到我時,連半分心緒變動都也無有,怎麼可能是我前世老師?”

古服修士淡然道:“你不必懷疑。畢竟那是前一世之人了,今世的你看不到我徒兒的半分影子,更和我冇有絲毫情誼。”

龐立看他一會兒,道:“倒也說得過去。”

古服修士道:“這是如此,這次報仇我不會隨你前往,這是你自己之事。”

龐立狡猾一笑,道:“不,我現在不想報仇了。”

古服修士一皺眉,沉聲道:“你說什麼?”

龐立看向夜空,張開雙手,道:“和大道比起來,和區區仇恨又算得了什麼呢?

我現在知曉了更多的道理玄妙,我發現以前的想法著實可笑,我為什麼要為另一個人而活,那根本不值得,隻有無上妙境才該是我追逐的。”

他收回目光,帶著一絲玩味道:“你教我是因為我是你前世弟子,所以來瞭解緣法是吧?既然如此,那麼你已是了結了,你可以走了。”

古服修士沉默片刻,才道:“你或許已經感覺到了吧?”

龐立道:“什麼?”

古服修士緩緩道:“你這門秘法,如今在追逐大混沌之時,也需吞奪修道人的精血,才能維持自身,對你便越有利。”

龐立眼神變得危險起來,道:“哦,那我的選擇似乎不止一個。”

古服修士頓時感覺到了一陣警兆,但是他站在原地未動,冷靜言道:“你莫非不想得到後續法門麼?”

龐立眯眼道:“後續法門?”

古服修士道:“你心中清楚自己該如何選擇,到合適的時候,我們自然會給你餘下的功法。”

龐立語聲陰冷道:“要是我現在就想要呢?”

古服修士麵無表情地看著他。

龐立這時忽有所覺,他往遠處一撇,見一名長鬚道人出現在了那裡,他那一雙金紅色的眼睛不由再度眯起。

古服修士這時從袖中取出一瓶丹丸,向著龐立拋去,道:“這是秘丸,配合你的功法運用,可以更好的駕馭住你自身的力量。”

&nb

-->>

sp;

龐立一把抓住,憑藉感應,他能確定瓶中的丹丸的確對自己的確有用,目光不由閃爍了一陣,顯然對方還有很多東西冇有告訴他。

古服修士淡然道:“好了,該交代的我都交代了,如何選擇,剩下你自己考慮吧。”

龐立這時道:“說起來,尊駕自稱我前世老師,我還不知道尊駕的名諱?

古服修士道:“名諱就不必說了,前緣已了,如今我們隻是陌生之人,對了,那人現在已是往北方去了,我們推斷他當是又去安山深處了,這是一個動手的好機會。

城中有一個人名喚許成通,是那人身邊的得力助手,在出發之前,你或許可以先去找他。”

說完之後,他便直接轉身,縱身飛空離去了。

長鬚道人看了龐立一眼,也是與他一同遁空而去。

待回到城中後的宅院中後,他道:“你那棋子親近大混沌之後,其所思所想,已和常人完全不同,僅憑丹丸和功法怕是製壓不住他,若是其人不願去對付那位?那我們的謀劃豈不是落空了?”

古服修士道:“放心,即便他自己不願也冇用,因為這是他的執念,他正是因為那人纔去找尋大混沌的,不做一個了結,那麼他自己這關就冇法過去,他自己也是明白的,我們隻要坐著看戲就是了。”

說話之間,他神情一動,因為他發現一道晦澀力量進入瑞光城,正往玄府方向過去,他笑了笑,“看來他的動作比我們想象更快。”

此時此刻,許成通正坐在玄府之外的啟山之上的一座洞府之中,麵前則攤著著一本道冊,他時不時會翻上兩頁。

早年在玄府與都護府有矛盾的時候,這裡有一條秘密通道,關鍵時刻玄府之人可以由此通向瑞光城外。

不過現在濁潮漸退,諸多修士已能飛遁,便不能玄府也有自己的飛舟,所以這密道也就不足為憑了,早已改成了修士的潛修之地了。

隻是現在很少有修道人會至此,他們通常都是躲在乾淨整潔的密室之中,這裡則是潮濕陰暗,能來這裡修持的都是真正的苦修士。

許成通倒無所謂周圍的條件如何,甚至他恨不得環境越艱苦越好,這樣因為越是這樣,才越能顯出他是在忠心任事啊。

他近日但凡有暇,便是加緊修持。他清楚明白自己能在張禦麵前效力,除了自己每回都能把事辦妥,最主要的還是這一身勝過許多同輩的功行修為。

冇了修為手段,那又如何可能成事?

為了能緊緊跟隨張禦的步伐,最近他也是在用心翻看道書。

隻是正在他觀書之際,忽然感覺心頭有異,便將道書收起,自修持的洞窟之內走了出來,看了看外間,兩側隻有空蕩蕩通道和外麵傳來的水瀑聲。

這時他略覺不對,再是轉身一看,卻見不知何時,自己走出來的洞窟之內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個人。

這個人一身黑袍,兩眼是金紅之色,洞窟之內本就是光線暗淡,而此人的存在卻使得周更顯幽暗,望去渾身上下似是融入了黑色之中。

許成通看了看,道:“尊駕自何而來?”

龐立詭異一笑,道:“來取你性命。”

話音一落,外間一片黑氣湧動,化作無數觸鬚自裡伸出,齊齊拽住了許成通,並狠狠一扯,霎時就將驚恐萬狀的許成通撕了成碎片。

龐立做完此事後,卻是頗感詫異。

他的確是有信心拿下許成通,但也不會覺得事情會如此簡單,隨即他發現,那些斷肢殘體落在地上後,卻是化作一片片細碎的白沙。

他能確定許成通方纔就在此間,顯然是方纔走出洞窟時,不知何時居然被此白沙替換了。

正欲走了出去,可方纔邁動兩步,卻發現自己撞上了一層無形屏障。

他神色一變,像四周看有一眼,“陣法?”

原來這洞窟之內早已佈置滿了陣法,許成通出去之後,卻是將他反過來封閉在了裡麵!

縱然他得了秘法,得以一下跨越了兩個層次,可是力量可以獲得,但經驗卻不是一下可以彌補上來的。

許成通壓根就不和他正麵對抗,隻是玩弄了一個小花招,就將他困住了。

他哼了一聲,知道此刻再對抗下去也是對自己不利,身軀之上黑氣一散,整個人竟於瞬息之間化為了烏有。

瑞光城外一處土丘之上,一個虛淡的人影盤膝坐在那裡,可隨著時間過去,漸漸凝實起來,龐立身影在度浮現了出來。

待回覆之後,他站了起來,看向啟山方向。

方纔放出去的隻是他一部分力量罷了,他現在等若已是大半個混沌怪物了,損失掉的部分卻是可以通過借用大混沌來彌補。

隻是大混沌的力量一下填補過多,會帶來更多的意識混亂和難以駕馭的力量,這裡需他以秘法和藥物加以鎮壓馴服了。

他拿出古服修士方纔給他的那瓶丹丸,倒出幾粒吞服下去,運功片刻後,身上暴躁的氣息漸漸平複下去。

隨後他身軀一晃,又是一道黑氣凝聚的身影飛了出去。

前一次失敗,並不是力量的差距,而是吃虧在經驗上,但是這一回他提前有了提防,卻是不會再失敗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