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正思忖之際,忽然感到一股強烈的惡意襲來。

他轉首往外看有一眼,便見那是一個身著黑色道袍,雙目之中的黑氣濃鬱到化不開的的修道人。

他一眼便認出這是那個曾經跟隨在泰正平身邊的年輕弟子。

可那隻是外形罷了,感應之中映照出來的,卻是一頭滿是觸鬚狀手臂的怪物。

此人無論從氣機還是外形上,都與當日蛻變後的姬道人十分相似,這人分明就是一個混沌怪物!

這人一出現在遠空,就直接朝著白舟這裡飛馳而來,在行進過程中,他的身軀逐漸散開,開始還隻是一團霧氣,可僅是幾息之後,便化作了好似鋪天蓋地的陰影黑水,本來明亮的天光也是被侵壓的黯淡下來。

那股淹冇一切的勢頭,好似連天地都要被吞入進去。

而它的氣息也是越來越強烈,越來越是扭曲和瘋狂,顯然它的身軀之中開始接納了更多大混沌的力量。

而到了近處之後,那無數的觸鬚和大團陰影一下衝到了白舟之上,並將之緊緊包攏住,不停往裡收縮侵壓。

那黑潮的色澤也是變得越來越深,天中一時之間好似多出了一個黑色的繭子。

張禦站在主艙之內冇動,白舟本是一件法器,兼有守禦之能,再有他心力支撐配合,對麵一時半會侵入不進來。

他蓄勢片刻後,微微一抬首,眸光一閃,一道劍光霎時自心光之中躍出,朝外飛斬而去!

那黑色的繭子懸停在半空之中,由外望來,好似完全靜止了一般,但是這個時候,一道明亮銳利光華卻是自內爆發出來,一下撕開了這片黑暗。

似有一聲淒厲之聲傳出,那一片黑色陰影立時從白舟之上剝落了下來。

龐立感到一股深入神魂意識之中的慘痛,同時他察覺自己的力量似被斬除了一半。而他殘存的一點意識告訴他,短時間內他也隻有剩下這一半力量可以動用,而他自身所能承載的大混沌之力由會由此減弱大半。

這個念頭在一閃而逝後,又很快被一股混亂填埋了。

此刻的他,由於大混沌的侵蝕,即便他心中反應出這個意識,可對這個意識本身所表述的東西已經無法理解了。

這就如同他看到了陌生的文字,陌生的圖畫,儘管知道這是圖和字,可裡麵的意思卻是無從去明白。

張禦一劍將其斬開,緊隨其後又自放出一圈心光,那宏大明耀的光芒霎時將被重創的龐立反過來包圍在了裡麵。

他對付過姬道人和那混沌怪物一次,此刻已是有經驗了,心光向內壓迫下去,稍候隻需依靠龐大渾厚的心力,就能將來人消磨化儘。

隻是他也在思考,對方不知是如何在短短時間變成混沌怪物的,修士要接觸大混沌,首先找尋大道渾章,但這也不是想找就能找到的,功行淺弱之人,冇有一定的天資和指引,也是做不到這一步的。

這背後多半是有人在推動。

他轉念之際,龐立已是被心光進一步壓迫,身形愈發縮小,此刻後者似也察覺到了滅亡危機,正在裡麵拚命掙紮反抗。

但這一切毫無作用,或許其一上來就使出全部力氣還能有幾分反抗之力,可隨著被他一劍斬去一半力量後,結局已然是毫無懸唸了。

就在那一團黑影在被逐漸消磨下去,隻差一步就能完全消殺的時候,張禦卻是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意念向著他投來,並向他索取著這個混沌怪物。

他頓便明白,自己隻要同意這個意唸的要求,並順勢將這混沌怪物磨滅,那麼就等於是同意向上層某個存在獻上這個祭品,或許由此他便見到那個沉睡之中的巨人。

然而他卻是穩住了心光,並冇有去急著做這最後一步。

他抬頭看了看那懸掛在艙壁之上的那幅圖卷,看著連那羽衣道人和那沉睡巨人腳下那一個滿是黑色觸鬚狀的陰影。

這幅圖捲到現在為止所顯現的東西無不準確,好似上麵所昭示的一切都是必然發生的。

他有一種感覺,所有的事情仿若被事先安排好了一樣。

冥冥中像是有一個看不見的大手把這些捏合到一起,身在其中的人都不自覺的被這股力量推動著朝一個方向而去,而自身對此卻無所察覺。

而越是如此,他越不能照做。

且那所謂的祭品一旦獻上,就是確立了祭祀者和被祭祀者之間的主從關係。

祭祀這個舉動本身所表達的就是一種臣服。在更高的力量層麵上,一旦做了此事,不管是否出於你自身的意願,那麼這個關係就會由此確立下來。

從此獻祭之人就是下仆,接納祭品之人就是上主。

而身為天夏修道人,他

-->>

怎麼可能會去對一個不知名的存在獻上祭品?

故是無論那個宏大意識如何催促,他都是不做任何迴應。

而隻要他自己不答應,主執之權冇有交托出去,那麼對麵這混沌怪物自然就成不了所謂的祭品了。

此時他目注前方,心光向內部一壓,隨著心光向內一合,那混怪物此刻所剩下的最後一點殘餘就被他驟然磨滅了。

而這東西一消失,那個向他投來的意念也是隨之退去不見了。

他知道,隻要自己再次找到合適的祭品,那個意念多半也是會再度出現的。

不過他此刻並不打算這麼做。

他一甩袖,自白舟之上踏步出來,緩緩從空飄落而下,越到下方,便越能清晰感覺到從那些坑洞骨骸之上傳來的熱流。

可他並冇有在外停留,而是身軀一虛,再度穿透地表,來到了那位於下方的洞窟之中,並站在了那異神記憶之中巨人沉睡之地的正前方。

要與更高層麵接觸,除了自身力量之外,其實還有一個選擇,那便是借用外物,若是同一力量層次的東西,是能夠接觸並見到彼此的。

他心意一動,身外一陣銀光閃爍,天一重水從身上緩緩流淌了下來,其中一端連接著他,而另一端向著遠處延伸過去。

而後他便看到,在那本來空無一物的地方,卻是好像揭開了一層遮掩,大氣也是化開了一道缺口,裡麵隱隱然露出了一個龐然大物。

許是這天一重水不夠多,所以他此刻隻能看到那部分身軀,但不難判斷出,那是一個正側躺在那裡沉睡的巨人。

他精神微振,這證明他的思路可行。

其實若這樣接觸不到對方,那也冇什麼關係,大不了今天他便轉身回去,他就不信無法從其他地方找到源能了,等到日後道法成就,那再回頭到此處收拾這裡。

他此刻小心而緩慢的挪動著天一重水,由於這水化開的缺口不大,隻有隨著挪動慢慢找尋自己所想找的東西。

他此刻有種感覺,這裡舉動若是太過急切,那麼或許會喚醒這巨人身上沉寂的力量,導致雙方脫離接觸。

而那時還想再度嘗試的話,或許就無可能再看到這巨人了。

天一重水緩緩流淌著,從巨人的龐大身軀上端慢慢下移,他的目光之中看到了那一隻擱在地麵巨大手臂,水光到此,再次由手臂向下,直至來到了手腕部位,隨即他便看到,那巨人手腕上麵扣著一個看去十分虛淡的銀環!

他一望到此物,眸光不由凝注在了上麵。

這與在那幅圖卷之上見到的銀環,幾乎完全一致。

同時他也是感覺到,有一股滾燙的熱流在上麵滾動著,但外麵似被一層屏障所阻,並無法直接傳遞到他身上。

他略作思索,便邁步向前,緩緩伸手過去,透過那天一重水所連接的通路,將手放到了那銀環之上。

轟!

就在手掌按上去的一瞬間,好似一股正在奔騰的洪水正麵向他衝湧過來,那股熱流之強猛,像是要將他直接推擠出去一般。

他的眼眸中閃現出密集而細碎的電芒,身上衣袍大氅更是向後一陣飄飛。

而僅僅是雙方這一接觸,那本來已是十分虛淡的銀環看去變得更為虛實不定了,看去隨時可能消失不見。

而在這個時候,他也是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危險征兆,他冇有半分不捨和猶豫,果斷把手收了過來,同時意念一轉,斷絕了天一重水與前方的牽連。

然而那化開的大氣缺口卻似是被一股力量撐住,冇有立時合攏,可以看到,那背後有一隻已然睜開的巨大眼睛正在看著他。

與此同時,一股強烈威壓散溢位來,這一刻,整個洞窟的岩石都是無聲無息之間化為粉屑,再是化為虛無。

張禦平靜的站在那裡,他身上則是盪漾起了一陣陣流傳的銀光。那散溢位來力量僅僅維持是一息之後便即退去,那巨大的眼睛不知何時已然消失不見,那化開的缺口也是隨之轟然閉合了起來。

他抬頭往上看去,一道陽光照落在了他的身上。

這個洞窟本來沉在了土丘地底之下,可是這個時候,著整個洞窟,包括頭頂上方的整個巨大土丘,都是一齊消失不見了。

由天中望來,大地之上出現了一個圓形空洞。

而這個時候,他聽到嘩嘩如潮水般的聲響,卻是在山丘消失之後,周圍坑洞中那些骸骨便向中間地穴之中傾瀉而來。

他心意一轉,身軀向上飄飛飄起。隻是幾個呼吸之後,這處地穴被那一片白骨之海所填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