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看向公孫紹,道:“既是玄廷傳命,那公孫守鎮且將諭書予我一觀。”

公孫紹從袖中取出方纔那一封傳書,遞給他道:“傳書在此。”

張禦接了過來,展開掃有一眼,這封文書言及,因為霍衡之事,要公孫紹留住他一段時日,並設法弄清楚此中緣由。

他又仔細看了一下簽印,隨後就將之還給了公孫紹,後者道:“如何?巡護可能隨我回去麼?”

張禦淡聲道:“傳書是真,但請恕禦無法從命。”

公孫紹神情一沉,道:“張巡護,你這是要違抗玄廷傳命麼?”

張禦平靜言道:“要真是玄廷傳諭,禦自當奉令,但是公孫守鎮這一封,也僅僅隻是傳書罷了,既無玄廷敕印,又非明發旨諭,禦自不必奉從。”

公孫紹盯著他眼睛,手中晃了晃,道:“張巡護,你方纔可是看清了,那是玄廷廷執的親筆手書!”

張禦搖頭道:“我為玄廷巡護,隻聽玄廷之命,而非某位廷執之命。”

公孫紹皺眉道:“這又有什麼區彆?”

張禦看著他道:“自然是有區彆的,此封書信乃是這位廷執自身名義發出,並給以公孫守鎮,充其量隻是私命,我又非他之門人弟子:也從未為其效命過,他更無恩惠著於我,那我為何要奉從此命呢?”

公孫紹不由伸手入袖,此刻他很想將那枚紙符拿了出來,可他手指搭上去的時候,還是猶豫了。

他吸了口氣,道:“張巡護,你可是想清楚了麼?這隻是讓你多留一段時日罷了,又不是讓你如何,就算不是玄廷正命,隻是為了這等小事,就得罪一位廷執,這值得麼?”

張禦看向他,道:“若是為我個人之事,確實不值,可若能為此正正序,嚴規矩,那卻是值得的。”

他理解公孫紹的想法,在很長時間內,玄廷廷執傳下的一些話,對於門下弟子來說與玄廷傳諭冇什麼兩樣,甚至威望大一些的廷執恐怕冇有正令都能直接讓下麵俯首聽命。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這般認為,隻是一些人即便明白這裡的關節,也並不想明著去違抗一位廷執。

可他卻是不認這個。你要命令我,那就要拿正命過來,隻是私下傳命,對不起,我恕不奉從。

就算這位廷執此刻出現在這裡,他也敢當麵頂回去。

公孫紹目光複雜的看他幾眼,過了一會兒,他把手從袖子中緩緩拿了出來。

他冇有再說什麼,而是對他打一個稽首,道:“張巡護,前麵風高浪急,一路小心了。”

張禦看著他,點了點頭,抬袖回有一禮,道:“公孫道友,多謝相送了。”

回禮過後,他一轉身,就往台階之上走去,在公孫紹目注之下走入白舟之內。

隨著艙室合閉,一陣光芒在舟身之上閃過,白舟緩緩騰空,而後化一道劃過的天穹光華,便倏而遠去了。

公孫紹站在泊台之上久久不動,衣袖在風中擺動著,他看著麵前曠闊大海,似在沉思著什麼。

腳步在背後響起,弟子的聲音傳來道:“師父,就這麼放這位走了麼?”

公孫紹搖搖頭,道:“我是可以攔他,但是我又冇有道理攔他。”他回過身,道:“不是叫你在駐地看著麼?怎麼又過來了?”

那弟子忙是取出一封文書,道:“師父,方纔送來的訊息,弟子覺得師父需立刻過目。”

公孫紹拿過來一看,眼瞳一凝,文書上竟是說,有疑似霍衡之人在都護府西南邊的朝明城中出現。

他立刻收起文書,道一聲:“隨我來。”

兩人隨即騰空飛起,往西南方向飛去,而在途中,有一駕自正麵駛來的硃紅色飛舟與他們擦身而過。

他們在趕路途中,正也冇有多去理會,半個夏時後,他們來到了朝明城中,並找到了那個傳遞文書的修士。

公孫紹展開文書,問道:“這是你送過來的?你怎麼知道霍衡之事?”

那修士恭聲道:“弟子是姬守鎮派遣留在這裡的眼線,自混沌怪物那事後,姬守鎮就叫我在這裡盯著,並給了一幅霍衡的畫影,叫我若是見到有其人出現,就立刻上報。

姬守鎮雖已是亡故,但冇有關照我停下,故是弟子仍是在此盯著。”

公孫紹耐心聽他說完,道:“你做得不錯,你最後是在什麼時候,又是在哪裡看到他的?”

那修士指了指外麵的泊台,道:“我最後見到他,是乘上了飛舟離去了。是在大約半個多夏時前離開的。”

“你說什麼?”

公孫紹猛然回頭看向遠方,也就是說,方纔看到的幾艘飛舟之中可能就有其

-->>

人存在?

那弟子道:“師父,追麼?”

公孫紹想了想,揮了揮手,讓修士先下去,而後冷靜道:“追不上的。”

弟子道:“師父,不過半個夏時罷了,那些客舟飛遁不快,我們若是加快一些速度,還是能夠趕上的。”

公孫紹搖頭道:“追上了也無用。”

那弟子疑惑道:“這是為何?”

公孫紹沉吟一下,道:“霍衡變化為混沌怪物之後,身上似就多出了一種留痕跡象,他所經過的地方,兩三天或者更長時間之後會有他的留影或詭奇的事情出現,所以有時候會發現他同時出現在兩處不同的地界。

這些留影甚至與他本人也無甚區彆,也具備一定手段威能,以前我們也是因為設法圍剿幾次,才發現了這些東西的本來麵目。”

弟子驚異道:“竟是如此麼?”

公孫紹點點頭,道:“方纔那弟子所見,有極大可能是霍衡幾日前或是更久之前到過這裡,隻是到了今日留痕才重現出來。

我若不理,過些時候留痕自會消散,可我若追上去,一場大戰是免不了的,到時不但難以捉到此獠,反可能會牽連到無辜之人,此是得不償失之舉。”

弟子不解道:“那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公孫紹道:“目前還說不清楚這究竟是他有意而為,還是他自身的緣故,但是每回露麵,那或許代表著他要做些什麼了。”

弟子不可思議道:“師父說過,連玄尊都是有可能盯著此人,他如此行事,時不時暴露行跡,我們拿他無法,莫非不怕被玄尊抓拿起來麼?”

公孫紹道:“我們以前推斷過,這人身上當是另有手段庇佑,或是法器,或是大能所賜之手段,所以才能遮蔽自身,何況……”

他歎道:“作為當初那一代修士中天資最為傑出之人,誰又知道他現在又是何等功行呢?”

那弟子聽到這裡,心中忽然想到,方纔看到的那個霍衡,雖然說有可能是留痕,可誰又能真的肯定呢?

那說不定就是霍衡本人?

他暗暗看了一下自己老師,自己能想到,那麼師父也能想到吧?可為什麼老師如此確定是那一定留痕呢?

想到這裡,他不禁打了一個激靈,壓下這個隱晦心思,低下頭去,不敢再去說什麼。

而另一邊,張禦在離開都護府之後,因為這段路程白舟已是行走過一回,故是他將駕馭之事直接交給了白舟自身的意識。

而他自己則是坐在那裡觀看道書,不過餘暇之際,他也會給前來請教的嚴魚明做一番指點。

這開始還隻是嚴魚明和少數幾個玄府學子在聽,可後來見他並不介意他人旁聽,故是越來越多的同行學子被吸引過來。

好在主艙之內寬敞無比,哪怕數百人同時聽講都容納的下。

張禦如今的功行法力,在同輩之中已是極為少見了,且他不但功行高深,因為長久觀摩道書的緣故,看得還都多是玄尊贈予和玄廷所賜的上乘道書,對道法道理掌握的也同樣很是精深。

而這兩者本就是相輔相成,所以他講解的道法往往直指根本,許多學子平日修持時怎麼也不明白的地方被他一點就透。

而這裡麵事後最令諸學子驚歎的是,他們每一個人功行修為都不一樣,有些心光都未尋得,有些則是跨過了第一章書,但是每一個人都感覺到這**似就是對自己說,每一個人都能從中獲得自己想獲得的東西。

僅僅數天的工夫,個個都是感覺到自身大有長進。

在白舟行駛到第四天的時候,張禦一番講道完畢,就令眾學子自行散去,他本擬再翻看下道書,可這時卻是若有所覺,抬頭望去,見一艘硃紅色的飛舟正行駛在前方。

看這飛舟形製和方向,應該也是從東庭都護府出發,並去往青陽的。當是比他們早些時候出發,隻是白舟速度更快,所以現在趕上來了。

而正在他看時,白舟已是越過那飛舟,往更前麵去了,很快瀰漫的濁潮遮蔽了視界,便再也看不到那飛舟的身影了。

他思忖了一下,搖了搖頭,便拿起道書入神看了起來。

又是三天過後,白舟用差不多七天時間穿過無邊海域,重新回到了青陽上洲,在泊舟天台的在光束指引之下,白舟在一處泊台之上緩緩停落了下來。

艙門旋開,張禦帶著一行人從高台之上走了下來,可這個時候,他忽然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站定腳步,回頭看有一眼,卻是看到一艘硃紅色的飛舟停在那裡。

可他分明記得,這艘飛舟已是被白舟遠遠甩在了身後,可現在怎麼提前出現在了這裡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