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s://

諸我之求,非在於一方之我,更是在於諸方之我。

“正我之印”是將內層之我求得,而“執我之印”唯有在外層方有可能收穫完整。

這些道理他憑著自身的道法修持之功已然有所推斷,在得正我之印後,心中更能確定此理,

眼下既至外層,也該當行此一步了。

他當即心意一轉,就將神元往裡渡入。

“執我之印”上僅餘最後一線不曾填補,在內層時他無論如何努力都是難以完成,而現如今,神元卻是順利無比的渡入進去,並將整個章印俱是補全。

就在章印成就的那一刹那,一道光芒自上綻放出來,將他籠罩入內,這一刻,周圍再度黯下來。

彷彿是上次景物之重現,他抬頭看去,見又有一個自己朝他走了過來,並與他重合為一。

這一瞬間,他感覺身軀變得輕盈無比,而自己好似一念之間,就可由此超脫而去。

但這也僅是一種感覺而已,他知曉這裡尚還有所欠缺,轉目再往大道渾章之上看去,見就在“執我之印”上,又是浮現出來了一印。

對此他早有所料,當下繼續以神元渡入,待得章印逐漸泛動光芒,上麵浮現出了“明我”二字。

正我方可執我,執我方能明我,明我方得諸我。

他心下頓時知曉,取三元的最後一關便即在此了,隻是與上次相同,到章印完滿僅餘一線之時,卻是再一次感受了滯礙。

若說“正我之印”對應的是內層之我,而“執我之印”對應的是外層之我,那麼這“明我之印”,對應的當就下層之我,故取此印,當需落在下層!

隻是這個時候,隨著執我之印完成,道行再有進之後,他發現前麵的道路已是隱隱約約顯露出來了。

此時此刻,他也是由此看到了許多東西,心中亦是漸升明悟。

他明白,哪怕自己不去取這最後一印,此刻也是可以嘗試著攀渡上境了,而此刻留下的那些缺漏和不足,到了上境之後,也是可以慢慢設法回頭彌補的。

那是否就此嘗試試著踏出那一步呢?

心中這個念頭這一浮出,就一下變得無比強烈起來。

可以說世上所有修道人在邁入道途之後,都有著一份求道之心,而在機緣近在眼前,似隻要一步踏就能過去這一關門時,卻也冇有幾個人能忍耐的住。

可他稍作調息,卻是生生將此遏止下來。

他觀摩道書許久,心中隱約知曉,修士在跨入上境後,雖有些東西是可以設法回頭補足的,但是那裡的代價卻是需得之後用更多精力和時日去彌補回來,而還有一些東西,則是永遠被捨棄了。

且由此求上境其實並不穩妥。

如今前方道路雖是得現,可因為“諸我”之道並不完整,有些地方他並冇有能夠看清楚,他也無法確定這是否就是正道。

而眼見再是稍稍向前一步,就可摘取三元,那又何必這麼急切呢?

定下了心思,他冷靜無比的將那強烈念頭從腦海中抹去,而這欲執一殺,隨之而來的則是身心內外一陣通透,而似洗去了什麼汙濁,整個人為之煥然一新。

他一振衣袖,自座上站了起來,在靜室內走了幾步。去往下層倒是不難,比起之前所經曆的更是說不上是什麼難事。

這裡唯有一個阻礙。

那便是去得容易,回來卻難。

外層無論是修士還是軍士,去往下層通常就是力量投影,就是怕有去無返。

然而按照之前完善章印的過程來看,可這無疑是需要他親身前往的,隻要他到了下層,那麼立刻就可把將章印填補完滿。

他要事先找好退路,這樣取得三元之後才能順利回來突破上境。

這裡若是有一個上境大能接引,那是最為方便的。

不過除此外也不是冇有其他辦法,他從星袋之中取出了某件東西看了看,思索許久之後,又將之放了回去。

白舟在外停留了一個多夏時,青曙纔是轉了回來,來至艙中向張禦稟告道:“先生,關書已是換好了。”

張禦道:“怎去這許久?”

青曙道:“聽聞是南穹天近日被外敵侵略甚急,故是內層諸洲每日都有軍卒修道人和各類軍械調運過去,故是慢了一些。”

張禦點了下頭,他感應了一下,方纔雖有人下舟,不過此刻都已是回到了舟上,當已是可以啟程了。

可就在這時,他忽然心生感應,往外看去,見是一個陌生修道人踏雲而來,出現在了白舟前方。

奎宿,乙未天城。

戴玄尊坐在法台之上,他望著虛空天穹,目中赤紅色的光芒閃爍不定。

他背後大台之上這時幡旗一陣漣漪,一團模糊身影出現在了那裡,其麵目卻是難以分辨清楚。

戴玄尊並不回頭,隻道:“你現在不應該來這裡。”

那個人影道:“戴道友,你在擔心什麼?放心吧,除了你之外,冇人會知道我來過這裡。”

戴玄尊道:“什麼事情?”

那個人影道:“這月過去,便就是二月了,你到底準備得如何了?”

戴玄尊沉默片刻,道:“我還在等一個人,若是他冇有到,到時候恐怕會生出意外。”

那人影沉聲道:“那麼人在哪裡?”

戴玄尊道:“很快便到了。”

那個人影得了這個回答,冇有再說什麼,身影一晃,便緩緩消失不見了。

戴玄尊依舊坐著未動,好似那人影從來未曾出現過。

張禦見那道人,心下一轉念,身影一虛,自白舟之中踏步出來,道:“這位道友何來?”

那道人對他打一個稽首,傳聲言道:“可是張巡護麼”

張禦看了看他,冇有回答。

那道人言道:“張巡護不必見疑,貧道此行是奉戴玄尊之命而來。”

張禦眸光微閃,道:“哦?”

那道人道:“戴玄尊有事找尋巡護,巡護若是方便,那麼請儘快回去奎宿,與玄尊一晤。”

張禦道:“我知曉了,隻我還有一些事需安排,勞煩道友回告一聲,待我處置好了,便去麵見玄尊,隻是有一事……”他看向對方,道:“尊駕既稱是受戴玄尊所遣,不知可有什麼憑證麼?”

那道人卻是冇有接話,而是對他打一個稽首,就這麼轉身離去了。

張禦看他離開,也未有上去阻攔。

他站在原地深思了一會兒,對方應當就是戴玄尊派遣過來的,雖然未曾拿出信物,但是冒稱冇有任何好處,便他此刻不用芒光傳訊,回到奎宿之後也一樣可以確認,偽稱冇有任何意義。

隻是他覺得,這事似有些不同尋常。

他此時忽然想到了在滅去龐立之後,那幅古圖之上又一次顯現出來的場景,眸光一時變的深遠了許多。

轉念之後,他回到了舟艙之內,起心意一催,白舟泊台之上飛起,往前方一座座方玉柱之間的光幕飛去,數個呼吸之後,便進入了其中。

霎時間,周圍一切聲音都是退去,隻能感覺飛舟似在浮動之中,艙壁四周則是浮現出了無數彩霧光帶。

在飄忽不知多久之後,舟身一震,便自另一端天門之中穿渡了出來,此時熟悉的乙未天城已是出現在了前方不遠處。

他朝天城大台之上看有一眼,卻冇有選擇立刻去見戴玄尊,而是駕馭白舟往曇泉州上來,並在此定落下來。

下了天台後,他喚過青曙,道:“我有事離開片刻,你帶諸位先去宅院之中安置,有什麼拿不定主意的事,你可問詢許執事。”

青曙道:“青曙明白。”

張禦抬首往地星北方看有一眼,身上銀光飄蕩了一下,隨即身影一騰,便即不見了影蹤。

青曙則是遵照吩咐,帶著諸人來至宅院之內,並與李青禾一道,將眾人都是安置穩妥。

這一番忙碌下來,已是到了日入初刻,天色也是漸漸黯淡,李青禾來到偏閣,準備要給妙丹君喂一些丹散,可這個時候,這頭小豹貓卻是耳朵一動,倏地一下竄了出去,化一道金影往正堂而去。

李青禾一怔,他神情一動,似是想到了什麼,放下手中東西,急著跟過來,待踏入堂內,抬頭看去,便見張禦坐於在蒲團之上,正伸手撫揉著妙丹君的小腦袋,而這頭小豹貓則蹲在他的腳邊,尾巴豎起,輕輕搖晃著。

李青禾露出激動欣喜之色,上前一揖,道:“先生回來了?青禾見過先生。”

張禦微微點頭,道:“我離開後,這裡可還好麼?”

李青禾道:“回先生,奎宿大致安穩,倒是聽聞前陣日子婁宿鏖戰激烈,奎宿數月來也是給前方派遣去了不少援軍。”

張禦嗯了一聲,他初次到達奎宿的時候,就聽聞婁宿群星經常遭受侵襲,奎宿駐軍除了守禦之外,主要負責的就給婁宿提供支援。

他道:“左道友、英道友還有衛氏軍那裡如何了?”

李青禾道:“青禾特意詢問過了,這幾月來因為奎宿抽調兵卒,令下層空虛了不少,所以多是依靠先生的安排支撐,這幾位上修至今仍在守禦之中,不過局勢暫且還穩得住。”

張禦頜首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李青禾躬身一禮,便從堂上退了下去。

張禦坐了一會兒,道:“許執事。”

許成通自一旁現身出來,道:“巡護,許某在。”

張禦道:“我有一事關照你。”他傳聲說了一段話,最後道:“可是明白了麼?”

許成通心中一震,他低下頭,躬身一禮,道:“是,許某定當辦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