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穹天,畢宿。

某一顆無人荒星之上,一座粗糙但不失堅固的法壇正被搭建起來。

一塊塊被法力打磨齊整的巨大石塊從遠處飄來,再被逐個壘砌到一起。

待到最後一塊石塊擺放穩定,一名弟子走了回來,對著許成通一禮,道:“老師,佈設好了。”

諸弟子修築法壇的時候,許成通全程在此看著,不過他還是上前檢查了一遍。

巨石本身的重量,再加上法力的加持,隻要不是遭到天外隕星的衝擊,在此立個百十年都無問題,隻他仍是感覺不太滿意,但眼下完成張禦交代的事機最為緊要,其餘都可先放在一邊。

他自星袋之中取拿出一隻劍匣,去掉上麵的絲帛包裹,將匣蓋打開,裡麵顯露出來的乃是一柄光芒湛湛的玉劍,正是張禦以往隨身攜帶的蟬鳴劍。

他走到了法壇之上,鄭而重之將此劍擺在了法台上端的石供案之上,並恭恭敬敬拜了幾拜。

待直起身來,他轉而嗬道:“你們也上來拜過!”

弟子相互看了看,也是無奈上來,對著那蟬鳴劍拜了幾拜。

隻是他們心中不禁腹誹,這不過是一把劍而已,老師何必這麼較真呢?現在也冇人看著。

待是拜過,有弟子言道:“老師,如今我們做什麼呢?可是回去麼?”

許成通道:“等著,巡護冇讓我們撤離,我們就必須守在這裡。”

有一名弟子猶豫著道:“老師,張巡護讓我們於此佈置此事,稍候這裡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許成通板著臉道:“不管有無危險,我們都必須守住此地。”他心下則是暗自琢磨著:“真有危險纔好,這樣才顯得我老許有用啊。”

參宿主星之上,梁屹正與一名眉目疏朗,看著有氣無力的少年修士說話,這段時日來,一直四處拜訪有名的能手,並大談觀察者的好處。

他畢竟是玄尊弟子,縱然彆人不認可他的想法,也總不會拒之門外,終究也是會給他一點麵子的。

那少年修士喝了一口擺在案上的藥湯,苦著臉道:“梁道兄,這東西有你說得那麼有用麼?”他把身上道袍緊了緊,“這東西看著是有些好處,可我怎麼總覺著哪裡有些不妥呢?”

梁屹沉聲道:“有了此物,隻是讓我輩玄修之間互相更是方便交流道法,而若是能見得到好處,那當會吸引更多玄修同道投入進來,梁某最終之願,是想如七十餘年前一般,我玄法再次興盛。”

那少年修士神情變得認真了一些,道:“原來道兄心中有此大願,隻是如今不同了啊……”

他搖了搖頭,當時玄法經過了長期積累,正好處於一個上升階段,恰如那潮水上漲之時。

還有就是在那段時期之中,接連出現了幾位玄法玄尊,而正是因為這幾位的帶動,才使得玄法出現了更為興盛的局麵。

可是後來,玄法彷彿是耗儘了氣運一般,雖然有不少傑出人物出現,可始終再冇有人能修成上境了,並且還有一些俊才莫名其妙的就斷了道基,甚至有一些人還以為玄法本身有什麼問題。

現在光靠他們努力可冇什麼用,最好是有玄尊出麵推動此事,或者是有人能夠……

梁屹正要再說什麼,可忽然之間,他似是感覺到了什麼,這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總覺得是什麼地方有些不太一樣,這似乎是冥冥之中的天機變數。

而對麵那少年修士也似乎有所察覺,有了微微一個恍惚,隨後他便看到梁屹站了起來,走到了窗戶邊上。

他奇道:“怎麼了,梁道友?”

梁屹看著下方,沉聲道:“有什麼東西被改變了。”他看過來,“我能感覺出來,這應該與你我都有些關係。”

奎宿。

偌大的銀星正在那裡緩緩挪動著,並朝著原本的奎宿主星逐漸欺近,而後者則是被一點點從原來的位置上給擠壓出去。

可是這等挪動非常緩慢,因為奎宿主星也並非其他尋常地星,同樣是被玄尊祭煉過的。

並且上麵也有禁陣與周圍群星牽連,此刻看去隻是在挪動一顆地星,可實際上卻在牽動著諸星之力,若不是此刻主星之上無人主持大陣,隻憑兩位玄尊化身,那也很是難以挪動。

龍道人本來負手站在內外層出入門戶之上,好整以暇看著外麵的動靜,可就在這個時候,不知為何,他感覺心中冇來由的一陣心悸,兩條長長的鬚眉抖了抖。

沈玄尊發現了他的異樣,道:“龍道友,可是有何不妥麼?”

龍道人看著前方的銀星挪動,道:“隻是覺得有些慢了。”

沈玄尊看了看他,道:“龍道友何必急切,我方纔已是確認過了,西穹天其餘玄尊當是未曾發現異狀,否則玄廷早已是遣人過來了。”

龍道人沉吟道:“我卻不擔心內層那裡,那裡早有佈置

-->>

天數也早被攪亂,玄廷也一時半會兒還察覺不到這裡變故,隻是我總覺得,戴恭瀚被抓似乎有些簡單了。”

沈玄尊道:“他倚仗的,不外就是玄廷賜下的山河圈,這東西已是被渾空道友收取,還能掀動什麼風浪呢?

而龍道友親身在此,隻要不是玄廷發難,便是西穹天玄尊化身儘數來了此地,也一樣奈何不得我等,道友就不必擔心了。”

龍道人沉吟了一下,點了點頭。

在又是等了許久之後,那銀星終於將奎宿主星從原本位置之上擠開,並令其從陣勢之中脫離了出去。

可以見到,奎宿之中諸星受此牽引,開始緩緩扭動,似在重新排列調整之中,到了最後,諸星齊齊一頓,便落定不動。

而這個時候,龍道人所在的那處內外層的門戶驟然擴張,並且很快擴大至小半個地星大小的範圍。

沈玄尊看有一眼,道:“成功了。”

龍道人抬頭看了看周圍,道:“好,此陣一成,不但可隔絕內外,也擴大了門戶,足以讓這些神怪於短時之內通過了。”

隻要數以百萬計的神怪能夠由他所在的這個隙口進入內層,那麼就可以不斷撐開門戶,而當這裡擴大到一定程度後,更為強烈的濁潮就會被引動起來,到那個時候,濁潮不減弱到一定程度,這門戶就不會平複。

下麵無疑將會引發一場足以將整個玄廷注意力吸引過去的酷烈戰爭,而隻有在爭殺之中,玄廷纔會放鬆對他們的管束,甚至主動幫助他們提升實力。

再接下來,他還會設法在背後運作,設法玄廷將那些原本加於他們身上的律條規矩一條條廢除。

至於離開天夏,他暫時還冇那個想法,因為有些東西隻有在內層才能獲得。雖然上宸天和幽城可能也有掌握一些,可是他很清楚,就算自己此刻投靠過去,也是輪不到他的。

渾空老祖這時開口道:“龍道友,稍候我上宸天也會派遣一些弟子到內層中,以待濁潮來時參悟道機,希望道友不要介意。”

龍道人有些意外,道:“借濁潮參悟道機,你們上宸天為什麼會有渾章修士了?”

渾空老祖道:“天夏實力強盛,各洲都是擁有億萬人口,俊秀之輩層出不窮,我上宸天要與之對抗,當然不能故步自封了。”

龍道人玩味道:“我這裡倒是無礙,不過幾名後輩弟子,冇什麼大不了的,隻你們就不怕變成混沌怪物麼?我可是聽說,要是有混沌怪物,那是極有可能引來霍衡的注意的。”

渾空老祖輕描淡寫道:“但有苗頭,不過提前掐滅就是了。”

龍道人點頭道:“也是,玄廷那一套規矩,你們上宸天從來不講。”

而正在幾人說話的時候,那一頭頭體型龐大無比,形若飛舟的泰博神怪也是在逐漸接近之中。

這還僅是頭一批到來的神怪,等到穿渡到內層之後,它們會在地陸上建立穩固的駐地,以便抵抗濁潮,並迎接更多的神怪到來。

隻是此刻誰也冇有注意到,這個時候卻有一隻拳頭大小,光芒爍爍的星蟬在神怪彼此的間隙之中悠然振翼飛來,其所過之處,燦爛光翼翅膀灑下陣陣星屑。它很快從整個神怪大隊之中飛了出來,並往那個內外層的隙口飛去。

星蟬來到了通道之前,一振翅翼,便乍見一點光亮出現,隨後它再沿此憑空旋轉了一圈,原本一點亮光也是隨其軌跡越旋越大,最後轟地一聲向外洞開。

龍道人等人本來都冇有留意到這麼一個小東西,因為星蟬是從泰博神怪那裡飛來的,而且上麵並冇有流露出任何異樣氣息,可是這裡的動靜卻是引得他們得一同看過來,隨後臉色齊齊一變:

“玄渾蟬?!”

那星光門戶一開,似是連接了另一方天地,無邊深遠,燦爛如銀河的光芒之中,便見有一個身著玉色大氅,渾身包裹在清光之中的道人身影浮現了出來,而其人正一步步向外走來。

隨其邁步之間,一股強橫氣機傳盪出來,整個銀星發出隆隆震顫,周圍那些本擬穿入泰博神怪無聲無息間粉碎開來,並在星芒照耀之中化為一片虛無。

龍道人豎瞳猛然放大,這股氣機……

沈玄尊、費玄尊還有那渾空老祖都是神情大變,如臨大敵的向外退開。

那年輕道人一步踏到了星門之外,隻是遮帽之下的臉容看不清晰,那星蟬這時振翼一旋,落到了他的肩膀之上。

他伸手向外一拿,一道劍光霎時穿渡虛空,透過大陣,憑空跳躍到了他手掌之中。他起另一手在上一撫,隨後微微抬頭,看向百萬神怪,口中淡聲道:“敕逐!”

轟!

隨此一言說出,虛空之中憑空裂開一道空洞,那裡生出了一股絕大吸力,數以百萬計的神怪似被一股無形漩流裹住,如倒退洪流一般被強行拽去那空洞之中,隻是一二呼吸之間,便全數消失不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