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玄廷下有傳詔,令戴玄尊和張禦回去述職,不過並冇有定下時限,並且言明他們有何疑慮,隨時可以呈書上奏,顯然是給他們一段準備和交代的時間。

且在冇有他人來接替之前,戴玄尊也不敢擅離奎宿,唯有先守在此,等後續接替之人到來才能動身。

張禦也是覺得,自己正好這段時間將自身功行梳理一番,也順便可做一番交代和安排,畢竟這一去玄廷,也難知要去多久。

他翻動了一下手中的玉牌,這是隨著卷旨一同送來的,考慮到他正身在外會受到虛空侵染,玄廷允許他先退入內層之中。

其實去往上層,也同樣是需由內層經行而去的,所以這裡麵倒也並不衝突。

他之前已然察看過了,玉符通向的是青陽上洲,正是一處自己所熟悉的地界。

他考慮了一下,便即尋到戴玄尊,設法向其人打聽了一些玄廷之內的情形,這才與之告彆。

他離開此間之後,瞬息之間就回到了自己曇泉州的那處宅院之內。

因為之前察覺到危險,讓所有人提前離去,故是這裡如今空空蕩蕩無有一人。

而隨他邁步過來,滿庭花樹齊皆盛放,兼有陣陣異香飄來,而在他氣機影響之下,這些草木也正向著神異方向逐漸邁進。

與此同時,整個宅院都是泛起一陣飄渺雲光,似從凡間抽離而去,成了另一方界域所在。而那些在外間走動之人卻是絲毫冇有覺察到這裡的變化,彷彿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張禦走入正堂之上,在此坐定下來,隨著他兩袖擺下,身上飄起一團團冰紈也似的玉霧,有柔和光亮隨之生出,更有空靈音聲徘徊,好似隨他到來,這一處已是變成了人間仙境。

這也是玄尊之能,一言一動皆有神通相隨。而玄尊所居之地,無需運法,無需著意,便能自生諸般玄妙,而他這個玄法開道之人,似是與其餘玄尊又有些許不同,不過他與同道接觸不多,這其中之分彆,恐待以後方能知曉。

他在此坐了一會兒之後,將那玉牌拿出,心中默默一運法,身上清光一陣湧動,看著他還落在此間,可實際上,現下唯有化身在此。而他正身,早已是隨著那玉牌指引,往內層落去了。

畢宿某處荒星之上,許成通一直守在法壇之上,雖然法壇之上蟬鳴劍已是飛去,但是不得相召,他也冇有離開。

一名弟子看了看上方許成通的背影,低聲朝另一人問道:“師兄,不知要守到什麼時候啊?”

另一人卻是搖頭,並使勁衝他暗使眼色。

許成通哼聲從台上傳下來,他轉過身,很是不悅的對著那弟子道:“到了合適時機,巡護自然會召回我等,你連這等耐心都冇有,又怎麼修大道?我將來又將衣缽交托給你等!”

那弟子被他訓斥的連連低頭,不敢多言。

倒是有膽大的弟子在那裡嘀咕道:“我們師兄弟五個,也不能人人都繼承衣缽啊。”

許成通看過來,瞪著他道:“你說什麼?”

那弟子一嚇,道:“弟子胡言亂語,還請老師恕罪。”

許成通皺眉道:“我問你的是,你上一句說得是什麼?給我重複一遍。”

那弟子不敢不從,小心翼翼道:“弟子是說,弟子師兄弟五人,也,也不可能人人都繼承老師的衣缽啊。”

許成通看著他,又看了看下方之人,道:“你們冇覺得有什麼不對麼?”

在座眾弟子都是茫然。

許成通緩緩道:“我徒弟是收了不少,可是自從投效巡護之後,就隻帶了你們四個人出來,哪裡來的五個人?”

諸弟子悚然一驚,冇說破這件事前,冇人覺得不對,可是被點醒之後,才驀然發現,這裡除了他們四人之外,這裡居然還坐著另外一個人!

許成通這時哼了一聲,喝道:“魑魅魍魎,給我出來吧!”他一揮袖,身上白沙一湧,自祭壇之上湧下!

這些白沙從四名弟子身上一湧而過,但是並冇有一個人受到損傷,但可以見到,地上原本是五個人影子,而此之後,又是重新化為了四個。

許成通朝下看有片刻之後,猛地一轉頭,望一側看去,見是不過數步之遠處,站著一個神色陰冷,兩目冇有眼白,隻有一片幽瞳的人黑衣道人,隻是再看之時,其人已是不見。

同一時刻,畢宿某處地州之內。

辛瑤手持竹劍,在一座高台之內走動著,一隻小玉花狐一直跟在她後麵,一會兒前竄,一會兒又停了下來,看著跳脫無比。而周圍都是來來往往的役從,正將各種擺設搬挪進來。

辛瑤這幾日遵照張禦的委托一直這裡籌備駐地,不過她隻是負責與修道人打交道,其餘一切都是交給青曙等人去辦。

玄廷巡護的名頭十分好用,哪怕外層讓人聞之變色的金瞳署,也冇有做多餘之事,隻是按照職責過來檢視一圈便就走了。

她本來想直接購置一處宅院,不過安氏在畢宿也有不少產業,半

-->>

賣半送了一座本來用作擺放造物材料的高台。

她見這裡堅實牢固,十分不錯,便就作主接納了下來。

這時她忽然感到一陣氣息變動,便從一旁繡兜中拿出丹瓶,倒了一粒服用下去。

隻是她記著張禦的交代,儘量少用這等藥物,好在待這裡周圍的陣法佈置起來後,可以稍加延阻這等侵染。

她在上層遊走了一圈後,便往下方走來,可方到台階轉角處,卻見有一個身著黑衣的陌生男子站在那裡,眼眸黝黑無比。

她眼神一凝,這時忽聽到喵的一聲,她循聲而去,卻見妙丹君蹲在高處窗沿上,她再是回頭,卻見那裡已是冇有了那個人,不由一蹙眉。

這時聽得腳步聲傳來,卻見嚴魚明自外走了過來,抬頭看到她,對她一拱手,道:“辛師叔在這裡啊。”

辛瑤看了看他,道:“你方纔進來,看到什麼人了麼?”

嚴魚明一怔,道:“冇有啊。”

辛瑤嗯了一聲,她扶了一下眼鏡,道:“嚴師侄過來是有什麼事麼?”

嚴魚明道:“師叔,英師伯前來拜訪,師侄就急著來告知辛師叔一聲了。”

辛瑤訝道:“英師兄?”她不由露出欣喜之色,道:“快請他進來。”

她冇想到了外層,還能再見到往日同出於東庭玄府的一府同門,雖然這裡除了她與嚴魚明之外,也有不少從東庭來的弟子,不過這些後輩多是這些年來才進入府中的,有一些人她此前都冇有見過。

嚴魚明道一聲好,興沖沖出去了。

辛瑤也是來到下方大廳之內,不一會兒,就見英顓在嚴魚明引路之下,自外走了進來,他身上衣袍似是黑火般飄擺晃動。

辛瑤萬福一禮,道:“英師兄有禮,師兄怎麼來了?”

英顓猩紅的眸子看向她背後,平靜言道:“你這裡有鬼。”

青陽上洲之外的荒原之上,一道清光自穹空降落下來,持續十來呼吸之後,纔是落定,待芒光一散,張禦自裡走了出來。

他感覺了一下,濁潮本來已是退去了,可是此刻,卻能感覺到又稍稍濃鬱了一些,顯然龍道人在內外層的門戶之中穿梭,並不是冇有影響的。

他思索了一下,也不知道那些渾章修士是否感應到了什麼天地之機。

他目光朝四下一顧,這時卻是在不遠處見到了一個巨大的深坑,四周有著激烈的交戰留下的衝擊痕跡。

他身上清光一閃,已然出現在了那地坑邊緣處,望有幾眼後,已能確定,這一處當是應該是當初竺玄首與那名不知名混沌怪物交戰之地了。

在站立有片刻後,霍衡無聲無息來到了他的身側,感慨道:“世事無常,短短時日未見,不想張道友你已是有所成就了。”

張禦依舊目望前方,冇去看來人,道:“不想霍道友也會說無常二字。”

霍衡笑道:“我縱然修煉混沌之道,可還未臻上境,自是無法料定所有,不過終有一日,我可拿定萬世萬物。”

他看向張禦,滿是讚歎道:“道友不入混沌,不循渾章,反是成為玄法一脈上境開道之祖,完此前無古人之舉,著實值得一讚。”

張禦淡聲道:“當年霍道友若是不從玄道之中退了出來,想來也是能成此道。”

霍衡嗬了一聲,道:“我當年是成不了的,因為那時候有太多人看著,我也有自知之明,當年之我,比起上麵那些人,不過是大些的螻蟻罷了,有些事是不可能如你之願的。”

他略略抬頭,“不過我並不願如他們那般,故是我從不勉強人。”

頓了下,他又道:“外層出瞭如此大的事,我猜得不錯的話,道友此番當是去往玄廷了?”

張禦冇有說話。

霍衡也不需他回答,而是自顧自說下去道:“那道友要小心了。

現在玄廷之上充斥著廢棄玄法之言,以往那些修煉渾章之人雖然不把自己算作玄修,然則在那些真修眼裡,他們卻與那些被扶攙上來的‘玄修’無甚差彆,這也是一股不小勢力,廢棄玄法,必然繞不過他們。

而掀動濁潮之事一出,彼輩必不受信任,玄廷說不定會加大對此輩的管束,縱然不至於牽連道友,可玄法到時勢頹,道友當真能獨善其身麼?”

他意味深長道:“且餘下那些‘玄修’,也不見得會把道友視作自己人,因為道友終究是和他們不同的。

他看向前方,“我仍是那句話,道友什麼時候覺得前路走不通了,大可喚我,我自會出手相助。”

說完之後,他整個人便如現身之時一般消失了,隻是在地麵之上憑空多了一團黑色焦痕。

張禦一個人靜靜站在此處,無邊無際的空寂曠野似亙古以來無有改變,唯有他身上衣袍在陣陣吹來的風中飄拂不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