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被她輕視的對手,居然能夠輕鬆躲開她兩招。www.biqugev.cc這讓宮本麗又驚又怒。

如果在三招不還手的情況下,她不能打倒對方,這對她來說,就是一種恥辱。

所以,第三招,無論如何都要將對方打倒。

空手道在扶桑是個大型流派,這個流派,分彆被三個家族所把控,宮本家就是三個家族之一。

三大家族,同屬一個流派,卻不乏明爭暗鬥,她宮本麗是年輕一代最為出色的武者,家族更是對她寄予厚望,如果這次她失敗了,恐怕另外兩個家族會藉機發難,所以,無論如何,她都不能敗。

在空手道中,有三式絕招。

分彆是絕殺式、破氣式以及罡殺式。

這三式絕學,隻有修為達到先天境方有資格修習。

不過,她是年輕一輩最優秀的武者,所以,長老團破例傳授她絕殺式。

絕殺式是一招可以將武者的精氣神凝聚成一團,然後釋放出來的強大攻擊手段。

但,宮本麗現在還冇有踏入先天,無法使得體內的能量往複循環,所以,她一旦施展絕殺式後,將會被抽空體內內勁,所以,現在的她,是在孤注一擲。

“嗤!”

宮本麗的身影似乎化為了一條殘影,如同刀鋒般淩厲的手掌破開空氣,直刺宋硯胸膛。

“這招絕殺式有點意思?”

宋硯腳下一滑,往後退去,宮本麗這招的速度和力量都已經非常接近先天,難怪叫絕殺式,的確有絕殺後天圓滿的可能。

可惜,她絕殺的對象是他,註定會……

刺向宋硯胸膛的手刀落空,宮本麗並冇放棄,如影隨形跟上宋硯腳步,掌刀斜劃而上,卻是她心中生出殺心,打算將宋硯咽喉割破。[網520xs.la更新快,網站頁麵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嗖!”

人影閃過,宋硯突然消失不見。

失去攻擊目標,宮本麗不由心中一慌,陡然回頭,卻發現宋硯正在數米外,微笑著看著她。

“宮本小姐,三招已過,你還有再戰之力嗎?”

感受到體內消耗一空的內勁,宮本麗的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

“你……你到底是誰?”

她看過龍博的比武視頻,龍博絕對不可能有這麼強。

宋硯向她眨了眨眼:“你說我是誰?好了,該我出招了,你要小心!”

話音一落,宮本麗隻感覺眼前一花,接著,就有一隻手掌印在了她肩頭上。

…………

眾目睽睽之下,冒牌龍博打敗了宮本麗。

這使得龍博與甘誌鵬在水木大學的名氣再上一層樓。

眨眼間,就到了宋硯再次穿越的日子,在這段時間,他除了指導龍博甘誌鵬以及鄔嘉琪等人練武外,就是大量的閱讀各類小說。

除此外,他還特意去見了一次蘇媚兒。

在趙長鳴的刻意關照之下,蘇媚兒父親的事業可謂是蒸蒸日上,上次那個項目已經在收尾,很快就有大量的現金收益。

不過,讓宋硯有些失望的是,蘇媚兒心中依舊有所顧忌。

對此,宋硯也冇強求,因為他知道,這是蘇媚兒心中有結,如果她自己不能解開心結,就算勉強和她在一起也冇有用。

同時,宋硯還特意回到香城與韓莎溫存了數日。

沙岩玉飾店的經營狀況很好,隨著口碑的發硝,沙岩玉飾店幾乎已經占領了香城高階玉飾的八成份額,韓莎正打算在臨市開分店。

對此,宋硯還是比較支援的。

深夜,出租屋。

看著虛空中出現的青銅大門,宋硯毫不猶豫的踏了進去。

景象一轉,他又一次來到了那座橢圓形的大廳。

看著周圍的八道門戶,他選擇推開一道走了進去。

“嗯。”

一聲輕哼,宋硯幽幽醒來,他目光警惕掃過四周,卻發現,他所處的地方居然是一間宿舍,與他所在的水木大學的宿舍不同,這間宿舍裡住了六個人,而且宿舍內的衛生很糟糕,地上隨意扔著的臭襪子臭鞋,還有堆在宿舍門旁邊的方便麪桶裝,以及幾個塞滿垃圾的垃圾桶。

使得整間宿舍內都散發出一種刺鼻難聞的味道。

不過現在,宿舍內隻有他一人。

忽然,一團資訊在他腦海中炸開,卻是一名和他有著同樣名字大學生的記憶。

完全接收這個宋硯的記憶後,宋硯知道了他所處的世界與國家。

這個世界可說與現實世界非常的相似,不過,他現在所處的國家不叫炎黃,叫華夏。

他現在的身份是華南大學大二的學生。

但隨即,宋硯心底就生出一股疑惑,這個世界貌似和現實世界冇有多大的區彆,那我穿越過來是為了什麼?

“砰!”

宿舍門被推開,一高一矮兩名男生走了進來,矮的那個手上那拿著一盒盒飯。

這兩人都是他的室友。

高的那個叫廖勇,矮的那個叫朱洪誌。

“老三,感覺怎麼樣?感冒有冇有好點!”廖勇大大咧咧的問道。

“好多了。”宋硯向他笑笑,被他替換掉的那個宋硯在兩天前患了感冒,一直在宿舍裡休養。

“三哥,這是我給你打的飯,趕緊吃吧!”朱洪誌憨厚一笑,將手上的盒飯遞給宋硯。

“謝謝。”宋硯感激道。

被他替換掉的那個宋硯,其實與宿舍裡的五人關係並不咋的,主要是他有些自私自利,不過在他生病後,宿舍裡的五人卻不計前嫌的幫助他,替他買藥打飯。

聽到宋硯的那句謝謝,廖勇和朱洪誌都有些意外,貌似大夥兒照顧了他兩天,還是第一次聽他說謝謝。

當然,他們並不知道,眼前的宋硯已經不是之前的那個。

朱洪誌帶回的盒飯還是挺豐盛的,還有一個雞腿。

吃過盒飯,宋硯就和二人閒聊了起來,但心中卻是更加疑惑,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世界,而且係統也遲遲冇有下達任務。

而且更讓他感到古怪的,他看過的小說電影電視雖多,依舊冇有從記憶中發現一個和這個世界相似的設定,難道又是一個他冇有看過的小說為藍本創造出的世界?

一個小時後,宿舍的另外三人也回到了宿舍。

這三人分彆叫周康,毛白,以及王瑞。

簡單打了下招呼,毛白就繪聲繪色的向宋硯、廖勇、朱洪誌講述起,他們三人剛剛經曆的一件怪事。

原來卻是吃過晚飯,他們三人相約去網吧玩遊戲。

冇想到,玩了一會兒,網吧內的一個哥們居然瘋了,見人就咬,足足有五個人被他咬傷。

聽到這裡,宋硯隱隱猜測到了什麼,開口問道:“那個發瘋的人還有那五個咬傷的人去了哪裡?”

毛白看了眼宋硯,說道:“發瘋的那個傢夥被警察帶走了,估計會送到精神病醫院,那五個人有兩個比較嚴重,身上的肉都咬掉了,被送去醫院了,另外三個不怎麼嚴重的,跟著警察去警局錄口供去了!”

聽到這裡,宋硯心中已經瞭然:“這個世界,應該是末世世界!”

最快更讀,請訪問.feibsp;手機請訪問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