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天之中,張禦與少年道人一同踏在絢爛煙霞之上,往某一處地界飄渡而去。

少年道人言道:“那裡非是尋常去處,非心神往落可渡,不過若去往一次,日後便無需踏渡指路天虹了。”

張禦道:“敢問使者,此回是去拜見哪一位?”

少年道人言道:“我帶道友去麵見之人,乃是玄廷一位執攝。”

張禦心下微動,點了點頭。

按照天夏而今規製,凡天夏內外諸洲各宿報至玄廷之事機,則由諸位廷執共議裁定,若諸執意見合一,那麼即可照此施為,但若意見不合,則會送呈至五位執攝手中,再由幾位執攝來做最後決斷。

一般來說,幾位執攝不會乾預下麵如何行事,也不會去理會具體俗務,但是卻牢牢掌握了整個玄廷乃至整個天夏的走向,所以權柄也是極大。

少年道人此刻言道:“玄廷不比外間,行事受拘束甚多,道友既成玄尊,若不是隻想著躲著修行,那卻也是免不了許多事的。”

他轉過頭道:“如今道友於玄法一道之上開辟前所未有之道途,以往有些事卻是壓不下去了,玄廷之中如今也是一片爭議之聲。

這些道友莫去理會,由得他們去吵,若有道友來尋,也不要輕易應諾,此事終究會給道友一個公論的。”

張禦思索了一下,之前聽那明周道人之言,他就是已經察覺出來,玄廷已然知曉他於玄法之上的成就,這也並不奇怪,畢竟當日攪動了天機變數,但凡功行高深之人,都是能有所察覺的。

現在玄廷之中一些人為難的是,恐怕就是關於此事當是如何下論斷。

若是當下承認他是玄法開道之祖,那麼之前那些經玄廷認定的那幾位“玄法玄尊”又當如何自處?

這確實是一個問題。

而據餘玄尊所言,玄廷之上,可是有兩位“玄法玄尊”為廷執的。

這兩位能做廷執,除了自身所立功勞,恐怕還有其本來是玄修出身的緣故,極可能是玄廷當時出於平衡局勢之考量,才把兩人扶上來的。

而現在他這一開道,這裡麵的格局就被打破了。

所以恐怕要等上麵真正有個決定,纔會對他所為有一個明確的說法了。

這時底下那虹霞一落,就如洪浪傾水一般往下泄去,最後垂至一處雲海承負的浮空大島之上。可見此島周圍有著爍爍光霧,表麵看去似是一駕大舟,但同時也能感覺出來,這是一方獨立存在的天地。

二人隨那霞光緩行而下,最後來至一麵四麵有逆行水浪沖刷的高大玉璧之前,少年道人走上前去,打一個稽首,道:“執攝,張玄尊到了。”

話音纔是落下,玉璧之上放出微光,便自裡浮現出來一個道人身影,望去是一個英華外顯,瀟灑不羈年輕道人,此人看去好似是筆墨勾勒出來,但那一股飄逸神秀之氣卻是絲毫遮掩不住。

張禦望有幾眼,他隱隱能感覺到,這一位應該看去是沉浸在了某種玄妙的狀態之中,故是才如此模樣。

那年輕道人目光落向張禦,聲音似從天邊飄來:“玉素已與我說了張道友過往一些事,你為天夏立下了赫赫功勞,玄廷不當有負於你,而道友身為玄法一脈開道之祖,也理應得有一個公允之論。”

張禦抬袖而起,合手一禮,道:“多謝執攝。”

年輕道人看著他道:“張道友不問我為何助你麼?”

張禦言道:“想來執攝自有執攝道理。”

年輕道人灑然一笑,點頭道:“此語中的。我行此事,不是因為此事能助你,而是因為我認為此事當為。便是道友與我道念不合,也不礙我之作為。”他微微抬首,看向遠處,“張道友,你且去耐心等候就是了。”

說完之後,他身影便緩緩消失,玉璧又重回原來毫無動靜的模樣。

少年道人走了過來,道:“執攝已走,張道友,你我出去吧。”

張禦一點頭,踏上虹霞,出了此間。

少年道人言道:“再有半月,便是廷議,諸位廷執當會一論此事,但我料此事當不會如此快就有決斷,道友可在上層擇選一處修持之地,若是覺得不夠清靜,那也可去往在清穹元磁之力之外自辟道場。”

這時他似想到了什麼,道:“道友乃是玄道之祖,修行一事,我無有可以多言的,不過如今迴天崖上,立有一根玄柱,那是當時風道友成就玄尊之後,立在那裡的。

雖如今看來,他所成就的並非是真正玄法,可他所修之道當與道友最為接近,道友若有興趣,

-->>

不妨前去一觀。”

張禦一點頭,抬手一禮,道:“多謝使者告知。”

那少年道人道:“小事罷了,你若有什麼疑問,使喚明周便是,他是清穹之靈,奉候眾玄尊,不該說的事,他是不會說的。”交代過這些過後,他打一個稽首,便就飄然離去了。

張禦站立片刻之後,喚了一聲,道:“明周道友。”

明周隨聲出現在了一旁,躬身一禮,道:“明周在此,張玄尊不知有何吩咐?”

張禦問道:“上層之中,也當是自有規序,你將玄廷一應規製禮法告於我知。”

約束玄尊之法和約束低輩修士之法是不同的,這些事對於一般人來說也無需知曉,所以他以往也是不知。

如今他既然成就玄尊,現在巡護身份又未卸脫,那麼自當明瞭,雖在來之前,他已是向戴玄尊討教過了,不過他還需自己再看過一遍。

明周往旁側一指,當即旁側浮現一個刻有天夏道文的大碑,他看著張禦,感歎道:“張玄尊是唯一一個到上層第一天就向在下討觀此法的玄尊。”

張禦冇去理會他的說辭,眸光閃爍一下,便即將此看罷,心中有數之後,他往通天崖看去,片刻之後,他意念一轉,已是立身在了一根通體為無瑕美玉的巨大玄柱之前。

他看著此物,心中想著,迴天崖是通向玄廷的必經之路,這玄柱能立在這裡,當也是玄廷的決定。

不可否認,玄法當初之所以能得以興盛,正是由於玄廷的推動。

但卻不知,如今之玄廷,又是如何看待玄法的呢?

他往上觀去,首先看到的不是什麼章法道印,而是當日那位風玄尊留下的自勉之言,而在後麵,更還有三人名諱,餘玄尊之名赫然列於其中,目前看來,成就“玄法”之玄尊一共就是這四人了。

這時他聽得聲音道:“這位就是張玄尊吧?”

張禦轉目看去,見是遠處站著一箇中年道人,這人眼神憂鬱,頜下留著短髯,一身黧色道服,外露神氣之中泛著一股滄桑之感,其人指了指這餘玄尊後麵一個名字,道:“這便是在下了。”

張禦看了一眼上麵“施呈”二字,點頭道:“原來是施道友。”

施道人歎道:“正是施某。”他眼神複雜的看向張禦,道:“敢問張道友一句,道友這一回來至玄廷,可是要為此法正名,並向天下宣揚此道麼?”

張禦思量了一下,抬頭望去,正聲道:“自當如此!”

施道人聽他這麼說,定定看了他一會兒,歎了一聲,道:“施某卻要勸道友,莫要如此做。”

張禦一挑眉,道:“那敢問道友一句,這是為何?”

施道人歎道:“道友成就上境,若是早個數十上百載,那無疑是一件好事,可是現在卻是晚了,若是道友這一正名,今後叫我輩如何自處呢?”

張禦看了看他,倒也理解他的想法,他略一思索,道:“我當初在外層之時,曾見餘玄尊用斬惡念之法分化出一化身,意圖剔去自身濁惡,不過他為瞞過背後那些人,故是不得已而為之。

若是無人再來約束,想必能推演出更為妥當的方法,既然餘玄尊能做到,想必諸位道友亦可為。”

施道人搖頭道:“哪有這般容易,且現在關鍵也不在此,道友可知,這三百多年來,我輩用了諸多努力才勉強維持住眼下之格局,並傳下了諸多道法,這局麵著實得來不易……”

說到這裡,他語氣略顯激動道:“可道友若是一意為玄法重新正名,那就是否定了我輩根本之道,屆時對天下玄修之道心必然是一個重挫,道友可知,那將會在整個天夏引來多大震動麼?”

張禦看了他一會兒,緩緩道:“那麼按照施道友所言,為了維持眼下之格局,就不該給予天下之玄修指明真正的玄法修行之道麼?”

施道人搖頭道:“不是如此說,何為真正的玄法?隻要玄廷認為這是玄法,那麼這就是玄法!

這其中有差彆麼?冇有!玄廷要我等所做之事,我等現在也一樣能為。

何況這等情況也不是不能改變,我與諸位道友這數十年來自上而下,推演整理出了不少法門,眼下前行之路已是有所眉目了,隻要待得我等功成,那麼就可以真真正正的振興玄法!”

他抬頭看向張禦,懇切言道:“隻要張道友不再提那為玄法正名之事,待再過得幾載,我等自可將那推演完善的功法廣傳天下,到那時候,我玄修一脈便能立穩於玄廷之上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