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在深入那一片混沌晦亂之地後,身外感到的壓力成倍增長了起來,冇有了元磁之力的鎮壓,地火風水一時俱起,無數氣光亂流在他周圍纏旋衝擊,感覺自身彷彿進入了一個天地烘爐之中,此刻正被那爐火所熬煉。

隻他仗著心光深厚,撐住了種種外來侵襲,並很快適應了這裡的變化。

現在他感覺到,不談其餘,修士若在此長久存駐,那至少能磨練出色的法力心光運使之道,而應付這等變數一多,回到元磁正序之地,自身感應之力也必是遠勝以往。

此時他自我審視了一下,如今尚有不少餘力,看去還可深入。

不過從前人記述來看,許多人之所以遇到危險,就是因為過高估計了自己。而此間還有令人談之變色的亂漩,因為這裡外感錯亂,有時候修士遇到危險還不自知,最後耗儘全數心光法力也不得出來,故是還需小心為上。

實則到了這裡,也是能試著開辟道場了。

通常玄尊需用到一枚定神珠,這東西有兩個作用,一是幫助修道人定壓地火風水,二是可以與清穹元磁之力相互呼應。

這東西可以自己祭煉,也可以向玄廷討取。

玄廷是鼓勵修道人來此開辟道場的,因為一旦在這混亂之中得有一片立足之地,再與清穹溝通,就等是為清穹多開辟了一片域外天域,年深日久之後,自能與清穹連至一處。

不過混沌晦亂之地,除了眼前所見之晦亂,也還存有一縷縷混沌之氣。

晦亂之中立辟道場相對來說容易許多,危險也少,可是所能開辟的道場範圍十分有限,並且往後時不時要將精力放在維護道場之上,至少也需放一具化身在此。

但若能找到混沌之氣將之定壓,並在此中立下道場,那等若是開辟了一方天地。

要是把整個混沌晦亂比作汪洋,那麼在晦亂之中開辟道場就等若是在此上立下一艘漂泊之舟,縱得一時安穩,並有歇腳之地,可是多數時間隻能隨波逐流。

而在混沌之氣中定下道場,那便是一座堅實的島嶼地陸,就算外麵有萬頃波瀾,也撼動不了其本身,並且那些混沌之中誕生的先天精魄,也會被吸引過來,變化出各種生靈,從而愈發穩定此間。

隻是要想把道場設在混沌之氣中,修道人所需付出的努力更多,也更為艱難。而以他之心意,自然是想行此法的,不過這需更是往裡深入。

這一回來此他雖有稱量自身功行的意思,這次隻是先來探一下路,瞭解一下情形而已。並未指望一次就能成功。

而這裡晦亂無比,他也不知道自己來到這裡到底多久了,也需得先回去一趟了。

轉唸到此,他也冇有猶豫,當即心意一動,一道清光分出,霎時變化為一具化身。

他想想看看自己化身在這裡能支援多久,若他下一回到此時這具化身還能在此間存駐,那便可從化身之中得到一些訊息,便若不在,對他來說也冇什麼太大損失。

做完此事後,他再望了一眼那暴動的亂流,真身便緩緩往回退走。

隻是就在撤退的時候,卻似是有所察覺般往某處看有一眼,因為他察覺到了一縷法力的存在。

但是晦亂之中每時每刻都有無數感應侵入心神之中,那法力隻是十分不起眼的一個變化,就如沙海之中的一枚砂礫,轉瞬就被無儘沙流裹挾而去,再也尋不到蹤跡了。

他猜測這許是其他來此開辟道場的玄尊,他方至上層,與此間之人不熟,何況晦亂混沌之地也不便交流,他也便冇有再多去理會,繼續往回退走。

難知多久之後,他感到自己一腳進入元磁統攝之地中,周圍的變亂驟然退去,天地諸物一時各是迴歸正序,他仍舊站在迴天崖上,好似從來冇有離開過這裡。

明周道人在旁現身出來,對他打一個稽首,道:“恭賀張玄尊平安歸來。”

張禦看他一眼,道:“我未喚你,可是有事麼?”

明周微笑不言。

張禦有所察覺般往一側看去,見雲光灑開,玉素道人自裡現身出來,他手中托著一份掛著星袋的卷書,道:“張玄尊,有玄廷詔旨。”

張禦神情一肅,正待接詔,玉素道人卻是走前幾步,直接將詔旨交到他了手裡,隨意言道:“那些禮數不過做做樣子罷了,現在隻我二人在此,便就免了吧,”

張禦自也不會矯情,他將詔旨拿過,打開看了一眼,道:“賜授守正?”

玉素道人認真道:“正

-->>

是守正。道友擔任此位,是首執先是提出的,竺廷執第一個認可,後來諸位廷執也是附議,我當時思量下來,因為覺得此位正適合道友眼下,所以也並未反對。”

張禦身為巡護,對守正一職也是有所耳聞的,但他清楚,以往自己功行不高,所知道的未必就是真實的,故是抬手一禮,道:“還要請玉素道友指教。”

玉素道人道:“正要與張道友分說。”

他道:“守正之職專司鬥戰,主要是麵對外敵,在以往因為戰況瞬息萬變,外敵一現便需及時清剿,再有禦敵之策,不在於內,而在於外,通常還需要主動出外擊敵,故是多數時候,守正不必請示玄廷便就可自行決斷,更可巡弋四方,擁有一定自主之權,不似其餘玄尊那般去往內外層界還需事先報錄玄廷。

且守正因為司職鬥戰,被允許借用玄廷各類上乘法器,也可翻閱一些秘藏道書。

還有一個,我輩成就玄尊之後,通常修道人自身所擅,乃至神通道術,過去所曆鬥戰,都要記述下來一個大略,並交予玄廷,除了諸位廷執無需此錄外,守正因司鬥戰,不可泄漏隱秘,亦是不在此列。

也是因為這職位有此權柄,所以玄廷不設常位,為得就是可以在關鍵時刻作為一個製拿手段,不令其脫離玄廷約束。”

張禦不禁點頭,這般做法是正確的,守正因可四處往來諸洲各層界,平日不受任何節製,還能攜帶厲害法器出遊,再以玄尊之尊,要是弄出些事端那是極為容易的,故這等權柄必須是有所製限的。

玉素道人又言:“隻此事也是有利有弊,擔任守正,也必然是遠離玄廷,這怕也是有些廷執心中所想。”

說到這裡,他神情認真了一些,“然則道友若要想有一番作為,或者有意進窺上境,那未來必要爭一爭那廷執之位。

而想要做到廷執,按照玄廷規製,則必得先鎮守一方,短些六七十載,長些百載也是要的。

縱然以道友以往功績,至少也需三四十載光景。

不過從龍淮打通兩界層關來看,我料下來內外定會有一番亂象,守正之職卻正好有利於道友一番作為,曆來得功總是鬥戰之中來得最快,但這裡也需道友自身立得住,不然反受此累。”

張禦微微點頭。

他私下猜測,玄廷之上或因各種緣由,可能現下還不想在玄法一事上下定論,所以先是用守正一職把他安撫住,同時也是把他打發了出去,暫時令他遠離玄廷中樞。

不過他倒也不覺有什麼不好,縱然他開辟了玄法道途,可想要使玄法為天下法,需要他自身先立得住,完善玄法,提升自身實力是他此刻所需要做得事,此職倒是正合他意。

他抬袖一禮,對玉素致謝道:“多謝玉素道友提點。”

玉素道人也是還有一禮,道:“道友且放心,執攝答應你之事必會做到,但此事涉及整個天夏的變動,需得一步步來。”

張禦也知此事急不得,他道:“敢問玉素道友,詔旨之上令我討捉朱鶿,不知此人來曆?”

玉素道人言道:“此事其實與張道友也有幾分關係,此前被道友擒捉的龍淮,經我等查證下來,此人在去往開辟內外階層的門戶之前,曾將身記憶刻於拓板之上,而他在臨行之前,便曾去尋過朱鶿,我們懷疑托板就在其手中,故是我們需要找到此人。”

張禦思索了一下,道:“沈敖那裡不曾問到什麼麼?”

玉素道人言道:“與沈敖有所牽連之人名喚甘柏,此人已然逃遁離去了,疑似已是投去了上宸天。

而沈敖除了甘柏之外,也就與龍淮有所往來了,所以眼下要想查出涉及此事之人,朱鶿便是這裡僅餘的線索了。”

頓了下,他道:“此事我望道友能做成,不僅是道友可以此功在玄廷站穩,我等也能根除那些潛藏底下的隱患。”

張禦道:“若此人仍在元磁之外,我當會將此人拿回。”

玉素道人道:“好,當說之話已與道友說過了,下來諸般事宜,你問過明周便是了。”

他打一個稽首,便就如來時一般,身外雲光一起,身影便就冇入其中,整個人便隨此消隱不見。

張禦在他離去之後,深思了一會兒,便抬起頭來,喚道:“明周道友。”

方纔兩人說話之時,明周道人自行迴避,此刻隨他呼喚,又是浮現在了一旁,語聲恭敬道:“明周在此,不知張守正有何吩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