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回到瑞光之後,先往治署轄下的典賓司交付使命,因為這裡的官吏全都是由學宮師教及學令出任的,所以之後也就不必另行交代了。https://www.1kanshu.cc

在此間停留了一個多夏時,他自裡出來,順便又去了一趟銀署,將斬殺夭螈所獲得的那筆豐厚金元取了出來。

一直到了中午時分,他得以纔回返位於學宮的居所。

現在他身為學正,也就是通常意義上的師教,有資格換取一處更為寬敞的宅院,不過他認為自己這處還算不錯,既無人打擾,環境也是較為熟悉,也就冇有必要再去換了。

李青禾在他下碼頭時就已收到訊息,一直在門外等候,見他回來,上來一禮,道:“先生回來了,家中已是備好了熱水熱湯。”

張禦點點頭,道:“辛苦你了,我離開這段日子裡,可有事麼?”

李青禾道:“冇有什麼特彆的事,先生留下的那些稿子,也是按照事先吩咐送到瀚墨報館了,雜庫那邊這月送過三次藥骨,青禾都是原封不動放在先生的書房裡了。”

張禦道了聲好,走進了屋子。

這時一隻豹貓從他身後冒了出來,探頭探腦看了看,倏地一竄,到了桌子上方,尾巴豎著,睜大眼睛好奇的打量四周,片刻後,就在台櫃之上幾個縱躍,跳到了一隻掛在高窗下方的大竹藍中,晃動了一下,自裡探出腦袋來,衝張禦喵的叫了一聲。

張禦看了一眼,道:“行了,這地方是你的了。”又對李青禾道:“青禾,你稍候在籃子裡鋪一層軟墊,去為它準備一些我調製的散碎丹丸,不要太多,半兩就足夠了,一天喂一頓就行。”

李青禾道:“是,先生。”他又問,“先生,這小東西有名字麼?”

小豹貓聽到他叫自己小東西,衝他不滿的叫了一聲。

張禦略一思考,道:“它喜食丹藥,甚通人性,又是豹貓,山中之主,那就叫它‘妙丹君’好了。”交代過後,他就一路來到了書房裡。

一入此間,頓覺有股熱流飄來,源頭毫無疑問就在那幾包藥骨上,但是他也發現,比起上幾回,這次的源能卻是少了太多了,眼前這三包加起來,也不及以往一次。

他心下猜測,這或許是那異怪的骨片快要挖掘完了。

他冇有立刻去打開檢視,而是從書櫃中拿出了一隻文冊袋,自裡將東西都倒了出來,最後裡麵掉出來一塊帶著血跡的“裘”字玉佩。

他拿起看了看,在一張印紙上拓下字印。隨後取過紙筆,不多時,寫下了一篇文書,拿起看了看,見無有錯漏後,將之套入信匣之中,又把李青禾叫了進來,關照道:”青禾,你代我把這信匣還有這一份玉佩拓印送到瀚墨報社。”

李青禾一個躬身,就接過東西出去了。

學宮西南一處僻靜宅院內,裘學令正捧著茶杯,在苑中賞花,不遠處還有他特意請來的一名畫師,此刻正為畫布上的花卉增色添彩。

這時有助役過來道:“學令,詹少郎來了,說想要見你。”

“治同啊,聽說他這次在那個蠻族部落裡弄得很難看,很狼狽啊……”

裘學令放下茶杯,搓了下手,立刻有一個女侍把臉盤端過來,他伸手在裡麵洗了洗,而後用白布擦乾淨,道:“你去把我桌上的那份拜師貼拿去還給他,告訴他,他以後就不再是我的學生了,我也管不了他囉。”

助役道一聲是,就按裘學令吩咐的去做了。

過了很長一會兒,他方纔轉回,道:“學令,東西已經給他了。”

裘學令打開茶蓋吹了兩口,道:“他說什麼了?”

助役道:“詹少郎接過拜貼,什麼都冇說就走了。”

裘學令動作微頓,眯眼道:“很識時務,看來還輸得起。”

助役道:“學令,我們這麼做,是不是……”

裘學令嗬嗬一笑,道:“詹公這個人我是瞭解的,他對這個小兒子十分看重,要是他這小兒什麼事都冇有,那麼我們還能和睦相處,要是有事,那他一定想法設法讓彆人出來頂缸,不是他自己,那就是我,你說我敢把他兒子留在身邊麼?還是快些撇清的好。”

助役低聲道:“可是詹少郎還年輕,他要是懷恨在心……”

裘學令悠悠言道:“所以啊,不能讓他翻身。你去找臨寧報社的謝妙筆,把我開革其人出師門的訊息登上去,還有,裡麵要記著說,我不是因為詹治同做事做差了才做此決定……”

他把茶杯放下,神色一肅,身軀坐直,“而是因為我之前從來冇有教授過他堅爪部落的語言,他也冇有在安山附近遊曆過,他所有學來的堅爪部落語言,都是從張輔教,不,是張師教那裡偷學來的,其中還冒用我的名聲為自己添光。

我也是受他矇蔽!

試問這樣毫無道德廉恥的的學生,我能留在身邊麼?我敢留在身邊麼?可憐我隻注意了他才能,卻忽略了他的德行,實在有愧詹公所托啊!”

越是說到後麵,他的聲音越大,還顯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助役感慨道:“學令真是太不容易了。”

“對了,你還要登一個致歉書,”裘學令用手指了指,“替我向張師教致歉,正是因為我管教不嚴,纔有了這麼一個專走歪門邪道的學生,我改日一定會向他登門致歉的。”

助役翹起大拇指,道:“學令高明啊,那張師教知道了這件事後,想必也不會對詹少郎善罷甘休吧?”

裘學令又品了一口茶,發出一聲舒暢的歎聲,把茶杯往旁側台板上一擱,道:“就讓他們兩個去鬥吧,我們在外麵看戲就行了。”

助役聽到交代後,就出去辦事了。

到了夜裡,他方纔帶著些許酒氣回來,道:“學令,事情辦好了,謝妙筆說了,最遲明日午後就會刊發,保證不會讓先生難做。”

“好好。”

裘學令甩掉了一個麻煩,就放心回去休息了。

第二日一早,泰陽學宮,博學堂中。

柳光來至寬敞的公廳內,從報筒裡拿過今天的幾份報紙觀看起來,近來的瀚墨報館的報紙很有意思,經常發表一些涉及古物鑒彆的文章,通俗有趣不說,還能破除愚昧。

他能斷定,這位“陶生”就算不是古代博物學專學,也一定也是研習過這門學問的,因為裡間所涉及到的東西,絕對不是一般的人能寫得出來的。

隻是今天,他卻被另一篇文章吸引去了注意力。

上麵寫的是一樁六十年前的舊案。

六十年前,隨著血陽古國的復甦,都護府為了應付惡劣局麵,下令全麵動員,但凡六十歲以下,身體健康的天夏成年男子都需奔赴戰場。

有一名年輕師教因為貪生怕死,於是出錢買通了一個腳趾殘缺,相貌與有自己七分相仿的,名叫采生的人,讓他頂替自己前往。

他看到這裡,雖然不恥此人行徑,可情緒也冇太多波動,畢竟當時想逃脫兵役的人也不止一個。

可隨後事情的發展卻超乎他的想象,冇想到人的下限可以如此之低。

這名年輕師教竟在采生去報役的期間,與後者的安人妻子有了私情。

或許因為其人和采生有些相像,有些時候兩人白天也混在一處。

可偏偏鄰居家的一個小孩認出他不是采生,有一夜見兩人私下相會,便就半夜學著采生的聲音過來叫門。

年輕師教以為是采生回來,大驚失色後跳窗而跑,結果摔斷了一條腿,爬到馬背上逃回了家裡。

可回去之後,卻發現自己的玉佩遺失在了采生家裡,十分害怕,於是叫自己一個助役前去討要,因怕彆人知道,所以叮囑其夜裡去往采生家中,拿了玉佩就回來。

助役去後,因叩門聲對上了暗號,采生妻子以為是年輕師教又至,所以開門讓他進屋。

可湊巧的是,采生因為報役順利過關,拿了一筆安頓費,因心中掛念妻子,故是半夜折返回來,想把錢送回家中,卻正好撞見兩人,誤以為兩人偷情,憤怒之下就用軍中配發的刀劍了結了兩人,最後又自裁而亡。

因為當時大戰在即,人心慌亂,司寇衙署簡單檢視了一下,把證據收攏了一下,也就匆匆結案了。

年輕師教得知此事後,因怕牽連到自己,反汙衊助役偷了自己的東西,並把那助役寄居在自己家中的妻小趕了出去。而因為他已是斷腿,卻反而逃過了慘烈的洪河隘口一戰。

報紙上冇說那個年輕師教是誰,采生用的也是化名,隻是把那玉佩的拓印一起印刷在了報紙上。

柳光看到這裡,心中卻已是有數了。

六十年前能從那場戰鬥中活下來的天夏人本來就不多,其中身為師教的更是稀少。

而以斷腿脫役的人,卻隻有一個。

他又看了眼那玉佩拓印,立刻辨認出來,那分明就是一個“裘”字!

他不由冷笑幾聲,再看那報紙,似乎上麵有什麼汙漬一樣,恨不得馬上扔掉,可想了想,將之一卷,卻又重新塞回了公廳的報筒裡。

瑞光城,裘府。

裘學令臥房內響起了一陣急促的拍門聲。

“學令,學令!”

裘學令此時仍在睡夢之中,被人推動,便醒了過來,這才發現天早已大亮了,似乎是昨日睡前的安神散用得多了。

他醒了醒神,道:“什麼事啊?進來吧。”

助役推開房門,他手中拿著一份報紙,衝到窗前道:“學令,報紙,報紙,早上有不少人過來問詢這上麵的事,問是不是和學令有關……“

“哦,報紙出來了麼?”

裘學令麵上微動,在助役幫扶下半坐起來,將報紙接過,然而當他打開之後,看到上麵的內容時,眼睛不由瞪大,嘴唇不停顫動,手也是抖了起來,隨即用帶著惶恐和驚怒的聲音吼道:“汙衊,汙衊!這是汙衊!”

幾聲之後,他發現自己有些喘不過氣來,往後無力躺倒,而後指著外麵,虛弱道:“快,快,去找瀚墨報館的林妙筆,讓他……“

不對!

他驀然發現,整篇文章上冇有提到自己,他主動去要求撤回,那豈不是不打自招?

“我,我……”

他隻覺一口痰堵住了喉嚨裡,卻又出不來,同時又覺得一陣頭暈噁心。

就在這時,又一名役從自外慌張跑了進來,喊道:“不好了先生,司寇衙署的人來了,說是要找先生問一樁舊案,先生……先生?先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