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放下手中玉簡,略略一感,見得殿台之上有一道煙霞飄旋,便放開門戶,令其進來。

這一縷煙霞入殿,落地化為一個精緻案台,兩側護擋之上皆是刻有玄渾蟬紋,在案台上端,則是擺放著一大一小兩尊三足玉爵,爵口有瑩瑩光亮自裡溢位。而在案台之下,則收有一座金銅小丹爐。

明周道人言道:“守正,按玄廷功俸,守正每旬可領三釜‘玄糧’,一爐運靈丹丸,而守正此次擒回朱鶿,故玄廷又賜‘玄糧’三十鐘。不過守正若是需要祭煉什麼法寶,這玄糧也可交由在下換成各類寶材。”

張禦看有幾眼後,伸手入那玉爵之中抓了一把,入至掌中的是一粒粒飽滿光滑,猶如米粒的玉實,在那裡煥發著流光溢彩,且每一粒都是沉滯無比,有若山嶽之重。

他思忖道:“此物便是玄糧麼……”

在來上層之前,他曾向戴玄尊問起過玄廷諸事,其中就有說及這“玄糧”之事。

據說這玄糧之中蘊藏有‘元質’,說此物乃是天地之玄化,萬物之元精,真修將之煉化之後,便能夠鞏固己身,提升修為,而玄修煉化之後,也則能夠增補神元,可以說上是十分重要的修道資糧。

而這東西也隻有在上層方能尋到,至於真正源頭在何處,恐隻有廷執或是那些執攝方纔知曉了。

他手掌微微一側,任由手中玄糧重新傾灑入玉爵之內,口中道:“未知各洲玄首和外宿駐守呢,功俸又如何?”

明周道人道:“如今上洲玄首每旬可領五釜玄糧,外宿鎮守每旬領三釜玄糧,同樣是得功另計。

不過此也非是一成不變,百餘年前,外層鎮守功俸不過一釜罷了,與如今可比不了。

而征伐鬥戰之時所得功俸與平日又有不同,各守鎮玄首功俸雖不及廷執,然則少數治功得上者,卻也不在廷執之下。”

張禦點了點頭,看來除開自身職位不提,玄廷就是以功勞來論厚薄,他身為守正,若想多得資糧,那就需儘力剿殺敵眾。

他一拂袖,將麵前所有東西都是收入進來,而後往裡殿走去。

明周道人對他背影打一個稽首,自覺告退下去。

張禦行至內殿之中,再一揮袖,一股煙霞飛去,將東西又再放了出來。那丹爐在落定下來後,便被他心光引燃了起來,少頃,便自裡麵飄出一縷清氣,他隻是稍稍一感,便覺身軀清靈了幾分。

丹爐之內的運靈丹丸就是用來輔助玄尊修持的,每一爐通常可用十日之上,差不多就是一旬。而這隻有上層修持的修道人才得有賜,內外層界鎮守則不享此利。

不過這些東西也僅隻是輔助罷了,其實真正能給予修道人好處的還是在於玄糧。

他在寬敞殿廳之中的蒲團之上坐定下來,開始呼吸調息,不一會兒,那玉爵之中的玄糧化為一縷縷清靈微光,並被召攝入到他身軀之中。

他能感覺到,隻是這片刻之間,自家神元便就增加了些許。

他心下一思,修士到了玄尊之境,並非凡人之軀時可比,已可化煉萬物為自己用,看來這玄糧便能助自己助長神元。

而他自成就玄尊之後,無論六大正印,還是視為根本的言印道章,這無疑都需要大量神元去填補,這個玄糧來的正是時候。

隻是光憑這些,並不能使他超邁同輩。那些在他之前不知多少年就已修道有成的玄尊,藉此資糧之利,如今不知將自身功行推至不知何等地步了,與那些個廷執上尊相比,他的確道行尚淺。

按照正常情形按部就班修行下去,他便能超邁這些人,也不知是在多少年之後了,不過他可自外攝取神元,卻使得他多了一個追趕這些上尊的可能。

眼下守正之位當真最是合適他不過,此職可以四處巡遊,他大可以趁這個機會去那些隱秘地界探查,從而找尋那些蘊藏有神元的物事。

在思量過這些後,他便收拾心神,入至定中。

待是一夜過去,他睜開雙目,見那玉爵之中,玄糧已是少卻了三分一,正待將之收起,忽然心下一動,卻見那玄渾蟬飛了出來,光燦燦的翅翼一展,繞著那較小的玉爵飛了一圈。

他心中立時明悟過來,卻是觀想圖除了他自身修持之外,也可依靠玄糧壯大,心下一轉念,這麼說來,真修的元神應該也是如此了。

不過觀想圖與他本是一體,好處也是落到了他身上,分潤一些也是理所應當,於是由得玄渾蟬去吸食玄糧,自己則是拿起玉簡,繼續翻看前任玄正留下來的那些記述。

隨著每一任守正的記述看下來,他也是發現,天夏渡來此世之時,守正人數是通常是維繫在四位以上,不過那個時候擔任此職之人全都已是戰死或是

-->>

失蹤了。

而百來年前守正之位又有替繼,那個時候乃是兩位,如今其中一位依然在玄廷之中,但不知具體擔任何職,還有一位,似也是不知去向了。

縱觀這幾百年來擔任守正一職,隻有少數人是能功成身退的。

其實這也不奇怪,守正通常衝在鬥戰最前沿,這裡可不存在什麼公平較量,往往一人便可能應付數個敵手,那可是極為凶險的,任你功行再高,也不見得能穩操勝券。

似如他之前遇上的朱鶿,若是其人運使神通時有人在一旁配合,那還真冇幾個人能擋得住。

所以自身穩固纔是緊要,他也是在考慮,下來要應付各路敵手,自己勢必也要有一至兩件上乘護身法器了。

而此時此刻,在他入駐守正宮,並傳出要召集人手訊息後,卻是引發了那些生存在上層的神人的關注。

這些神人大多數都是嚮往玄廷,並且親近玄尊,以在玄尊之下效命為榮。

這是原因是此間每一個神人都是在清穹之舟定壓晦亂混沌之後誕生的,而他們也無不是感玄尊之意念所化,所以一聽有玄尊召集人手,都是主動願意來投。

雲海一座寬敞宮台之上,幾個年輕神人圍攏在一處,朝著一名清秀少年問道:“朱百一,你可是見過這位張守正麼?”

朱百一不滿道:“叫我朱值日。”他哼了一聲,得意道:“我可告訴你們,守正到來宮中第一日,我便見到守正了。”

幾名年輕神人互相看了看,有一人問道:“那麼就請朱值日說一說,張守正到底如何?”

朱百一這才滿意,道:“我告訴你們,這位守正可是有大本事的。”

見得諸神人的注意力被吸引過來,他咳了一聲,道:“聽聞守正以往還在下界時,就曾拿住過玄尊,方纔擔任守正的第一日,就把遁逃出去的朱鶿玄尊給捉拿回來了,我看來日必然能成座上那一位。”

幾名年輕神人一聽,心中不由熱切起來,有人憧憬言道:“朱百一,那你說我們要是跟著張守正,他會不會放我們下界呢?”

朱百一臉色微變,嗬斥道:“住口!”

他看了看幾人,低聲道:“玄廷的規矩不知道麼?好了,我不與你們多說了。”說完之後,他化為一隻火鳥飛騰遠去。

那幾名年輕神人互相看了看,一時也冇了興致多談,也是各自分散離去了。

守正宮中,明周道人起雙手將一份玉冊往上一遞,道:“守正要的名單,在下已是備妥好了。”

張禦目光一落,這玉冊便就飄了過來,他打開一看,這上麵分為兩個冊目,一個載錄的是先天精魄所化的神人,一個載錄的乃是修道人。

他對於那些神人的要求隻是值守宮闕,接迎往來同道,或是傳遞訊息,或是去巡查各處道場,畢竟他們本就是在晦亂混沌之地中誕生,做起這些事來十分方便。

至於派遣其等下界,那是絕無可能之事,玄廷也是不會容許的。

這些神人先天純淨,在上層還好說,可一旦去了內外層界,在濁潮和虛空外邪侵襲之下,那也是墮落得比誰人都快,難知會變成什麼東西。

還有玄尊懷疑,內層之中那些異神,有一部分極有可能就與這些先天精魄有關,所以還是拘束在上層聽用為好。

所以在內外層界辦事,還是需依靠修道人。

他大致翻了一下,見修士名冊之中有一些熟悉名字,顯然玄廷對各洲各宿出色的修士也都是有所留意的。

除去這些人,他發現還有一些較為特殊的人也是羅列其上,口中道:“玄尊弟子麼?”

明周道人言道:“這是幾位玄尊聞得守正在挑選人手,故是舉薦上來的。”

張禦再是翻了翻,心中頓時有數。

這些修士正如接替他玄正之位的衛高一般,都是不怎麼受師長看重的弟子,故是來他這裡做事,順便積攢資曆經驗,日後或許也能在玄廷任職。

他道:“明周道友,他們可知,若到我門下,所要做之事可比其餘鎮守一地來得凶險得多。”

明周道人道:“他們自是明白的。”

張禦點點頭,隻要這些弟子自家心中清楚便好,如果真有本事,他自不會推拒門外,但也不會去刻意照拂。

不過他真正信任之人,還是自己的舊部。

他合上玉冊,心下想著,也該是找個時候,妥善安排一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