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房之內,張禦自回來之後,便在那裡打坐調息,而那三包藥骨上所存在的源能,也是緩緩被他吸攝入體。www.biqugev.cc

隻是這等時候,他卻忽然發現了一絲異狀。

那些熱流並不是單單往自己這邊來,而是有一部分流去另一個地方。

因為這裡流動非常微小,若不是在這間僻靜的書房,還不見得能發現這件事。

他伸手入衣兜之中,將那枚從廢墟上拾來的金色小環拿了出來。

就是這東西在與他爭奪源能。

他考慮了一下,決定先設法弄清楚這東西到底是什麼。

他站起來,從那些藥骨中挑選了幾塊蘊含源能較多的骨片,放入了衣兜中,從書房走了出來後,關照了李青禾一聲,便往外而去。

隻是方纔邁出大門,倏爾一道金色的影子一閃,卻是那小豹貓竄了出來,來至他的腳邊,仰著腦袋,衝他喵的叫了一聲。

他低頭看了看,道:“那你就跟著來吧。”

他這次一路行走,與他主動打招呼的人卻是頗多,除了原本就是熟識的人,其他人顯然都是知道他這次出使順利歸來,未來前途可期,故而熱絡了許多。

其中有些人倒是被小豹貓吸引過來的,可它畢竟是頭靈性生物,除了主人,或者如李青禾這樣以後負責照顧它生活的人,對於之外凡人壓根不會去多理睬。

冇用多少時候,張禦來到了宣文堂中,進入大堂的時候,兩旁助役忙是對他行禮,道:“張師教來了。”

小豹貓此時也是一起跟了進來,然而所有人似都不曾看見它,這是其身為靈性生物與身俱來的一種本事,在主動隱藏身形時候,往往很少有生物能發現它的行跡。

張禦本來還準備順便與屈功打一聲招呼,不過問了一下,才知後者似乎有什麼事臨時出去了,而且走的很匆忙,也就作罷。

他這次直接來到了文宣堂的四層,這是舊文籍存放地點,放在以前,以他的輔教身份,還來不了這裡,現在轉為學正,自就對他放開了。

進入這一層後,他發現這裡的確有很多妥善收藏起來的古文冊,但也有不少是未經整理的,甚至至今還保持著到手之時的狀態,沾滿了泥巴和汙物。

其實除了專學是古代博物學、古大陸神秘學之類的師教,平常也很少有人到這裡來,整個大廳空曠寂靜,佈滿了塵封的味道,彷彿走入了古老的墓穴之中。

他大致掃了一眼後,就令助役去泡了一杯茶,而後在隔開的一間靜室內坐了下來,仔細翻看著之前師教整理出來的索引。

對於這枚金環,他心裡其實也有幾分猜測,現在隻是來求一個驗證。

這裡的館藏的確豐富,冇用多久,他就尋到了一絲線索,便叫助役將一疊疊樹皮書搬了過來,他戴上手套,小心翻動著這些脆弱易碎的舊書,

在經過了一番詳細的查證和對比之後,他終於確定了這東西的來曆。

這應該是諸神封金儀式上所用的封金。

所謂封金儀式,就是一個神明或者說一群神明,在打倒自己的對手,並斷絕其所有信仰之後,所做出的一種炫耀般的舉動。

黃金代表著永恒和光亮,這個儀式就是結束和埋葬這一切。

而封金儀式的最後。就是投下這枚叫作“吞環”的東西,來結束整個過程。

隻是這東西出處不詳,在所留下的記載中,有說是眾神合力打造的,有說是下麵的奇異種族敬獻的,也有說是神明向“至高”求來的。

有意思的是,不止是大陸土著的神明盛行這樣的行為,就連伊地人也有很多相似的記載,也不知到底是誰影響了誰。

他自衣兜中拿出了那隻金環,金環拖著一根金鍊,其上端和末端分彆是一個蛇頭和蛇尾。

他將蛇尾拿起,沿著金環繞旋,緩緩往那蛇頭上靠去,試圖將之扣起。

之前他也曾這麼做,可是並冇有能成功。

而他覺得,這一次應該是可行的。

因為這類涉及神明的古物,許多不隻是位於物質層麵,同時還位於心靈層麵。所以需要身與心的契合,也就是弄懂它的源頭和作用,才能真正接觸到其本來。

在他將鏈條兩端碰上的一刹那,隨著一聲輕微的扣響傳來,那蛇頭已是將自己蛇尾吞入了口中。

而就在這個動作結束之後,彷彿是開啟了什麼,這金環上麵流淌過了一道光輝,而後他忽然感覺,一股熱流緩緩往自己身軀飄來。

隻是那感覺相當的勉強,似乎有些不太情願。

他心下一轉念,手上一用力,又試著將蛇頭蛇尾再次解開,又是一聲輕響後,他發現那源能就不再流出,仍是如原來一樣彷彿凝固在了上麵。

而他身上所攜帶的骨片上的源能,又在不斷被其所吸攝。

原來如此。

他點了點頭,這金環鏈條一斷開,就意味單方麵的斷絕和索取,象征著吞冇和死亡,所以其上所攜帶源能不但無法被他吸攝,反而還和他搶奪源能。

而其一旦鏈條合起,那就代表著交流和融合,象征著生命與流動,並與他有限分享自己所攜帶的源能。

這枚金環在那廢墟之中時,期間大概一直在吸攝源能。

難怪他覺得那處遺蹟裡所蘊含的源能如此稀少,照理說這種世代祭祀異怪遺骸還有埋葬古代神像的地方,不該隻有之前那點發現。

他本來以為更多蘊藏源能的物品還埋在更深處,現在看起來,其中大部分很有可能被這東西所吸納了。

這麼說來,裡麵所蘊含的源能比他想象的還要多。

他心中微微振奮起來,儘管從目前看,從這金環上索取源能並不容易,需要一點點的慢慢積累,但這東西卻勝在能為他長期提供神元。

不過他考慮到有兩個道章要觀讀,這般分攤下來,也不見得能夠,所以去其他地方找尋這類物品也是必要的,隻是短時間內冇那麼急迫了。

弄明白了一件事,他心中舒暢了不少。這時心思一轉,既然來都來了,那就索性再查一查那塊金板上的文字到底是怎麼回事。

由於天夏人到來都護府後,最早就是先在那些海外島嶼上落腳,而這些地方原本就是伊地人曾經居住的地方,所以伊地人的東西反而保留下來的比極多,也相對完整一些。

他最早學習古代博物學,伊地人的文明也是其中一個較大的門類,而在文宣堂的文庫中,幾乎保留了所有發掘出來的伊地人的文書,許多還是珍貴的原本。

在查詢了差不多有一個下午後,他終於有了發現。

很有意思的是,這個金板上的文字,居然也與那個傳說中的“至高”有關係,是古代伊地祭祀在祭拜至高時不自覺描摹出來的東西。

至高究竟是什麼,都護府的學者對此還冇有一個準確的結論。

這或許是這些神明群體的最高神,但也可能隻是一個概唸的存在,還有可能是這片大陸上的土著所認為的,一個超越一切之上,無法被窺探的莫測之物。

伊地人認為,這些文字是打開深層秘密的鑰匙,可以通過這東西掌握至高的一部分力量。

毫無疑問,這東西與伊地人聯絡不淺,那麼那些荒原上襲擊他的蠻人,來曆就不難猜測了。

張禦看到了這裡,雖然還有不少疑惑未解,可心中已是大致有數,待靜靜把一杯茶喝完後,他就站起身來,往外行去。

可就他一路走出來的時候,卻是留意到,附近很多人都在竊竊私語,議論的都是裘學令和詹氏父子的事。

很多人看來,這先後登在報上的兩件事真是精彩異常,你揭你的短,我掀你的底,簡直是一出大戲啊。

顯然眾人是把揭露裘學令的那篇無名文章當成是詹公寫的了。畢竟這麼久遠的事,也就詹公這樣活了一百多歲,還把自己兒子送到其人門下學習的人才清楚,彆人又怎麼可能知道呢?

這很合理。

總之這幾個人都是人品卑劣,道德敗壞!

張禦站在台階上,望著上方的蔚藍天穹,那裡有稀薄的白雲緩緩挪來,但很快就被不經意間吹來的微風帶走了。

小豹貓過來,蹲在他的腳邊。

張禦看它一眼,道:“回去了。”他一甩袍袖,就向前邁步而行。

……

……-